明川er_遥遥是小天使呀(๑´ω`๑)

丧气满满

【同人与单词】Day36

#把新年贺文混在里面了(๑´ω`๑)#

#从第三篇开始哟#

#cp:卯子/断罪兄弟/敦芥/陀敦/织芥/双黑#

#里面还混杂着无cp向的文qwq#

#总之新年快乐啦#

#新的一年也要继续拖更【不你#

【351】band n.带子, 镶边, 波段, 队, 乐队v.联合, 结合
【359】bar n.条, 棒(常用作栅栏,扣栓物), 横木, 酒吧间, 栅, 障碍物vt.禁止, 阻挡, 妨碍, 把门关住, 除...之外, (Bar)律师业

【由官图引发的脑洞(*゚∀゚*)】
【是酒吧的背景所以把359挪过来了qwq】
【服装有私设】
【又名不好好穿衣服的四个家伙】
“我说过多少次了,你们是个乐队,不是黑社会派来砸场子的!”伊能淑子痛心疾首地敲着桌子,而面前的四个人则完全无视她的存在,窝在沙发里成双成对地秀着恩爱。
最后还是墨野继义良心尚存,趁着忧城去给他调酒的间隙出言安慰:“淑子姐姐,我已经表现的非常友善了,谁让他们几个总是一身杀气的进来,也不好好穿衣服。”说到这他的目光忍不住飘向一身情趣内衣外穿的忧城和上身只穿了一件夹克还不拉拉链的积田长幸——身材好也不是你们暴露的理由啊!
伊能淑子忍不住翻白眼:“你也好不到哪去,天天一副抑郁症患者的样子……你见过谁用扑克脸表达友善的?”
积田刚保从他哥腿上蹦下来,晃了晃满是纹身的胳膊:“你说谁不好好穿衣服?”
“就你最像黑社会,有本事把背心也脱了……”墨野继义接过忧城端来的鸡尾酒,丧气满满的往他怀里一靠,身上挂着的链子一阵乱响,“长幸哥,快管管你弟弟,你看他总欺负我这未成年人。”
“得了吧,这小子皮的很,本大爷懒得管他。再说谁要敢欺负你,早被你家兔子给五马分尸了,”积田长幸不禁感慨一句人在沙发坐锅从天上来,揪住积田刚保的后脖领子把他拽回自己怀里,“诶不对,你早就成年了吧?”
伊能淑子眼看他们又要扯开话题,赶紧拿起酒瓶敲桌子:“墨野继义同学,刚满十八岁的小孩穿的那么非主流干什么,挂一身的链子你是想当避雷针啊?还有忧城,一年四季就那一套情趣内衣,我这点工资养不起你了?你们两个也别想跑……积田长幸是吧?夹克里面再不穿衣服别怪我给你把拉链钉到一起去!积田刚保你给我站住,给你一个晚上把背心换成长袖,再把纹身露出来吓到人看我不打死你!明天都给我换身衣服来上班听见没有?”
“哇……这么暴躁的女人,小心嫁不出去……”积田刚保小声bb。
墨野继义降低音量:“这只是表面现象,看人要看本质……”
忧城凑过去想听,结果没听到,顺势抱住墨野继义在沙发上滚成一团,趁他不注意又在脖子上啃了几口,然后心满意足地趴在他腿上晃着背后的大型尾巴。
“淑子,吃点心啦,”柚木美咲端着一盘马卡龙走过来,“这个是特意给你做的,你们也有哦~”
伊能淑子接过盘子放在桌上,笑道:“啊,谢谢……要去休息一会儿吗?”
“没事,我先走啦,吃完的话再叫我~”
积田刚保目瞪狗呆——她刚才是脸红了吗?!还会关心别人?!果然爱与正义(欧派)的力量是无穷的吗!

