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川er_遥遥是小天使呀(๑´ω`๑)

丧气满满

【同人与单词】Day9

#cp:断罪兄弟/双黑/织太/微量卯子/中芥#

#魔道cp太多且不明显就不打tag了#

#联五友情向#

#前篇戳tag#

#今天糖刀混合注意#

【81】affiliate v.(使...)加入, 接受为会员

“太宰,为什么要加入侦探社呢?”
“因为……他说过,‘到救人的那一方去吧’这样的话啊。”

【82】affirm v.断言, 确认, 肯定
【83】affirmative adj.肯定的, (对正式辩论中的问题)表示赞成的, (态度, 方法等)积极的, 乐观的, 怀有希望的n.肯定语

“柚木小姐,你说哥哥他是不是讨厌我啊……”积田刚保双手抱头,一副颓废的样子,“他最近对我态度超级差耶……该不会知道我喜欢他所以觉得很恶心吧?”
“我觉得不会啊,可能是因为其他事情……”柚木美咲笑着安慰失魂落魄的弟弟君,“说不定只是心情不好呢~”
“心情不好也是因为我吧……这几天我都不敢和哥哥太亲近的,就怕又惹他生气……”积田刚保依旧垂头丧气。
“不要那么肯定嘛,要不然试试表白吧,因为是哥哥的话,即使被拒绝了也不会很难看的,还可以好好做兄弟啊。”柚木美咲表示虽然自己有恋爱经验,对这种事情也有点苦手的,毕竟连弟弟君都很迷茫呢。
“总之还是要乐观一点哦,说不定有希望的!”
“有道理!我一定要努力追到哥哥!”
“嗯,加油哦!”
什么啊,居然和那个和平主义者聊的那么开心……积田长幸远远地看着两个人坐在一起就是一阵气闷,但是想想又觉得没什么,弟弟早晚要找个女朋友的,倒是自己有点占有欲太强了,该不会被他反感吧?难道就是因为这个才刻意躲着我吗?啊啊啊……越想越难受了……
表白……表白啊……超紧张……积田刚保在房间里转来转去,终于鼓起勇气走到哥哥面前,捂着脸喊了一句:“我喜欢你!”
“你说什么?!”积田长幸一把揪住准备跑路的弟弟,“你喜欢我?”
“是、是的……”积田刚保恨不得钻进地里去,“如果哥哥不喜欢的话……就、就算了……”
“怂成这样……真丢人,”积田长幸哼了一声,“听好了,本大爷……也喜欢你!”
“真的……吗?”
“本大爷才没有开玩笑!”积田长幸恶狠狠地说着,“但你先给本大爷解释清楚,你和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咦?”积田刚保愣了一下,随即露出迷之微笑,“柚木小姐可是有男朋友的,哥哥你在乱想什么啊哈哈哈哈……”
“烦死了!不许笑!”

【84】affix vt.使附于, 粘贴n.[语]词缀

太宰治:今天来教大家如何捕捉一只戴帽子的蛞蝓~~~
第一步,偷偷溜进中也的房间并在天花板和墙壁上涂满强力胶。
第二步,耐心等待中也走进房间。
第三步,诱使中也发动异能。
于是中也就会被粘住啦~~~捕获成功!
中也:我的搭档怕不是个傻子(눈_눈)

【85】afflict vt.使痛苦, 折磨

那样的眼神,只要看过一次,就永远都不会忘记。当炽烈的情感得不到任何回应时,就无异于折磨了。织田作之助看向黑暗之中单薄的身影,那双漆黑的眼里倒映着那个人的背影。究竟是爱还是恨,想必他自己也分辨不清了吧……可惜那个人是没有心的,他甚至连活下去的欲望都已经丧失了,即使注意到这样的感情,也不会有什么反应。
他到底……是怎样看我的啊……太宰治端起酒杯,灯光下冰块与杯壁相碰,发出一连串清脆的声响,反射着耀眼的光。他是那么好的人,连杀人都不愿的……已经彻底堕落,放弃了为人的资格的我永远都配不上他。但是啊,能像这样坐在他身边就已经足够了。至少此刻,我还是活着的。
直到太宰治不顾一切地冲过来抱住他的时候,织田作之助才发现,太宰治并非没有心,只是一颗心都系在他身上,再也不肯分出一点给其他人的。
我真傻,他想,我也从来没有回应过他啊。

【86】affluent adj.丰富的, 富裕的

“呐,墨野君要过生日了,大家要送他什么礼物啊?”柚木美咲把所有人召集起来,打算给小老鼠一个惊喜,“我打算送他亲手做的点心哦~~~”
寅:“送酒好了!”
丑:“洗发水?”
未:“老夫的炸弹倒是可以送他一个。”
午:“手机怎么样?我记得他喜欢摔手机来着……”
酉:“我让小鸟摆个生日快乐的图案吧~”
戌:“我特制的毒药可以吗?”
亥:“我这里好像只有各种武器了耶……”
卯:“我……我现在、去抢银行……还来得及吗?不然……把我自己、送给墨野君?”
众人:亏你还是正牌男友(눈_눈)
辰:“不如送钱吧。”
巳:“哥哥说得对,送多少合适?”
辰:“随便你,反正有的是。”
众人: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亥:“小兔子,给你个建议,去抢他们家吧。”

