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川er_遥遥是小天使呀(๑´ω`๑)

丧气满满

写论文有惊喜系列_(:з」∠)_

或许是学习的唯一动力了……

突发一个锈湖众人做学术的脑洞emmm

或许会写……【又挖坑了诶~

Golden Cube???是、是你吗?

截图来自小偷猫XD

令人上瘾的游戏_(:з」∠)_

【小剧场】Cave

Mr.Crow做出了金色方块,正准备启动机器打出结局,突然跳出了一只猫,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抢走了方块(别问我湖底哪来的猫),然后突然消失了。

啧,又玩不下去了。为什么每到这个时候就会有猫出现啊!还不是同一只!

与此同时,一群猫咪围着地板上的金色方块不知所措。
怎么每次都是这个东西???
到底有什么用哦?
就不能换一个吗?
我也不知道啊,总之看见它就很想拿……
这次换你去了,拿点别的回来好不好?
放心吧我出发了!

另一边。
“哈,抓住你了。”Mr.Crow拎起喵喵乱叫的猫咪,把它扔进了旅馆大堂。

几天后,Harvey送信回来,被旅馆里的几十只猫追的上窜下跳,差点沦为猫粮。而Mr.Crow仍然在湖底抓猫,完全忘记了自己原来要做什么。

【非常不正经的混更】想象与现实的差距

#论文笔不好的痛#


#关于一些cp的......emmmmm......难以形容的东西#


#最近真的太忙啦没时间写东西qwq非常抱歉OTZ#


#作息混乱的老年人即将死亡x#


【卯子】

想象中:充满宿命感的相遇、追逐与逃离,一百种分歧也难以改变的结局。

忧城会因为见面时的熟悉感而去追求对方,但墨野继义的回忆里对他的印象只是杀人无数的战士,最好的做法是敬而远之,如果曾经死在他手上的话甚至会惧怕他的接近。

是否黑化由忧城的耐心程度决定。



我写出来的:甜到发腻的糖。

口嫌体正直战斗力为负永远睡不醒且时常腰酸背痛起不来床的小老鼠和痴汉忠犬系武力值爆表男友力MAX满脑子[Bi——]的兔兔。





【太芥】

想象中:沾着糖霜的利刃,甜味混杂着浓烈的血腥味。付出的爱与受的伤成正比,即使永远都得不到回应也一往无前。(芥视角)



我写出来的:没有刀,全是糖:)

世界第一宰吹芥川龙之介和高冷且傲娇偶尔幼稚的太宰治。





【双黑】

想象中:互相嫌弃却关心着对方的搭档。表白前后的相处模式并没有太大变化,但在细节上能看出一些不同。太宰离开黑手党是最大的虐点,没有之一。



我写出来的:还是甜腻的日常,就算阵营不同也可以秀恩爱。

经常炸毛的傲娇中也和作死技能满点的宰。





【晓薛】

想象中:原作有多虐我就不说了:)

比起求而不得,亲手毁掉自己所爱的人似乎更痛苦一点?

