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遥的小明川er_本少爷今天也是丧气满满呢

懒到爆炸

【文野】所有人都喜欢太宰先生

#入坑只需一个晚上#


#无脑傻白甜#


#多cp注意#


太宰治一早起来,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劲。


“喂,中也!”四处检查无果之后,太宰觉得有必要找人问一下,总不能只有他一个人浑身不舒服。


然后他的手停在了半空,维持着打招呼的姿势,目瞪口呆地看着中原中也哼着小曲带着节奏向他走过来,张开双臂在他面前转了一圈:“太宰,我新买的鞋好看吗?”


太宰治心情复杂地低头,看见了中也脸上灿烂到不可思议的笑容,和在他看来品味超差的一双小皮靴。


“噫!超级丑!”太宰条件反射地向后跳了一步,结果自己的脸出乎意料的没有和鞋底亲密接触——为什么有点不习惯了啊喂?!


中也叉着腰抬头看他:“真的不好看?”


“当然了!这种事情还用问嘛!”


“那我去换一双好了。”


“中也?”太宰一脸懵逼的目送中也风一样地消失,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中也今天怎么了?难道是吃了奇怪的蘑菇???不对啊,我的蘑菇明明都还在的?




尽管顶着一头问号,该做的事情也是要做的。比如日常虐待教育芥川。但今天注定是打破常规的一天。


“我说你啊,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太宰躲过罗生门的攻击,飞起一脚把人踹了出去,气定神闲地拍了拍手,准备应付芥川接下来的死缠烂打。


“咳......”芥川从地上爬起来,拍掉衣襟上的灰尘,然后就站在了原地,没有任何攻击的意图。


太宰脑袋上的问号又多了几个——这孩子怎么了?被打傻了?这反应不太对啊???


芥川微微侧头,一只手捂着嘴,表情极其别扭,好像还脸红了,要不是太宰听力好,几乎听不到他说了什么。但是,听到了好像更糟糕的样子——“那个,太宰先生......请、请继续……”


“咦???”不要用这种语气说出来啊!!!


太宰已经无力吐槽了,有些想要去死一死。


全场最佳吐槽担当中岛敦:太宰先生终于体会到我的辛苦了!!!




要么是自己不正常,要么是这个世界不正常。经历了中也和芥川的连击之后,太宰感觉十分疲惫。于是他决定找首领探讨一下他是不是不正常了。


此时太宰还不知道,这将是又一记暴击。


“啊,是太宰先生!”金发的小姑娘从房间里跑出来,头上戴着毛茸茸的兔耳发卡,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躲到太宰身后,顺手抱住了他的大腿。


“爱丽丝?”太宰还在奇怪发生了什么,就听到了首领的声音。


“小爱丽丝,不要跑嘛!这个穿起来超级可爱的!就试一下好不好?”


“才!不!要!刚才你还说只戴发卡就可以了!”


果然又是......太宰扶额叹气。


太宰一只手把小姑娘从腿上扯下来放到一边,另一只手象征性地敲了敲门:“首领,是我。”


手里还拎着一件上衣和一条超短裙的首领大人把视线从爱丽丝身上收回来,抬头看向一脸生无可恋的太宰:“咦,是太宰?有什么事吗?”


“没......没什么,只是大家今天都非常奇怪......”


“他们不是一直很奇怪?”


“……”好像挺有道理?


“既然这样,不如和我一起养爱丽丝吧!”


“不行!一个林太郎已经很烦啦!我才不要呢!”


【Triple Kill!!!】


“哈???”这个世界怎么了???


这群人太可怕了,一定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



【社长:这就是你加入侦探社的理由?】



TBC?


#最近坑太多一时填不完#


#然而还是要坚持不懈地开新坑#


突然更新一把|・ω・`)

所有presentation都在同一周的感觉真是难以言喻(ಥ_ಥ)真是要忙死了=皿=

结果还是忘不了开脑洞_(:з」∠)_

课上半小时速涂成果……

锈湖异能paro

Laura——Poisonous Memory

用记忆组成身体,可以免疫伤害w
白色记忆有治愈效果,黑色当然有毒啦~
可以随意拆卸和操控,but效果很血腥XD
经常弄的满地血和各种器官【小的时候自己装不回去,总是叫Rose帮忙

【妈!我的右手没啦!】
【是嘛?你自己去床底下找找。】
【不行,我把腿扔的太远捡不回来啦!】
【……】

ps:果然还是这种黑黑的风格画着顺手
_(:з」∠)_

会有其他人的……吧?