【352】bandage n.绷带

【我可能脑子进水了吧(´๑•_•๑)】
大家好,我是一卷绷带。就在昨天,我被一个奇怪的家伙从超市里买回去了。本来我是很高兴的,因为按常理推断,像我这种被一般人买回家的绷带都可以活的很长,甚至远超预期寿命(保质期),不像那些医院里的绷带,听说最多活不过一个月,真是可怜。
但是!我突然发现,落在这家伙的手上,我可能一周之内就要寿终正寝了!今天中午他又是湿漉漉的回来,也不知道干嘛去了,总之换完衣服就开始换绷带。嘛,背影还挺好看的……就是新买的一卷绷带瞬间被他用了一大半的感觉实在是太吓人了,我看到一半就看不下去了,趁着他不注意奋力滚到了角落里,盘算着在他发现之前多活一阵。
希望这家伙够懒,不经常打扫房间。
【可能还有后续吧(´๑•_•๑)】

【353】bang n.重击, 突然巨响v.发巨响, 重击

【最近很喜欢这种诡异的视角(눈_눈)】
【性别不明的第一人称】
【虽然是敦芥但只有一方出场_(:з」∠)_】
这是我搬进这间公寓的第二周。也是我开始失眠的第二周。
我躺在床上,双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像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
当楼上传来一声巨响时,我知道已经晚上十一点了。通常接下来会有各种噼里啪啦仿佛拆迁队过境的乱响声,大约持续半个小时到四十分钟左右,间或能听到一两句“去死吧”或者“你这混蛋”之类的话。
第一次的时候我完全是被吓醒的,现在已经习惯等楼上安静下来再睡觉了,就算如此早上也会很困。虽然吵架什么的不可避免,但吵成这样影响别人休息也真是过分了……
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再这样下去可不行。不如去和楼上理论一下吧……虽然这对我这个社交恐惧症患者来说相当困难。
本来是非常生气的,但见到对方之后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那样笑着的少年简直是世界的珍宝啊!白色的头发和紫金色的眼睛真是太可爱了!这是上天给我的新年礼物吗?天哪我是谁我在哪我是来干什么的?不行我要冷静,要冷静……
“咳……那个……那个,你一个人住吗?”
完了,话一出口我就想给自己一巴掌——人家明显是两个人住你还问!而且这种图谋不轨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没有啊,我和别人一起住的。”
啊,就算是略带尴尬的样子也像天使一样!
“我、我就是想……想提醒你们一下……那个晚上的时候……不要弄出很大的声音啊我会睡不着的……”
“是这样吗?我会注意的,不好意思啦。因为之前楼下一直没有住人,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没、没关系!那我先回去了!”
“再见~新年快乐哟!”
“啊啊?新年快乐!”
今天晚上大概能睡个好觉了吧……遇见了可爱的人,心情也变好了呢~

【354】banish vt.流放, 驱逐, 消除

【被流放的将军和敌方将领的故事】
【又名我要拒收这份新年礼物】
最好的结果就是被流放到孤岛上啊……不过总算是活下来了。那么,看在我对王国做出过贡献的份上——能给我一份奶酪作为新年礼物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墨野继义在床上翻了个身,不禁庆幸政治家们还有点良心,至少他睡觉的条件还是不错的。只不过现在的处境让他联想到被困在城堡里的公主……啊不,王子。试了一百种方法都不能逃出去的话,还是老实待在这里比较好,逢年过节还能收到一些人的慰问。
“……所以说啊少年,做士兵不好吗?军衔太高也是件麻烦事……像我就完全不用担心……被流放什么的……总之新年快乐啊……”
真是的,连留言的时候也在吃饭……再说你自己也是高级军官之一吧?墨野继义按下按钮去听下一条。
“啊哈哈哈新年快乐!过的怎么样啊?今天是老娘的生日哦!下次见面可不要忘了带礼物!最好是酒什么的……”
熟悉的笑声着实让他脑痛了一会儿,他倒是没有忘了香奈江的生日,不过等他出去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哟,小老鼠~~~没想到本大爷还记得你吧!那么本大爷就代表断罪兄弟给曾经的雇主送上一份新年祝福好了!喂!刚保你这混小子不要抢话筒……剩下的就让我来说吧!新年快乐呀!再见咯!”
呜哇,是麻烦的雇佣兵兄弟俩……又在拿人的名字开玩笑了……墨野继义现在想起他们两个还是非常头疼,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搞到联系方式的。
后面的几条留言也听完了,大多是熟人发来的,不过其他国家的将领们也发了消息,像是伊能淑子和丹羽辽香他们,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柚木小姐姐说给他做了点心,但是因为交通不便没能成功寄过来。心情大起大落不过如此。
已经是下午了,去海边散步好了……
诶,岸边那是什么?
“墨野君新年快乐!给你礼物!”忧城一把抱住来不及逃跑的墨野继义,蹭了他一身的海水。
“啊啊啊啊怎么又是你!快放手!”
墨野继义没有在留言里听到忧城粘糊糊的声音时,还以为成功甩掉这只兔子了,没想到这货直接把自己当成礼物送过来……
“来人啊!我要退货!”
“嘛,墨野君还没有付♂款哦,不可以退货的~”忧城露出单纯的微笑,抱着墨野继义就跑。
“喂喂喂,房间里有监控啊!”
“那就……在外面好了……”
第二天墨野继义又收到一波贺电,对他的腰进行了亲切慰问,气的他差点摔了电话——原来你们都知道吗!