【87】afford vt.提供, 给予, 供应得起

【论侦探社成立的真正原因】
社长:乱步太能吃了,这样下去要买不起零食了啊……不如办个侦探社好了。
同理——
首领:啊啊啊这个小洋裙真好看!不行,买不起!不如成立个黑手党吧。

【88】agency n.代理处, 行销处, 代理, 中介

【梗源同学说我穿西装像房地产中介】
魔道大学毕业典礼,要求所有人穿正装,于是……
“哎呦我去!小矮子你怎么穿的跟卖保险的似的哈哈哈哈哈哈!”薛洋刚走到校门口,看见金光瑶从出租车上下来,笑的前仰后合。
金光瑶条件反射般尬笑,结果薛洋笑的更欢了,一边笑还一边拽晓星尘:“啊哈哈哈哈哈你一笑就更像了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道长你快扶我一把!”
“阿洋……小心点别摔了,”晓星尘一脸无奈,“你也给人家留点面子……”
“好好好……”薛洋好不容易憋住笑,结果一看见魏无羡走过来,一秒破功了:“我的妈诶,你穿成这样是刚从酒吧回来吗?”
魏无羡可不比金光瑶,马上就怼回去:“怎么啦?看不起齐胸小西装是不是?我家二哥哥爱看你管的着?倒是你穿个西装愣是能穿出房地产中介的味……”
“那也比你那红领带强,不知道的还以为婚礼现场呢!”
“行了行了,你们俩接着说吧,我和大哥二哥卖保险去了,拜拜了您那。”金光瑶看见聂家蓝家兄弟到了,立刻远离了还在互怼的两个智障。
魏无羡回头一看,当时就惊了:“woc!你大哥这不是卖保险,这是黑社会啊!我还是找我二哥哥去吧……”说完就直接奔着蓝湛冲过去了,恨不得挂在人家身上。
“卖保险?什么玩意?”江澄刚来就一脸蒙逼。
“啊哈哈哈我错了,你这个比薛洋还像房地产中介啊哈哈哈哈哈!再拿个文件夹就更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从看见江澄就开始笑,整个人笑成一团窝在蓝湛怀里。
“魏婴你找打呢?”江澄伸手拍他脑袋。
薛洋嬉皮笑脸的凑过来:“走走走,咱们卖房的不跟他们开夜总会的说话……”
“谁跟你卖房啊?!”

【89】agenda n.议程

“所以这次会议的议程就是……”阿尔弗雷德一脸兴奋地敲黑板,但是在看到黑板上什么也没有的时候兴奋瞬间转化为惊恐,“这是怎么回事!谁偷偷擦了黑板?!”
“不要管黑板了,议程是什么呀阿鲁?”
“我觉得他可能是忘了。”亚瑟猜出了真相。
“所以我们可以回家了吗?”露西亚一脸平静的微笑。
“走了走了,哥哥我可不想和那个家伙共处一室~~~”
“啊啊啊不要走啊!hero一定能想起来的!”
【然而并没有想起来(눈_눈)】

【90】aggravate vt.使恶化, 加重

【花吐症设定】
“病情加重了吗?”中也看见芥川又在咳嗽,细小的花瓣从指缝间滑落,有的还沾着血迹。
“没有。”
“这还没有?!”中也几乎要骂人了,“你到底喜欢谁啊,不会是太宰治那个混蛋吧?”
“就算在下说了,他也不会接受的,”芥川依旧面无表情,“所以说不说都一样。”
“哪里一样了?万一他接受了呢?所以告诉我你到底喜欢谁,这是命令!我可不想看着你死!”虽然知道十有八九是那条死青花鱼但是他肯定不会喜欢芥川的那这家伙岂不是死定了?或者只要强迫混蛋太宰喜欢上芥川然后再让他们分手?但只剩下一周时间好像不太够?不然让芥川临时改变一下喜欢的对象比如樋口,那小姑娘肯定旋转跳跃着就答应了……不过也不太可能吧……不然变成喜欢我……等等我在想什么!
爱情真是令人脑痛,中也想,幸好这家伙不知道我喜欢他。
“是您。”
“啊?什么?”
“在下喜欢的是您。”
“这……”中也有一种“幸福来的太突然”的感觉,“你是认真的?”
“非常认真。”
“那……那好吧……”中也扭过头掩饰自己脸红了的真相,“为了不失去你这么优秀的部下,就暂且和你交往好了……”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