【锈湖日常】中秋节

#你们对神秘的东方节日特别感兴趣是吧#


#接上次的七夕节XD#


【1】关于月饼


果然还是这几种嘛......Harvey拿到根本买不起的特价月饼宣传单时毫无一丝惊喜——毕竟只是把去年的宣传单拿出来,涂掉上面的6然后写上7而已。


锈湖月饼礼盒:节日特惠价998!

内含:黑芝麻馅月饼、白芝麻馅月饼、蓝莓馅月饼、红豆沙馅月饼、黄莲蓉馅月饼各两份。

随机附赠锈湖特调鲜虾鸡尾酒一罐或加入神秘调料的Bloody Mary一罐。


连赠品都是一模一样的=皿=


而且加料的Bloody Mary喝了真的没事吗?


Harvey突然失去了对中秋节本来就没多少的期待,小心翼翼地捏着宣传单仰天长叹——这可是要回收利用的,弄坏了肯定又要扣工资。



【2】关于月亮


Harvey:“我们来赏月吧,我在Laura那借了望远镜!”


众人:“……你自己去吧。”


十分钟后。


“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我看到了什么?!好可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再也不要碰望远镜啦!!!”


“作死,Laura的望远镜是能随便看的吗......”



【3】关于家宴


Vanderboom家别墅中。


Albert和Frank正在交换仇恨的目光。Frank拉过Rose的手,对单身狗Albert造成10000点伤害,Albert呵呵一笑表示乖女婿快来叫爸爸,Frank对此表示强烈拒绝。James和Mary不分场合高调秀恩爱,招致众人鄙视。Emma兴高采烈地给Samuel和Ida讲解如何种出变异的食人花,然而两人没有任何兴趣并开始计划吃完饭去哪里玩。Leonard在角落里抱着一堆零食吃的昏天黑地,完全没发现一包薯片已经被狗偷吃完了。William坚持不懈地搞事情,比如乱扔水果刀、试图推倒书架、拿神秘粉末炸厨房之类的,可惜一次也没成功。


锈湖旅馆。


“啊......笨蛋哥哥又在搞什么......不把他赶出去留着过年吗?”Mr.Crow正举着望远镜偷窥,结果正好看到William从吊灯上摔下来,差一点砸到James头上,在地上挣扎地时候又被Ida踩了一脚。


“这可能是乐趣吧,毕竟大家都很无聊。不过好像只有他一个人搞不清状况啊......”Mr.Owl也站在窗边,拿着另一个望远镜。还是不要赶出来了......肯定会打扰到他们的二人世界。


别墅里依然很热闹,大家都装作看不到William,然后在他的计划快成功的时候搅合一把。Albert收到Ida的暗示,兴奋地在心里旋转跳跃起飞爆炸了一波之后若无其事地往前走了一步,于是马上就要拿到餐刀的William被绊倒了,以一种滑稽的姿势趴在地上,背对着他的Frank和Rose脸都快笑变形了,其他人只能憋着。Emma嘴角一阵抽搐,差点就要笑出来。


“算了,管他干什么。我们来吃饭吧,”Crow放下望远镜,看向桌上的月饼,“今天的鸡尾酒是Screwdriver哦,我特意给你准备的(笑)。”


Owl看了看Crow面前摆着的经典款Srimp Cocktail,心里一阵mmp飞过:果然哥哥不在就完全高兴不起来呢......兄控真是可怕的生物。but腹黑的兄控更可怕啊!我现在说不喝还来得及吗?只吃月饼行不行?


据说第二天早上杂物间里莫名其妙多出了好几把螺丝刀。



【中秋节快乐ouo】

【月饼馅的颜色和方块的颜色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w=】

【红豆沙馅是锈湖湖水的颜色哦XD】


【脑洞】

#晓薛#


#好像没人写这个梗#




“星尘,为师要下山一趟,不要乱跑哦。”


“好的师父,师父再见!”


三天后。


“师父你回来啦!”


“嗯。星尘,这是你师弟,要好好相处哟。”


晓星尘闻言看向躲在师父背后的小团子。


......师弟???


师父你不爱我了吗?!


晓星尘满脸都写着委屈。


然而散发着强烈母性光辉的抱山散人并没有注意到小徒弟的委屈,伸手把小团子抱过来:“阿洋,出来见你师兄啦......”