【355】bankrupt n.破产者adj.破产了的, 完全丧失vt.使破产
【356】bankruptcy n.破产

“太宰治!你到底想怎样!你再不放开我分分钟让你破产啊!”中原中也试图甩掉抱着自己大腿的青花鱼,结果只是让对方抱的更紧了。新年第一天就被青花鱼纠缠真是让人脑痛。
“中也!我已经破产了!新的一年请包养我吧!”太宰治抹了把眼泪,一副大义凛然即将献身的模样。
中也趁机把自己的腿解救出来,后退几步和他保持安全距离。
“哈哈哈哈你终于破产了哈哈哈哈喜闻乐见……等会儿?你刚才说什么?包养?”
“对呀,以后中也就要养我了哦!”
“我拒绝!”

【357】banner n.旗帜, 横幅, 标语

【陀敦&织芥&双黑】
【我没病,我真的没病】
“恭喜520寝室的中岛敦同学在元旦这个喜庆的日子里脱单成功!”
中岛敦看到几乎横跨宿舍楼的巨大横幅时整个人都是懵逼的——他出去过了个夜的时间里都发生了什么?!谁脱单了?!
然后他看到另一条鲜红的横幅从隔壁寝室的窗口被扔出来,都快拖到一楼了。
“恭喜521寝室的太宰治同学在元旦这个喜庆的日子里自杀失败!”
中岛敦生无可恋地抬起头,在窗口看到了中原中也,并眼睁睁的看着一顶帽子缓缓飘落在他的手上。
“喂!快把帽子给我拿上来!”中原中也探出半个身子冲他招手,中岛敦无奈地答应了一声,拿着帽子进了楼门。
中原中也拿过帽子扣在头上,长出了一口气:“吓死我了,还以为要丢呢……还好是你,万一被哪个小女生捡去我就别想要回来了。”
“中原学长很受欢迎嘛……像我就……”中岛敦突然想起刚才的横幅,赶紧拉住中原中也,“等等,那个我脱单了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啊,之前我们收到一封表白信,应该是给你的,你昨晚又没回来,芥川和太宰就给你搞了个横幅挂起来。”
“诶?我怎么不知道?再说我昨天晚上一直在逛商场啊……不要乱想,是和学长一起啦!”
“你这样强调才让人乱想吧?看来真是要脱单了……”
“哪一个哪一个?我认识吗?”太宰治突然从他背后冒出来,手里拿着一支玫瑰,“敦君有了男朋友居然不告诉我……我可是会伤心的呐~”
中也伸手把太宰治揪过去:“就你认识的人多……敦君快说是哪个学长?”
“陀思妥耶夫斯基,那个俄国来的交换生。”
太宰治一脸八卦地凑过去:“咦?敦君什么时候会说俄语了?”
“青花鱼你个笨蛋!陀思那家伙会日语好不好!”
“哇啊啊啊中也好过分,不给你花花了!”
“噫……你今天又没吃药吧!”中也无比嫌弃地糊了他一巴掌,“织田学长你怎么来了?”
太宰治抱着中也不撒手:“中也又想骗我?”
“啊,龙之介说要回来拿东西。”织田作和芥川光明正大地牵着手走过来。
中岛敦见状激动地冲到芥川面前,一副要抱人大腿的架势:“啊啊啊啊芥川你终于回来了!我昨天出门把钥匙锁在房间里了啊!”
“啧,笨死了。钥匙拿去。”芥川龙之介掏出钥匙扔给他,走过去戳了戳还趴在中也身上的太宰治:“太宰先生,新年快乐,这是给你的贺卡,在下和织田学长一起送的哦。”
太宰治接过贺卡做捧心状:“诶?你们真是好人!中也都没送我贺卡的……”
“滚吧!你昨天晚上……咳咳……”中也及时闭嘴,狠狠地捶了太宰治一拳。
众人:好像很有戏的样子|・ω・`)
“哦,原来敦君昨天找我是因为不能回寝室吗?该不会给所有人都打了电话,只有我有空吧?”陀思妥耶夫斯基走过去拍了拍正准备开门的中岛敦。
“咳……没、没有啦……”中岛敦发觉大事不好,冷汗都出来了。毕竟他在打给陀思之前已经确认过太宰中也和芥川都不接电话了……
【废话,人家都忙着约会呢(눈_눈)】
“那就是真的想约我出去咯?”
“……是啊……”
“那今天也一起吃饭吧?”
“好、好的!”
中也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不禁有些恍惚:“还真的要脱单了?”
“就他这脑子……别让人给卖了……”芥川一个白眼飞过去,“我们吃饭去吧。”
“好呀!中也快走啦!”