如果有机会,成美酱也可以做个好人的。



我写出来的:花式发糖,在各种paro里HE。

粘着系男子薛成美和喂糖专业户晓星尘。





【Owl&Crow】

想象中:两个腹黑且精明的人。在长久的生命中互相陪伴。

因为都是不死的存在,对很多事情丧失了兴趣,但目前为止还没有厌倦对方。



我写出来的:一年到头没几个客人的旅馆里两个无聊到死决定谈恋爱的人。

重度腹黑爱好是捉弄人和调酒的乌鸦,从来不下楼只在电话里出现的死宅猫头鹰。




【同人与单词】Day45

#cp:断罪兄弟/羡澄/太芥/卯子/太敦#

#前篇戳tag#

#我终于来更新了_(:з」∠)_#

#垃圾选课系统使我死亡(눈_눈)#

#心态崩了#

【441】blunder v.跌跌撞撞地走, 犯大错, 做错n.大错, 失误

【又是断罪的直播间】
【玩游戏的刚保异常话痨(´๑•_•๑)】
【很迷的掘地求升XD】
【最近一直在看这个的实况】
【魔性之极(*゚∀゚*)】
在发现掘地求升这个游戏很火之后,积田刚保控制不住想玩(找虐)的欲望了。
积田刚保信心满满的坐在电脑前,打开了getting it over的界面。积田长幸坐在旁边准备看他热闹。
“大家好啊,今天我来玩一下大家期待已久的掘地求升吧!”
【哈哈哈哈终于来了!】
【该来的总会来的……】
【我已经迫不及待的刷又疯一个了】
【日常表白弟弟(*゚∀゚*)】
【趁机承包】
“嘛,这个好像没那么难……”积田刚保进入游戏,抡了几圈锤子,似乎明白了它的操作原理。
“好了现在我要控制这个卡在缸里的家伙往前走……诶!漂亮!哈哈哈哈就说很简单嘛,现在我就要完美的跳过这棵树!”
【flag已立】
【我就笑笑不说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这是为什么!!!这不合常理!明明就差一点!这是失误!再来一次我一定可以!好的,马上就——mmp。”积田刚保又一次从树上掉回了地面。
【失误x1】
【日树狂魔……】
【好像已经疯了?】
十分钟后。
“我!过!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过来了!没有什么能难住我积田刚保!”
【欢迎回家】xN
【常回家看看】xN
【失误x53】
【坐等up主回家】xN
“然后就是往上了对吧……这里就简单多了……我只要——卧槽?!这锤子还打滑的吗!”积田刚保实力懵逼。
积田长幸在旁边翻白眼。偷偷玩过这个游戏之后他果断拒绝了直播,现在看来是无比正确的。
“刚才是失误啊,失误。我再来一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又下来了?!”积田刚保简直想砸键盘,这游戏就是用来折磨人的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xN
【又疯一个】xN
【失误x107】
【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笑哈哈哈哈……】
【对呀它就是用来折磨人的_(:з」∠)_】
一小时后。
“好了!我终于上来了!显然这里是另一个平台,再想回家就没那么容易了啊哈哈哈哈!”
【请记住这句话_(:)」∠)_】xN
【又立flag】
“那么这一段争取一遍过……诶好,上来了!”积田刚保把锤子挂在半空中的梯子上,终于松了一口气。
“好歹我也是高玩——嗯?!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啊啊方向错了!怎么又掉下去了啊啊啊啊!还好没回家……”
【说好的高玩呢???】
【失误x146】
【惊现计数君!】
【计数君一直都在啊喂(눈_눈)】
“我的妈呀终于又上来了,这次我抓住了规律,一定能过……”积田刚保终于发现了梯子是要从下面过的,顿时信心爆棚,但他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将要面对什么。
“wtf?!这滑梯怎么……诶诶诶别——好的我稳住了!就是这么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掉下去了啊啊啊啊啊啊!!!”
【欢迎回家】xN
【失误x171】
【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xN
【哈哈哈哈哈哈】xN
在无数次从滑梯处回家之后,积田刚保终于放弃(疯)了。
“啊啊啊啊啊我不玩了!这游戏太恶心了!我要去冷静一下!!!再见!”

【442】blunt adj.钝的, 生硬的

【非常有病的校园舞台剧】
【cp自由心证】
【关系实在有点复杂】
“太宰学长!为什么我要演公主啊?”中岛敦翻完剧本心情复杂。按照上面说的,他不仅要穿女装,还要和王子跳舞,可是他根本就不会啊!
“因为在下罢演了。”芥川黑着脸一副要手撕剧本的架势,目光扫过某几个装作若无其事的家伙——女装?跳舞?做梦去吧!
不过陀思妥耶夫斯基倒是很高兴,毕竟作为王子,能和可爱一点的公主而不是随时可能炸毛的恶魔跳舞真是再好不过了。
“诶,别伤心了,”中也走过来安慰失落的中岛敦,“我还演女巫呢,也是反串……”
“可是我要穿那个呀!”中岛敦指了指旁边挂着的那件纯白色萝莉风蕾丝边连衣裙,中也顿时安静如鸡——和这个一比,他那披个斗篷伪个音再拿个扫把就上场的根本不算什么……
身为指导却从头到尾不干正事把工作全交给安吾和织田作的太宰治终于开始刷存在感了:“呐呐,我们来排练一下吧?”
“这时候你又积极了……真应该让你客串一下小精灵,省的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烦人……”
“哦?我可不想蹲着演戏,还是中也比较合适~”
“我打死你!”
由于身高原因扮演小精灵的梦野久作受到一万点伤害。其他人则对中也追杀太宰的行为熟视无睹——毕竟每天至少能看到一次的情况下,再怎么样也不会紧张了,反正他们总会跑累的。
而在太宰的坚持(胡搅蛮缠)之下,芥川终于勉为其难的答应出演一下本剧唯一的反派角色。
“啊,你们两个不能在一起。”芥川面无表情的拿着剧本棒读。
“停一下停一下……芥川君投入一点嘛,语气不要那么生硬,而且你是个反派耶,就不要说的那么大义凛然了……”太宰治痛心疾首,然而为了计划只能含泪继续进行没什么用的指导。
到了拍定妆照的那天,芥川看到和中岛敦那条风格差不多的黑色小裙子,强忍住了把在场所有人灭口的冲动。
“在下早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单纯!”
宰:计划通!耶!