嘤嘤嘤师父你都好久没抱过我了......


好想把他丢下山怎么办=皿=


#于是就开始了愉快(并不)的日常生活qwq#


#薛洋:今天也要努力偷到师兄的糖#


#晓星尘:今天也要努力把师弟扔下山#


HE&BE都可以吧......


想写可以拿走orz我的坑实在太多了填不完qwq


我要报社。

百度云吃我资源。

8个G连点渣都没剩。

心情极差。

所以宣传几个邪教【手动高亮】

接受不能请立即退出谢谢。

沉迷给配角加戏。

不接受撕逼。

【1】温若寒x温逐流

简称寒流???

地理老师看了想打人。

一听就是个冷cp。

怎么说……总觉得他们相处的模式很SM……当然温宗主是S了。温逐流感觉平时是个很正经的人,有抖M体质岂不是很有趣ovO

【2】金光瑶x魏无羡

披着莫玄羽皮的魏婴偶遇金光瑶然后瞬间掉马的故事。时间线大概在从莫家庄出来之后,遇到舞法天女……不,食魂天女之前。理所当然被带回金家去了。从此过上性福快乐的生活……【这句划掉=_=

【3】温宁x薛洋/金光瑶

没什么好说的……温宁有一段时间被关在金麟台……私心觉得小天使是攻。

【4】温旭x温若寒

父子年下没的说。可爱死了。

可能ABO设定吧……除了发情期大概没什么能动摇温宗主在我心里的总攻地位。

【5】温若寒x聂明玦

毕竟是被抓了,不做点什么好像说不过去。瑶妹儿日常被迫围观(1/1)

好像太重口了(*/∇\*)

就这样吧。

如果心情好会写一部分。

上课摸鱼【不你要学习啊Σ(゚д゚lll)

2p是脑洞

乌鸦先生把头伸出来的时候好像很艰难w

不会卡住嘛?

想想就很有趣XD

随便乱涂_(:з」∠)_

没有一点逻辑

p2是女主。裙子很麻烦,脑补一下好了。

p3也是女主。慎入。

p4的成分很复杂,懒得描述|・ω・`)

食用愉快w

【羡宁】夜莺与玫瑰

#傻白甜童话故事#


#一发完结#


#心情好的话可能有后续#


少年的花园里,有一只夜莺。与其他夜莺不同,它从来不开口歌唱——或者说,没有人听见过它的歌声。它只喜欢落在少年书房外的窗台上,静静地看着少年在温暖的灯光下读书,或者拿起笛子吹一段不知名的小调——即使隔着窗子,它也能隐约听到那美妙的笛音,并因此而高兴很久。


夜莺并非不会歌唱。在没有人的时候,它偶尔会站在窗台边,模仿少年吹出的曲调,发出几声悦耳的清鸣。一天晚上,它像往常一样,哼唱着悠扬的旋律,却因为过于专注,没有注意到少年打开了窗子。


“你的歌声真是太美妙了,可爱的小夜莺。”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它吓了一跳——它听出那是少年的声音,于是更加惊慌失措了,拍打着翅膀消失在深沉的夜色中。


它一口气飞了很远,才落到一棵树上,把自己藏进茂密的枝叶里,梳理着炸成一团的羽毛。


之后的几天里,少年都没有再见到那只夜莺,而他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关注一只夜莺了——他正不遗余力地追求自己心仪的对象。


“如果我有一枝红玫瑰,他便会与我跳舞。可是,我没有红玫瑰,他不会答应我的。”少年倚在窗边,愁眉不展地望向他的花园。那里的确没有任何一枝红玫瑰——冬天不是玫瑰开放的季节。


夜莺听到了他的话。看到少年悲伤的样子,它的心就像被人捏住了一样疼痛。它想:“如果他得到一枝红玫瑰,他就会得到爱情,那么他就会很高兴吧,不会像现在一样忧郁。”


于是它义无反顾地向远方飞去,寻找一枝红玫瑰。


它飞了很久,看到一株玫瑰。“我需要一枝红玫瑰,你可以帮帮我吗?”


它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我很乐意帮助你,可是我只能开出白色的玫瑰花,它们像雪一样洁白无瑕。”


夜莺不禁有些失望,垂下了小小的脑袋,低声向玫瑰道谢。


它继续向更远的地方飞去,直到它看见另一株玫瑰。“我需要一枝红玫瑰,你可以帮帮我吗?”


