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遥的小明川er

懒到爆炸

新作快出吧_(:з」∠)_

精神上支持和鼓励制作组|・ω・`)

这两天重玩Cave,发现一个有趣的事情。

如图

1860—1972

这狗已经112岁了(ノ=_=)ノ┻━┻

什么品种,我也想要。

#收集癖又犯了#

狩猎场第一次发现兰陵王=_=

想让白起劝降一下应该挺有趣|・ω・`)

结果被安德烈抢了人头(ノ=_=)ノ┻━┻

p1——亚瑟你这个样子梅林会不高兴的

p2——论身高的重要性
好好的壁咚突然变成摸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被迫修仙(ノ=_=)ノ┻━┻

【脑洞&段子】论CE如何完结
(锈湖意外状况合集)

#总觉得自己挖坑不填的毛病又犯了#

#做个打电话的合集好了#

【1】Seasons

【All that you touch, you change.】

Laura把屋里的东西摸了一遍。
L:啥变化也没有啊?
               ——谁知道你真的去摸啊?

【Remember that song?】

Laura:No, I don't.

【2】Hotel

Owl:Have a look at my portrait.
Harvey:就你有嘴,一天到晚叭叭的。不去!
Harvey上楼了。
第二天。厨房。
H:卧槽?什么蘑菇?没有啊?
第六天晚上。Mr.Owl的房间。
Owl:我都听见了,不想干了是吧?【和善的微笑.jpg】
Harvey:我不是我不是我没有我没有我什么也不知道!

【3】The Mill

Crow:Say the word.
听筒里突然射出一道白光。
Crow:???
——喂喂喂,电话,你串戏了!重拍!

#其实电话戏份挺少#

#下次做个别的#

#Case 23的电话在前面,懒得贴过来了#

今天早上做了个梦

梦见锈湖里的各位……

简直不可描述的人设_(:з」∠)_

印象最深的是穿女仆装的Harvey(⁄ ⁄•⁄ω⁄•⁄ ⁄)
女装正太……啊不,少年。

还有互换衣服的Owl和Crow……违和感已经下线。
两只鸟年轻(还是人)的时候简直不要太帅。
少年Crow迷之傲娇脸(⁄ ⁄•⁄ω⁄•⁄ ⁄)

Laura一脸正经地推销《杀死鹦鹉的一百种方法》,Crow表示很有兴趣。
我记得好像五块一本???

中间乱入了Vanderboom家族乐队,据说是旅馆请来挽救生意的。

有一段仿佛第一视角逃生游戏,貌似是Case 23里面最后一章,有时间限制的那个……神tm进了电梯关上门回头发现黑化鹿人就在我面前跟我要Bloody Mary。
我上哪给你找啊(ノ=Д=)ノ┻━┻

醒了之后就忘的差不多了_(:з」∠)_
好像出现了幼年的忘羡???
可能还有和锈湖众人逛商场的情节。
但我恍惚记得没买吃的。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你让我一个吃货怎么想。



随手画个Mr.Crow

很久不画这种w

画风变得奇怪了_(:з」∠)_

突然玩起了gay里gay气的游戏|・ω・`)

沉迷其中不可自拔_(:з」∠)_

小哥哥们真可爱呀(⁄ ⁄•⁄ω⁄•⁄ ⁄)

#经历了奇怪的旅行#

#整个人都变得奇怪了#

#日常懒癌发作#

#并发拖延症#

#已知致癌物——修仙#

【旅馆日常】

#有一点cp向……Owl&Crow#

“Harvey,帮我拿杯鸡尾酒。”

“Harvey,我的刀呢?”

“Harvey,快去楼上送雪茄。”

“Harvey……”

“为什么总是我?”Harvey踮着脚尖趴在前台上,为自己遭到的不公正待遇表示强烈抗议,“你怎么不自己去?”

“因为我只负责接待客人,”Crow气定神闲地敲了敲桌子,“还有接老板的电话。我是位绅士,不可能什么事都自己动手。”

“我也只负责为客人服务,没义务为你服务啊?”

“现在有了。”Crow拿起电话,听筒里传出Mr.Owl的声音,“还有,Harvey,我的雪茄呢?”

“……”真不是人……哦不,真不是鹦鹉过的日子。

还是被养着好啊。

日常怀念在Laura家的好日子。




【脑洞&段子】论CE如何完结
(锈湖意外状况合集)

#好了我克服了拖延症#

#总想搞事#

#怕不是有病了#

【1】Case 23

案发现场。
Dale从烟灰缸里拿起烟头。
然后失手把它掉在了报纸上。
几秒钟后报纸灰飞烟灭。
Dale:我觉得还能抢救一下。

【2】Case 23

Dale拿到了装小飞虫的罐子。
他非常兴奋地打开了。
于是他手里只剩一个空罐子。
——难道你没有想过它会飞走吗???

【3】Case 23

打电话中。

Dale:Is this Rusty Lake?
Crow:No.

Crow:Say the word.
Dale:The word.
Crow:???

——互相不按常理出牌的两个家伙。

【4】Case 23

Dale做调查中。
突然想喝咖啡了。
十分钟后。
Dale:嗯?我的咖啡呢?
同事:我喝了,顺便把杯子里的咖啡渣给你倒了。
Dale:mdzz,还我线索!

【5】Case 23&Birthday&Theatre

Dale打开电视,出现了一个女人的影像。
她伸出手,给了Dale一个蓝方块。
Dale:不是两个方框吗?另一个呢?

另一边。
Dale拿到各种材料,打开了自己的“生日礼物”。
一只手伸出来,给了他一把钥匙。
Dale:???

锈湖剧院里。
Dale按照手的指示弹完钢琴。
得到了一个黑方块和一个白方块。
Dale:才刚开始就给这个?

手:不好意思拿错了。

小短文?

【旅馆日常】

可能有一点cp向|・ω・`)

“先生,我需要休假。”Harvey靠在旅馆前台,一只手敲着桌面,另一只手扯了扯淡绿色的领结。

Crow瞥了一眼比他略矮的小鹦鹉,端起桌上的鸡尾酒喝了一口,不紧不慢地开口:“哦,可怜的小鸟儿,你生病了吗?”

这话说的——你自己也是鸟吧。Harvey刚要吐槽,想到千年等一回的假期,忍着没把这句说出来。

“没有,我只是需要休息。”这人看上去像个绅士——言辞温和,举止优雅,学识渊博。但Harvey觉得他本质上一定是个无赖,就凭自己从来没在他这儿要到过真正的休假。

“去和老板说吧。如果他高兴,你会得到应有的奖励。”Harvey从乌鸦的话里听出些嘲讽与怜悯的意味,这让他不太舒服,虽然他说话的口气一向如此。

前台的电话响了。

“Crow?”

“什么事,老板?”

Harvey没太听清后面的内容,心里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啊,我亲爱的Harvey,”Crow放下电话,重新拿起酒杯,“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什么?”老板同意他休假了?

“我们即将迎接几位尊贵的客人——”穿黑西装的乌鸦拖长了声音,“为了表达我们的敬意,就由你来为他们服务。”

“天啊。我可以申请辞职吗?”

“当然……不能。做好准备吧,他们很快就到。”Crow晃了晃手里的高脚杯,粉红色的液体舔舐着杯沿。他看着Harvey垂头丧气离开的背影,发出一声轻笑:“Cheers.”

不知是高兴,还是嘲讽更多。

“Cheers.”被随手放在桌子上的听筒里,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

【END】

手残至死_(:з」∠)_

自己也不知道画的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