【443】blur v.涂污, 污损(名誉等), 把(界线,视线等)弄得模糊不清, 弄污n.污点

【不务正业联机打游戏的坑货们(不是】
【求生之路简直有毒】
【横滨F4出场】
“这游戏简单啊,一路杀过去就行了吧?”中也轻松愉快的打开了电脑,看见人物的时候表情突然微妙,“但是这个……太宰你确定?”
太宰治看了一眼屏幕上四个穿着小洋裙的萝莉,义正言辞道:“我觉得没问题!”废话,总比他们四个的真人版mod要好。顺便赶紧选个正常点的……紫色看着就不错。
“是首领的mod?”芥川早已看透真相,面不改色的选了穿黑色裙子的那个。
中岛敦眼疾手快的在白色和粉色之间选了白的,头上黑线直冒,要是被镜花看见不知道要怎么嘲笑他呢。
“诶你们都选完了?!”中也一脸鄙夷的扫视着他们,然而并没有人愿意和他换角色。
战斗场面一度非常混乱,中岛敦芥川和中也在丧尸群里乱抢扫射,太宰治蹲在屋顶扔手雷,炸死一片丧尸的同时把三个人炸掉半管血,气的中也不顾“不要射击队友”的提醒,当场把太宰一枪爆头。
在安全屋前,混乱又一次发生了。游离在丧尸群边缘的太宰治看见远处出现一个Boomer,已经跑到三个人旁边了,顿觉大事不好,抬手就是一枪,Boomer毫无悬念的被打爆,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卧槽?!青花鱼你干了什么???”中也的视线一片模糊,血量掉的飞快,靠着极强的手速才免于被丧尸群殴至死。
“太宰先生?我为什么看不清了?”中岛敦也是一脸懵逼,由于什么都看不清而不慎倒地,顺手还给了芥川几枪。
芥川反手就是一个雷扔过去:“谁给你的勇气冲在下开枪?!”
“我冤枉!啥也看不清啊!快来个人拉我一把!”
太宰治终于不再看戏,趁乱把中岛敦拉起来,又给了个急救包,看的芥川咬牙切齿。
但事实证明,太宰治是不作死就会死星人,总要搞点事出来。
“马上就是安全屋了!耶!”中岛敦正在欢呼雀跃,就看见太宰治扔了什么东西过来,然后十分光荣的倒在了一片火海里。
中也已经气到想摔键盘了:“青花鱼!你乱扔什么燃烧弹!!!”
“啊?那不是手雷?哦呀,拿错了……”
“太宰先生,能把在下拉起来吗?”
“不能,我也倒了……”
于是四个人在安全屋前gg了。

【444】blush v.脸红, 羞愧, 呈现红色, 使成红色n.脸红, 红色, 红光

【脸红的澄澄非常可爱了……】
【少年羡澄】
【原作向】
“江澄!江澄!你看,我会御剑啦!”魏婴踩着随便从远处飞过来,又在他面前转了几圈才从剑上跳下来,语气里不无炫耀。
江澄哼了一声道:“这有什么难的,我也会!”
魏婴闻言提议:“那我们御剑去玩吧~”
但江澄只是气不过魏婴处处压他一头,害的他总被阿娘教训。事实上,他的御剑术还不太熟练,若是分心便容易失误,偏偏魏婴一直在他身边喋喋不休,实在是难以集中精力。
“我说你能不能安静一会儿……啊!”江澄一不留神,从剑上掉了下去,眼看就要摔在地上的时候,突然被人接住了。
然而这种姿势……还不如让他摔死呢!江澄被魏婴抱在怀里,一抬头就看见他正对着自己笑:“没事吧?下次要小心点呀。”
“没事……你、你快放我下去!”江澄觉得脸上一阵发烫,连忙别过头去掩饰自己脸红了的事实。
丢人!丢死人了!江澄逃也似的跑回房间里,留下魏婴在原地茫然不知所措。
“师妹怎么又生气了???”

【445】board n.木板, (供特殊用途的)木板, 甲板, 膳食费用, 会议桌, 部vt.用板盖上, 包饭, 提供膳食, 上(船、飞机等)
【446】boarding card n.乘车证, 乘客证

【飞机上开的脑洞x】
【不正经的空乘小组】
【积田长幸】永远不在机舱里的机长,时不时会从窗外飘过,说是检查设备,实际上则怀着吓唬乘客的心思。恶作剧的时候会和弟弟配合,并且乐在其中。
“转机的乘客请带好登机牌下机,老实在原地等半个小时不要乱跑……赶不上登机的话我们是不会等你的哦~”
【墨野继义】永远在睡觉的副驾驶,几乎所有操作都会让忧城代劳。至今没被开除简直是奇迹。叫醒他最好的方法是拆开一块奶酪的包装。
“起飞了?那我先睡一会,落地了记得叫我。”
【积田刚保】虽说是空少但从来不正经干活,热衷于推着餐车到处乱跑。似乎能感应到哥哥的位置,在乘客一脸惊恐地大喊“外面有人”的时候及时出现并岔开话题。
“嗯……我什么也没看到啊?要喝点什么?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等等,好像不对?”
【伊能淑子】由于胸围的缘故永远系不上制服扣子,也只有这时会羡慕丹羽辽香。服务态度不是一般的差,连积田刚保都甘拜下风。但好歹有颜值和三围弥补。
“只有白开水,爱喝不喝,再看就把你扔下去!”
【丹羽辽香】似乎是机组唯一的正常人,认真地做着本职工作,对所有人都很友善,唯独喜欢欺负某只二哈。
“诶?怎么可能是我呀,那桶水一直就放在地上的,不是我特意拿过去的哦~”
【津久井道雄】名不副实的乘务长,因为根本没人听他的。对带孩子的乘客格外友善,然而长相超凶,经常吓到人。
“我真的是乘务长,不是劫机的恐怖分子……”
【忧城】全能型空乘,甚至会开飞机,一人顶一个机组。唯一一个不穿制服的乘务人员,还戴着兔耳头饰。据说还有配套的尾巴,因为过道太窄而被迫舍弃了。
“哦,好的……我去把起落架收起来再给您拿毯子……饮料等一下会有人送来的……”
【其他人是地勤啦,有时间补上】

