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川er_遥遥是小天使呀(๑´ω`๑)

丧气满满

【卯子】我的兔子不可能那么可爱

#点文的第一篇#

#标题与内容无关XD#

#一方幼年化梗#

#提供者@鶴無雙#

#兔兔只有身体幼化了#

#毕竟他就算正常的时候言行也有点像小孩子#

#小老鼠对幼年兔兔略痴汉#

某天早上,墨野继义一觉醒来,发现睡在旁边的忧城不见了。他喊了几声也没人答应,正想下床去找的时候,发现被子边缘露出了一个脑袋,顶着熟悉的白毛。忧城揉了揉眼睛,迷茫地看着一脸震惊的墨野继义:“怎么啦?”
“你你你……变小了???”墨野继义花了几分钟的时间,终于说服自己这看上去有七八岁的小孩绝不是他和忧城的儿子,那么就只有这一种可能了。
“好像……是的呀……”忧城低头戳了戳自己的小肚子,仿佛在怀念消失的八块腹肌。
哦草,忧城小时候这么可爱的吗?!长大之后怎么就成女装变态了呢?
【暴击x1】【被动:眩晕1min】
忧城把脑袋埋进枕头里,用软绵绵的声线哼哼唧唧:“要怎么样才能变回去呐……”
啊啊啊啊声音超好听!比之前的病娇音还可爱啊啊啊啊啊啊!他是天使吧!
【暴击x2】【被动:眩晕3min】
“你等一会……我去给你、拿衣服啊……”墨野继义终于回过神来,捂着脸落荒而逃,再待下去怕是要被萌出一脸血了。而事实上,他并没有衣服给忧城穿——用脑子想一想,两个成年男人的家里怎么可能有小孩子的衣服!
最后只能拿了自己的衬衫给忧城……墨野继义叹了口气把衣服扔给他:“快穿上,我说你裸睡的习惯也改改吧……”
“才不要~”忧城套上大了几号的衬衫,也没系扣子,跪坐在床上扭着身子撒娇卖萌。
【暴击x3】【被动:流血???min】
我的妈呀,这货放出去简直就是处男杀手……
墨野继义后知后觉的想到,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男友衬衫???这么说我反攻有望啊!
“墨野君,你流鼻血了耶!哪里不舒服吗?”
“啊?是、是吗?”墨野继义伸手一摸,还真是。
忧城善解人意的蹭过去递袖子:“不要动,我给你擦一下……”
“不、不用了!我马上去洗!”
墨野继义又一次夺门而逃,止血的同时在洗手间里疯狂唾弃了自己一番。
啊啊啊啊丢死人了!忧城现在算是未成年人吧!我简直太罪恶了!!!
话虽如此,他还是悄咪咪地拿着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留念”,万一哪天忧城变回去了还能……咳,要优雅,不要污。
不过嘛,一脸乖巧任他揉捏的忧城简直可爱炸了!趁现在还有力量优势多揉几下啊啊啊啊!

等到墨野继义终于折腾够了,才开始研究如何让忧城变回去。
这种情况要是去医院,估计当场就要被送去解剖吧……还是算了。
那要怎么办?这是个严重的问题,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忧城是怎么变小的,也就不知道怎么让他变回去。
于是墨野继义心安理得的放弃了,反正这样也不错,就当养儿子……啊呸,养弟弟。似乎也可以逃离每天腰酸背痛的悲惨命运?真是太完美了!
想到这,墨野继义看了一眼旁边正在咬指甲的忧城,恶趣味突然开始蠢蠢欲动。
“忧城,来,叫哥哥。”
“嗯……可是……”
“叫了就亲你一下。”
忧城眯眼笑:“欧尼酱~~~”
啊,我要死了……他就是天使吧……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
忧城趁着墨野继义神情恍惚心跳加速的时候扑进他怀里:“可以亲了吗?”
“可以呀……”墨野继义低下头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意外就发生在下一秒。
墨野继义还沉浸在“忧城的脸好软咬一口说不定会是甜的”之类的妄想中,因为感受到压在身上的重量不对而回过神来了。
“忧城你……变、变回来了?!”
忧城及时按住了想要逃跑的墨野继义,脸上带着迷之微笑:“是呀,欧、尼、酱~”
哦呀,糟糕……这个语气好危险……啊啊啊啊逃不了了!墨野继义欲哭无泪,早知如此何必作死啊!

【手动拉灯_(:)」∠)_】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