【358】banquet n.宴会

【锈湖全员的新年晚宴ψ(`∇´)ψ】
【我还没有爬墙!没有!】
不管怎样,在收到请柬之后,所有人还是按时到达了位于锈湖中心的旅馆。
Mr.Crow非常不爽——这么多人你想累死我是吧!不干了!自己划船去!
Vanderboom一家进到大厅里的时候,Harvey已经被先到的五位客人追杀一轮了,正扶着膝盖喘气。而长着动物脑袋的几位则没事人一样端着鸡尾酒聊天。
“让这小子之前下黑手,这次算他走运……”
Albert听到这句话,觉得自己和这位鹿人也许有共同语言。
说是宴会,实际上只有各种鸡尾酒和下午刚从湖里捞出来的鱼和虾,于是就出现了一堆人端着酒杯凑在一起大声bb的场面。
Laura一脸懵逼的接受长辈们的“关爱”,心里念叨着还没给Harvey喂食就出来,这会儿小东西会不会饿了。
旁边端酒的Harvey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女性朋友们聚在一起开始讨论化妆品和占星术,据Ida说水逆期间护肤品的效用会减弱。Rose表示我们是新时代的好青年,要相信科学,然而自己包里还装着通灵板。
William和James在角落里研究长生药的正确配方,完全没注意到Mr.Crow就在身后。
“我的笨蛋哥哥哟,这样子可是永远也做不出来的。”
【于是三个人开始了研究(눈_눈)】
Frank、Leonard、Samuel和Albert瘫在沙发里,一人举着一杯鲜虾鸡尾酒,仿佛四条咸鱼。
Samuel:我们是不是该干点什么?
Albert:不如回忆一下某人在井里的日子……
Frank:我看你是想回忆一下失去大脑的感觉。
Leonard:我们和平一点不好吗?
A&F:不好!
Mr.Owl依然窝在楼上的房间里,吃着晚饭抽着雪茄,感觉生活无比美好。
“新的一年也来创造些回忆吧……”

【360】barbecue n.吃烤烧肉的野餐

【前方多人物出场注意(*゚∀゚*)】
【大概无cp?】
敦:野餐吗各位?
宰:有蟹肉罐头吗?
中也:大冬天的野餐?
梶井:有柠檬吗?
爱丽丝:有小蛋糕吗?
织田作:有咖喱饭吗?
芥川:有红豆汤吗?
陀思:有伏特加吗?
中也:你们怕不是有毒???
果戈里:俄国的冬天可要寒冷的多啊!所以现在想要野餐也不是没有可能!
陀思:虽然这么说还是不想出门……
宰:不然吃蟹肉火锅吧!谁想买单?
芥川:太宰先生想吃什么都可以!
敦:这不是吃什么的问题吧Σ(゚д゚lll)
国木田:太宰不要胡闹!侦探社快被你吃穷了!
森鸥外:所以说太宰君还是回来当干部嘛~至少火锅还吃得起哟~
镜花:冬天吃火锅确实有种幸福感呢(๑´ω`๑)
敦:好啊!那就吃火锅!
中也:你这家伙一点原则都没有……
爱丽丝:吃火锅好呀!林太郎我也想吃了!
森鸥外:没问题!
宰:哈哈哈哈蛞蝓被打脸了哈哈哈哈
中也:混蛋青花鱼你给我等着!
与谢野:诶你们要吃火锅?带我一个~
红叶:那我也去好了……
乱步:本侦探也要去!
敦:这是集体上线了嘛?
直美:对呀我们刚刚去了商店~
国木田:别告诉我你们没吃晚饭……
谷崎:因为太晚了所以只吃了甜品……
宰:我已经看到国木田君空掉的钱包了哦~
国木田:还不是因为你!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