【447】boarding school n.寄宿学校

【记梗】
【卯子】
【在寄宿学校的一百种死法】
【真的有一百种哦(´▽`)】
【非常俗套的校园怪谈梗】
【可能又会写的很长qwq】

【448】boast n.自夸, 值得夸耀的事物v.自夸, 以有...而自豪

【太芥】
【订婚以后】
【有微量中敦】
“在下要和太宰先生结婚了!!!”芥川冲进中也的办公室,极其兴奋的举起左手,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的给他展示了一下那枚镶着两颗一克拉钻石的铂金戒指。
中也送给他一个白眼:“知道了知道了,话说你有必要每天都来炫耀一下吗?”
“啊?在下昨天来过了吗?”
现在的芥川就仿佛金鱼一样,中也想,每过七秒就刷新一次记忆,再和所有人宣布一遍青花鱼和他订婚了。如果不是他已经有了中岛敦,早晚要被芥川给烦死。
当然有人的处境比他更惨。
“这是太宰先生对在下的认可啊!你能理解在下有多么激动吗!”
樋口泪流满面:“我……我也很激动啊啊啊啊啊……前辈就这么被拐走了啊啊啊……”

【449】bob v.上下或来回的动, 剪短(头发)n.振动, 短发, 振子锤

【我没有想歪……没有……】
【非常纯洁的小段子XD】
【太敦_(:з」∠)_】
“敦君不要乱动啊,可能会受伤的……忍一会就好了……”
“但是真的好难受……我们停一下好不好……”
“乖哦,很快就结束了……”
【真相……】
国木田:“剪个头发而已你们两个怎么磨磨唧唧的?!”
宰:“很危险的耶!剪刘海需要耐心,万一戳到脸怎么办!”
敦:“太宰先生,我还不能动吗?满脸碎头发好难受啊……”
【想歪的快面壁去吧(´๑•_•๑)】

【450】boil n.沸点, 沸腾, 疖子v.煮沸, 激动

烧瓶里的不明液体正在沸腾,看起来像是随时会爆炸的样子。Harvey极有先见之明的躲远了一点,结果又一次被Mr.Crow嘲笑了。
“只是二氯甲烷而已,39.75℃就可以沸腾,看把你吓得……”
“不、不会爆炸吗?”Harvey小心翼翼的从门板后面探出头。
“当然不会。只不过有毒就是了,”Mr.Crow指了指脸上的口罩,“没带这个的话,最好现在就撤。”
“啊啊啊啊啊我先走了!”
实验室真是个危险的地方……

翻cave的截图发现的,下面那行字说William是最后一个做出Elixir的人,那么有没有可能之前有很多人做出来过,比如Owl的家族还有再前面的祖先们,或者其他家族,说不定有成神的,然后Dale就是神的后代什么的,在他们的引导下回到锈湖去解决灵魂腐化的问题……
毕竟Vanderboom和Vandermeer这两个姓氏实在是有点相似,很难说没有关系x

脑洞好像太大了?

【同人与单词】Day44

#cp:敦芥/敦镜/芥樋/卯子/果陀/太敦#

#前篇戳tag#

#I MADE IT!!!#

#十二点之前发出来了!#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快停下喂#

【431】blend vt.混合n.混合

【烧实验室现场】
【真是为难我一个文科生】
Harvey一直以为炼金术是很神奇的,把各种东西混合在一起就能产生新的物质,尤其是配上Mr.Crow行云流水赏心悦目的操作,简直就是表演嘛……
然而后来他发现,这只是极少数的情景。大部分的时间里,炼金实验都会变得一塌糊涂。
“哦草!这玩意为什么弄不灭啊啊啊啊啊!”Harvey手忙脚乱地抓过一个烧杯,把里面疑似蒸馏水的液体泼到了着火的培养皿上,却起了反作用,火烧的更旺了。
Mr.Crow站在角落里捂脸:“笨蛋,那是酒精。”
事后发现自己被烧焦了几根毛的Harvey从此对实验室产生了严重的心理阴影。

【432】bless vt.祝福, 保佑, 哎呀!我的天哪!