“真可惜,我只能开出黄色的玫瑰花,它们如同黄金一般光彩夺目。”


黄玫瑰就像它的花朵一样高贵而耀眼,夜莺在它面前颇为自惭形秽,道谢之后便匆忙飞走了。


它又飞了很久,在一株玫瑰前面停下了。“我需要一枝红玫瑰,你可以帮帮我吗?”


“当然可以。不过,我的花朵需要鲜血的浇灌才能开放,只有以生命为代价,你才能得到一枝红玫瑰。”


“那么,我愿意献出我的生命。”


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少年在窗台上发现了一枝红玫瑰,如鲜血一般浓重而艳丽的色彩倒映在他眼中。他拿起玫瑰,冰凉的露水沿着花瓣滚落。


“太好了,这下他一定会答应我的!”少年开心地笑了。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夜莺静静地死去了,尸体埋在一株红玫瑰下。









“拿着你的玫瑰回去吧,我已经接受了别人的邀请。”


“为什么?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拒绝我?”


“可是我不爱你。”


玫瑰被随意丢弃在路旁,在正午的烈日之下,慢慢地死去了。







【演员表】


少年:魏婴


夜莺:温宁


被追求者:江澄


约到了女一号【不】的人生赢家:蓝曦臣


#友情出演#


白玫瑰:晓星尘


黄玫瑰:金光瑶


红玫瑰:薛洋





【小剧场】


温宁:“那么,我愿意献出我的生命。”


魏婴:“不行!我还没跟你表白你敢死一个试试......(声音越来越小)”


温宁(内心戏):天啊我被表白了!!!我喜欢的人要跟我表白了!!!他也喜欢我啊啊啊啊啊!!!我来表演原地花式爆炸!!!


事实上——


温宁(脸红):“......”


魏婴:“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刚才说了什么?!!!你们都没有听见对不对!”


薛洋:“你说那么大声有谁听不见的?”


晓星尘:“emmmmm......听见了。”


金光瑶:“听见了。做人要诚实啊。”


江澄:“呵,当然听见了。”


蓝曦臣:“其实我不想听,但是......声音确实很大。”


导演:“我也听见了!这段重拍!!!”



黑镜是真的好看XD

好看到写不出东西了(ಥ_ಥ)

很佩服编剧们的脑洞

【锈湖日常】你是一个没用的方块

Crow坐在潜水艇里,控制着不断发出噪音的老旧机器从湖底捞出一个立方体。它是白色的,在Crow手上发出微弱的光芒。方块沿着曲折的管道滑行,电子屏幕上闪现出密密麻麻的光点,伴随着恼人的电流声,仿佛下一秒就要短路。

“哦,看我发现了什么,”Crow看向屏幕里熟悉的身影,年轻的炼金术士正拿着玻璃烧瓶,里面装着的不知名液体晃来晃去,他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高采烈。“多美好的回忆啊。”

那是属于William的记忆。

可惜回放的片段总是无声的,不然他就可以听到哥哥在说什么了——过了这么久,再深刻的印象也会模糊的。他已经忘掉了很多事。

尽管已经料到了接下来的发展,但真正看到William被突如其来的爆炸弄得灰头土脸十分狼狈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虽然只是勾了下嘴角,但确实是在笑的。

“这样也算是美好的记忆吗?从小就是个笨蛋啊……”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看到了自己,同样是那个充满活力的年纪,一如既往的优秀,却显得过分成熟与冷淡。

Crow看见自己走过去,一边说着什么,一边无比嫌弃地扯出手帕,认真地擦掉William脸上的灰。

“果然又失败了嘛,真是笨死了。下次想做什么就叫我过来啊……”他记得自己那时总是这样说。

这样就算是美好了吗?

他站在湖边,无奈地叹了口气,扬手把方块扔进了湖里,看着它缓缓下沉。

【弟弟这种生物,一般是除了哥哥什么都不关心的哦。——因幡遥】

———————————————————————

“今天心情很好啊,有什么开心事?”Owl换上平时常穿的一身西装,站在酒店大堂里,完全看不出刚才被困在潜水服里的狼狈样子。

“才没有。你想多了,”Crow手上一用力,盛着鸡尾酒的高脚杯里又多了小半杯柠檬汁。他把杯子往前一推:“好了,快点喝。”

啧,真酸呐……果然不能得罪腹黑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