【平民敦and牧师芥】
【这个设定莫名有毒】
【每年饥荒都去教堂要食物的敦和不胜其烦但还是提供食物的芥XD】
又是一年饥荒时,中岛敦饿的半死不活,跑去敲教堂的门。
门开了,芥川龙之介面无表情的抱着本《圣经》站在门口。
啊,又是这个家伙。去年就是他把门砸坏了。
门在中岛敦面前狠狠地关上。
中岛敦见状赶紧一顿捶门,直到芥川龙之介被烦的受不了又把门打开为止。
“不要再敲了!你到底想怎样?!”
“……有没有吃的啊?”
“对不起,没有。”
“别别别,别关门啊!你看我都快饿死了……”
快饿死了还有力气砸门,真有意思,再来几下自己又要修门了。芥川龙之介一脸冷漠:“神会保佑你的,再见。”
中岛敦顺势倒地做可怜状:“呜哇!你去年也是这么说的!身为神职人员难道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吗?”
“好了好了!闭嘴!”芥川龙之介扔给他几个面包,“不要来烦在下了!”
“就没有茶泡饭什么的……”
“砰!”摔门声又一次响起。

【433】blindfold n, 眼罩, 障眼物vt.将...眼睛蒙起来, 蒙骗adj.看不清的, 盲目的

【敦镜&芥樋】
俗话说得好,爱情使人盲目。
又有句话叫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
然而恋爱后你会发现,都是屁话。——来自敦和芥的友情提示。
“我觉得日子没法过了。”中岛敦一脸苦大仇深的坐在咖啡馆里,对面是无论何时都一脸苦大仇深的芥川。
“你天天都这么说。”
“……好像也是。不过这次太可怕了好不好,我觉得自从恋爱以后镜花酱的推理能力直追乱步先生啊!我昨天借露西的手帕用了一下她都能知道!昨晚又是在沙发上度过的……”
“这是你自找的吧。”芥川表面上唾弃中岛敦谈一个撩一个的无耻行径,内心却回想起了被名侦探樋口支配的恐惧。
比如有一天他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中原中也,就顺便聊了几句,然而到家之后……
“前辈今天回来的路上有碰到谁吗?”
“没有啊。”
“诶?前辈不要骗我了,明明就有!”
“好吧好吧,是中原先生。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前辈今天回来的时间比过去一个月的平均时间晚了……两分三十四秒!”
呵,女人。真令人头秃。

【434】blink v.眨眼, 闪亮, 无视

【抢劫犯卯and人质子】
【申姐姐客串警察】
早知如此,今天就不该上街。
墨野继义正式决定以后出门之前都要先发动下能力确保不会遇到糟心事。
但现在说这个有点晚,因为他已经被穿着情趣内衣抢银行的变态当做人质了,而且是从一堆人里挑出来的。至于原因嘛……
“放开他,我来做人质!”
银行大门外的警察小姐姐举着喇叭义正言辞,然而这货虽然看起来有点迷糊,实际上聪明的很,这招在他的支线里已经被排除了。
“我拒绝。他超可爱的。”
谈判专家柚木美咲三观崩裂中。
墨野继义发誓,这是他十岁以后第一次有人用可爱来形容他。
既然我这么可爱,您倒是放了我啊!要不是刀架在脖子上,墨野继义估计就要以头抢地了。
“这样的话,如果你不放下武器,我就杀了他。”
墨野继义目瞪口呆——小姐姐你是救我还是害我呢?!
柚木美咲冲他眨眼,示意他冷静。
“那好吧。”身后的抢劫犯非常配合的扔了刀。
卧了个槽?!居然有这种操作???
某个女装变态被带走的时候,非常诡异地冲他笑了一下:“我们还会见面的哦~”
这种不祥的预感……墨野继义觉得自己最好一段时间之内不要再出门了。
【也许有后续,也许没有(´๑•_•๑)】

【435】bloc n.为某种共同目的而采取一致行动的政治组织, 集团

【厌狗大队出动XD】
“为了让狗从横滨消失,我们可以联合起来……”太宰治、镜花和芥川凑在一起嘀嘀咕咕。
“有了!我们去市政府门口静坐抗议吧!”
“太宰先生说的有道理!”
“那个……只有我们三个,会不会人太少?”
“没关系,有我在怕什么!”
此时的太宰治对他的命运一无所知。
第二天,国木田独步正在奇怪为什么太宰和镜花都没有来,就在电视屏幕上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今日有两名男子和一名少女在市政府门口静坐抗议……目前三人身份尚不明确,警方出动警犬控制局势……”
丢人呐,丢人。
这也是中原中也看到新闻之后的想法——芥川你不来上班就是因为这个???
中也/国木田:我们黑手党/侦探社没有这样的成员!
宰/镜/芥:快把警犬牵走啊啊啊啊啊啊!

【436】block n.木块, 石块, 块, 街区, 印版, 滑轮, 阻滞, (一)批vt.防碍, 阻塞

【果陀的日常(虐狗)生活】
“我要出去了。别堵着门,尼古莱。”陀思妥耶夫斯基一脸冷漠的戴上帽子,盯着整个人扒在门框上的果戈里。
“Nooooo~除非……费佳亲我一下~”果戈里坏笑。
陀思镇静地仰头:“可是你不下来的话,我亲不到。”
“也是哦……那好吧!”果戈里一松手,稳稳的落在地上,“现在可以了吗?”
陀思点点头,露出一个阴谋得逞的微笑。
“冈察洛夫,把他拖走。”
“是,主上!”
“啊啊啊啊费佳你不能这样对我啊!我可是你最爱的……你放开我……别捂嘴啊……”
冈察洛夫:mmp这狗粮我不吃!

【437】blonde adj.色白的, 碧眼的n.金发碧眼的女人

【玄学抽卡】
【非酋宰和欧皇芥】
【其实不是cp向XD】
【机型限制玩不了手游,郁闷x】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ssr何在啊!”又一次十连之后,太宰看着满屏的sr,顿觉心力交瘁。
“放弃吧太宰先生,ssr不是那么好出的,我到现在才有两个好吗。”中岛敦早就认识到玄不救非氪不改命的现实,开始非常淡定的刷日常了。
太宰治从沙发上坐起来,悲愤道:“可我肝了这么久,总不能一张都不出吧?而且sr还都是蛞蝓的……升级都没动力啊!”
“咦?芥川你也玩游戏?”中岛敦看到芥川手机上熟悉的界面,顿时有种迷之亲切感。
“随便玩玩。樋口说还不错,”芥川随手抽了个十连,举起来给中岛敦看了一眼,“你说这游戏是不是根本就没有r卡,我都抽多少回了,太宰先生的r卡现在还没出,就差那一张了耶……”
中岛敦目瞪口呆。七个ssr耶!七个!果然抽卡玄学和肤色有关吗???还是告诉太宰先生一下吧,免得他天天哭诉卡池里根本没有ssr。
接下来的一周里,太宰治疯狂购买各种美白产品,再加上疯狂氪金,以至于工资提前耗光,不得不去国木田家蹭饭。

【438】bloom n.花, 旺盛, 青春v.(使)开花, (使)繁盛
【439】blossom n.花(尤指结果实者), 花开的状态, 兴旺期vi.开花, 兴旺, 发展

【有病的小段子】
【植物化XD】
【含太敦&敦芥】
敦:太宰先生!你喜欢我吗?
宰:喜欢呀~
敦:那可不可以抱我一下呢?
宰:不行。
敦:为什么呀?
宰:因为你是仙人球啊。
敦:qwqqqqqqq
宰:没关系,等我要自杀的时候会找你的。

敦:芥川你看!我开花了!是不是超好看!
芥:难看死了。
敦:真的吗?哇啊啊啊啊啊我好伤心啊!我的心都碎了!
芥:仙人球哪来的心(눈_눈)

敦:芥川芥川!我都开花两次了,你怎么还不开花呀?
芥:你这笨蛋,在下是无花果。

【440】blot n.污渍, 污点v.弄污

【来自安吾的吐槽】
【宰进局子的罪名那么多,洗白的时候岂不是工作量巨大(´๑•_•๑)】
给太宰治洗白真是累死人,别人只要把履历上的污点去掉就行,他这个,整本都是黑的,让我怎么洗???
为了太宰治这个罪孽深重的家伙,我已经连续加班一周了!我需要休息啊啊啊啊!

【同人与单词】Day43

#cp:断罪兄弟/FA/湛澄/双黑/卯子/卯巳#

#前篇戳tag#

#突然超想嗑断罪x#

#为何每次发出来都过十二点(ಥ_ಥ)#

【421】bitter adj.苦的, 痛苦的, 怀恨的

【生病的断罪兄弟XD】
【积田长幸】
“哥,吃药啦。”
积田长幸从被子里探出头,犹豫着接过了弟弟手上装着不明液体的杯子。
“这玩意真的能喝?”
“哈哈哈哈放心吧,没问题的!”积田刚保一脸迷之自信。
“呸呸呸!这是毒药吧?!你想谋杀亲哥啊!”
积田长幸无比后悔自己信了积田刚保的鬼话,这根本不是感冒药,他甚至在里面尝出了“积田刚保爱の料理”特有的焦糊味。
“我只是稍微加热了一下啊?”
“少废话!本大爷今天就要打死你!”
积田长幸的感冒更加严重了。
【积田刚保】
“啊啊啊啊啊啊啊哥我不吃药!太苦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积田刚保在床上扭来扭去试图逃过吃药的命运,而结果当然是失败的。
被灌了一肚子药之后积田刚保半死不活地趴在床上哭唧唧:“哥你不爱我了吗?居然这样残忍的对待你可爱的欧豆豆……”
BGM: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你为什么不说话???
长幸:冷漠.jpg

【422】bitumen n.沥青

【日常向自杀宰(*゚∀゚*)】
“太宰先生,你在这个桶里做什么?”中岛敦又一次在后院里发现了逃避工作的太宰治,而后者正套着巨大的塑料袋站在一个桶里。
“中午好啊敦君,这是沥青桶,我在尝试新的自杀方式~”太宰治笑着和他打招呼。
“哈?”
“但是显然不太成功,按照原定计划我应该已经蹲在桶底被沥青淹没了,然而我现在根本动不了……”
“可是塑料袋是用来干嘛的?”
“沥青粘在身上很难弄掉的,我可不想死的太难看。至少被挖出来的时候还是干净的。”
“哦,好吧。我回去告诉国木田先生你在这里。”
“等等!敦君不要走!至少把我弄出来啊!”
宰: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423】bizarre adj.奇异的(指态度,容貌,款式等)

【轻微cp向】
【Frank & Albert】
胎记与伤疤交织成的奇特容貌给Albert带来了极大的困扰。他为此失去了亲情、爱情以及可以失去的一切。他的房间里甚至没有任何能照出他样子的东西。
这栋别墅里没有人是无辜的,他发誓要他们付出代价。自称William的恶鬼满足了他的愿望,给予他复仇的力量。
但那孩子也许是个例外。Albert知道他恨自己,因为他亲手将他推下枯井,害死了他的亲人。
也许自己一开始就应该杀了他。事到如今他似乎不忍心下手了。
他知道Rose要去救Frank,却没有阻止。
是时候结束了。当那些人都死了,他也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来下棋吧,Frank。我教过你的。”

【424】blame n.过失, 责备vt.责备, 谴责

【Hotel&Paradise】
【有那么一丢丢意识流?】
【也可能没有x】
那个黑色的方块让它看到了过去的景象,燃起的火堆和一个女人。古怪的仪式,但很有趣。Harvey晃了晃脑袋,看着那个男子,又看了看小碟子里的鲜花,拍着翅膀飞走了。
“你知道他们犯下的过失。惩罚必然降临,或早或迟。”Mr.Owl点燃了雪茄,“Let's make some memories, Harvey.”
“当然,我们有五天的时间呢。每一天都会是难忘的。”Harvey笑着拿起了刀。
窗外,一艘小船缓缓驶向湖心。
“走吧,去迎接我们的客人。”

【425】blank adj.空白的, 空着的, 失色的, 没有表情的n.空白, 表格

【傲娇系男子和他的冰山系猫咪】
【由题目可得cp为湛澄】
江澄在家门口捡了一只猫,估计是有主的,脖子上挂了个小牌子写着“蓝湛”。
猫是纯白色的,双眼是澄澈的蓝,这名字挺合适,叫着也顺口。
先养几天好了,顺便在网上找找主人。
江澄弯腰伸手准备抱猫,突然发现自己没养过猫,不知道怎么抱,应该和抱狗差不多吧……但是他见过魏婴撸猫的时候拎过脖子,似乎是标准姿势?不管了先弄起来再说。
于是江澄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揪住了蓝湛的后脖子,一把把它拎了起来。
没被挠,完美。
江澄拎着蓝湛进了家门,瞬间被五条大型犬包围了。江澄一只一只摸完头才想起来猫好像怕狗,蓝湛这么安静,该不会是吓傻了吧?
然而并没有。被放在沙发上的蓝湛一个眼神扫过去,刚才活蹦乱跳的狗子们立刻老老实实趴成一排,愣是没有一只乱叫的。
江澄换完衣服从卧室里出来,见此情景顿时目瞪口呆。蓝湛面无表情地看他,十分淡然地喵了一声。
我的妈诶,这真的是猫吗?建国后不许成精知不知道?
蓝湛:喵。(我建国前就成精了)
【有后续,一样看心情_(:」∠)_】

【426】blast n.一阵(风), 一股(气流), 爆炸, 冲击波vt.爆炸, ,毁灭, 使枯萎, 损害
【427】blaze n.火焰, 光辉, 情感爆发vi.燃烧, 照耀, 激发vt.在树皮上刻路标, 公开宣布

【燃烧和爆炸扔一起写吧_(:з」∠)_】
【反正都是危险操作XDDD】
“喂,昨天郊区工厂爆炸是你搞的吧?”积田长幸窝在沙发上看新闻,怀里抱着一包薯片,周围还扔着一堆包装袋。
积田刚保洗完澡出来,甩了甩头发上的水,把刘海拨到一边去,得意道:“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啊哈哈哈哈!”
“笨蛋弟弟!我们又要上法庭了!”积田长幸抄起一包没开封的薯片砸他脑袋,在命中目标的前一秒被接住了又扔回沙发上。
“还有一个月大战就开始了,给本大爷省点心吧!”
“好啦好啦,欧尼酱别那么紧张嘛~~~”积田刚保扑到沙发上,伸手去搂他的腰。
“本大爷才没紧张!把你的手拿开!”

凭空而立的战士看向下方燃起烈火的建筑物,火海中那无头的身影在他眼中无比清晰。
“没用的家伙……这么轻易就死掉了啊……”
浓烟遮蔽了他的视线,积田长幸飞向另一处战场,心里想的却是与战斗无关的事。
如果他还活着,这个时候会笑的很开心吧。

【428】bleach v.漂白, 变白, 使褪色

【家务小杀手太宰治x】
【微双黑_(:)」∠)_】
“太宰你给我过来!看你干的好事!”中也看到阳台上晾着的衣物时内心是崩溃的。
“怎么啦?这不是挺好的?”太宰治试图求表扬,结果被一脚踹到了沙发上。
“谁让你用漂白剂洗我的黑衬衫了?!颜色都快掉没了好吗!再来几次就成白的了!还有,我这件外套里几十万的支票也被你洗了!你洗衣服之前不先掏一下兜吗?!”
“啊哈哈哈是吗……下次我会注意的……”
“没有下次了!再让你碰洗衣机我就是傻子!”

【429】bleak adj.寒冷的, 阴冷的, 荒凉的, 凄凉的, 黯淡的

【被忧城玩坏的平行世界】
【卯子】
【微黑化?】
“所有人……都来做我的朋友吧……”
墨野继义跌坐在一望无际的荒野里,地平线上隐约可见高耸入云的建筑物。
终于……逃掉了吗?
没想到那个疯子真的实现了愿望……现在全世界只有他一个正常人了。简直像是灾难片和丧尸片的混合体……
嘴里弥漫着血腥味,大约是因为跑了太久。脑子也昏昏沉沉的,一直在使用能力,根本没时间休息,他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
可惜他现在就连站起来都困难,别说找地方隐蔽了。随着夜幕降临,气温也逐渐降低,阴冷的感觉渗入骨髓,再这样下去可能会被冻死吧。
但是……实在是太困了……
高跟鞋踩过地面的声音越来越近,忧城在他面前停下,蹲下身把熟睡中的墨野继义抱了起来,转身向来时的方向走去。
“我已经……有很多朋友了,所以,你做我的恋人好不好?我知道,你一定会答应的……”

【430】bleed v.使出血, 放血

【异常纯情的卯巳】
积田刚保第一次和忧城见面的场景可谓尴尬之极,让他完全不想回忆。
说起来都要怪忧城不好好穿衣服,迷之富有哲学气息的衣着风格让他这个清新脱俗不做作的少年当场喷了鼻血。
而忧城还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流血了耶……”
积田长幸在一边笑的满地打滚。
【然后就被卖去当人妻了(不是Σ(゚д゚lll)】

嗯?天堂岛里的面具是这么来的吗?

总觉得医生会呼吸困难吧……

#它神奇地出现在了我的首页上#

#图片来自Historicalpics#

占tag抱歉啦qwq

非常突然的点文……

不知道怎么混到了百粉x

看到的时候已经超了所以没有截图(´๑•_•๑)

【手动高亮】

【只要是我混的圈任何cp都可以,完全杂食Σ(|||▽||| )】

【最好可以附带想看的梗x】

【车……车就不开了吧?】

顺便(非常草率的)忏悔一下XD

我沉迷游戏不更新

我有罪OTZ

趁着开学前还有几天能日更

虽然今晚的更新还是薛定谔的状态

【估计没人理我(*゚∀゚*)】

【顶锅逃跑_(:」∠)_】

Paradise通关感言【不是x

算是个简单的测评+分析?

好久没玩解谜游戏,部分原因是因为锈湖制作组太良心,其他的玩起来就没什么兴趣……

Paradise也是一如既往的良心作,画风和剧情都很吸引人,不过想看懂的话还是建议搭配前作。
【没错我就是在卖安利ψ(`∇´)ψ】

从今天中午开始玩,加起来大概两个半小时通关……全程没怎么卡关,感觉难度和其他几部比起来不是很高。不过细节处理还是很棒,强烈建议制作组提供时间线x

这一部新增了achievements的玩法,每关有五个achievement可以收集,但是第一遍玩很难集齐,我目前只有三十个左右,估计二刷完能多几个(ಥ_ಥ)

锈湖系列的BGM和配音一直是亮点,然而我正在公共场所且忘带耳机……不得已全程静音(๑•́ωก̀๑)

本来想截图的,然而开局就少截了一张……
还是等二刷再说吧。

【以下内容涉及剧透www】

个人感觉这一部和Hotel有很大关系,从开头就能看到熟悉的五只动物,后面也有相关的剧情XD

疑问:男主他妈不是被烧死了?怎么还有骨头???
【是烧剩下的也说不定x】

根据结尾来看男主可能变成了Mr.Owl,然后小岛转化成了旅馆,其他五个人就是前作里的客人们。但是这样的话就没有Harvey和Crow的戏份了……
【总之都是随口毒奶】

顺便锈湖的水不会是血吧?而且日夜交替的时候湖水的颜色也跟着变化,和Water turned into blood有关?
【不负责任的脑洞】

【下面是吐槽(*゚∀゚*)】
蝗灾那关真的懵逼,全是雾气看的我快瞎了(ಥ_ಥ)
而且谁能解释一下一只活生生的青蛙怎么从裆里回到嘴里???过程不可想象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