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川er_遥遥是小天使呀(๑´ω`๑)

丧气满满

【同人与单词】Day38

#卯子/晓薛/羡薛/湛澄/双黑/敦芥#

#前篇戳tag#

#努力恢复日更结果失败的咸鱼x#

【371】barricade v.设路障n.路障
【372】barrier n.(阻碍通道的)障碍物, 栅栏, 屏障

一个漆黑的夜晚,太宰治从河里爬上来,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发现前方出现了路障,似乎是在修路。
不想绕远路的宰决定作死一把,反正障碍物只有中也一半高,对于他这种腿长的人来说……
……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跨过路障却一脚踩空并翻滚三百六十度后坐在坑底的太宰治十分懵逼。
一定是黑夜蒙蔽了我的双眼……太宰治自我安慰了一下,拍拍屁股站起来准备爬上去,结果发现这个坑还挺深,怪不得刚才摔的屁股疼。
太宰治蹦了几次之后发现逃脱无望,于是非常淡然地坐下开始打电话。
【Round 1】
“喂?中也你睡了吗?我掉进坑里了……诶?你听我说,别挂呀!”
【Round 2】
“国木田君快来救我!我掉进坑里了!”
“是吗?恭喜。我要睡了,再见。”
【Round 3】
“敦君!我掉进坑里了!快来救我啊!”
“太宰先生不要闹了……我困死了……”
【Round 4】
“喂?芥川吗?我掉进坑里了!……对对对你快来救我出去!”
“不好意思,在下认识的太宰先生绝不会做出这种蠢事……虽然声音很像,但在下不会上当的。”
经过一轮折腾,太宰治的手机彻底没电了。
第二天的新闻头条:一男子深夜翻越路障时不慎跌落坑底,次日被施工队员救出。警方提醒市民注意出行安全。

【373】barter n.物品交换, 实物交易v.物品交换, 交换

“我可以实现你的任何愿望,不过需要等价的交换物~”长着一对尖角的小恶魔在忧城面前飘来飘去,眨着眼睛强调,“任何愿望都可以哦!”
“你可以……让时间倒流吗?”忧城拽着自己的衣摆低声询问。
“诶?这个难度好大的!要用贵重的东西来交换才可以~”
忧城歪着头思索了一会儿,眼前一亮:“只要回到大战前就好了,这样就可以让他赢……”
被忽视的小恶魔不满道:“你还没有用来交换的东西呢,我怎么帮你实现愿望呀?”
“贵重的东西……”忧城扫视着空荡荡的房间,最后指了指自己,“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
等到合适的时机了……墨野继义放下炸弹后转身离去。背后畸形的怪物眼中流露出心满意足的神情,在火光中化为灰烬。
【好像又有点意识流???】
【大概是兔兔获胜以后的事情……想把小老鼠救活什么的,但是愿望已经提过了,所以整个人负能量爆棚召唤出小恶魔的故事……最后就是原作结局啦_(:з」∠)_】

【374】baseball n.棒球, 棒球运动

【出于被球砸过的阴影,我对这种运动好感度极低(눈_눈)】
【所以极其短小_(:)」∠)_】
太宰治受伤住院了。
经国木田独步冷静分析,应该是真的。
“我的脑袋已经这样了耶!怎么可能是假的!”太宰治委屈。
中岛敦假装分析实则脑洞大开:“这个严重程度……难道是车祸?或者是殉情失败……”
“车祸怎么可能只有头受伤啊!敦君不要乱猜了……是棒球啦……”
“骗人的吧!棒球能砸成这样?!”
“中也扔的,你说呢?”

【375】basement n.地下室, 墙脚

【晓薛_(:з」∠)_】
【表面人民警察实则反社会的道长和表面新时代好青年实则反社会的洋洋】
【有黑化XD】
距案发时间已经过了一个月,只有晓星尘还坚信那个少年就是凶手。
到底是怎么销毁证据的……好想知道……
“晓警官,算我求你行吗,别再查我了,你这一个月都来几回了?”薛洋一打开门就看见晓星尘戳在门口,条件反射就要关门。
晓星尘先他一步闪进屋里:“只要你告诉我真相,我就不查了。”
“你当我傻啊?我告诉你了,你转头就去公诉。”
“我发誓只要你说了,我就不再管这件事。”
“行吧行吧,信你一次……”好奇心太强可不是好事,就算你知道了,也没机会说出去的。
地下室的角落里堆积着受害者们的尸体碎块,鲜血在水泥地上凝结。侧面的墙上钉着几只残缺的左手,血腥味和消毒水的气味混合在一起。晓星尘皱了皱眉,回过头等着薛洋的解释。
薛洋不紧不慢地拆了颗糖扔进嘴里,笑道:“真相就是你看到的啊,证据都在我这,怎么可能被你找到……说起来,你的手也很好看啊,不如送给我怎么样?我会好好保存的……”
“从一开始就猜错了吗?不一定要销毁,藏起来也可以……居然会在最简单的地方犯错,现在补救也来得及吧……”晓星尘退开几步,刀锋从眼前划过,“安眠药该起作用了。”
“你……什么时候……”薛洋手里的刀掉在地上,视线开始模糊。
“之前的调查并非毫无用处,至少我知道你喜欢吃糖……调包这种事情,你不会不知道吧……”
“又不接电话,这家伙在搞什么啊,”金光瑶扔下手机,“再这样我可要报案去了……”
【说有什么用,你快去啊(눈_눈)】
【不过晓警官是不会给你立案的(´๑•_•๑)】

【376】basic n.基本, 要素, 基础adj.基本的, 碱性的n.[计]BASIC语言, 基本高级语言
【377】basis n.基础, 基本, 根据, 主要成分(或要素), (认识论中的)基本原则或原理

【各种妖怪出没】
【羡薛&湛澄】
【我有病我不吃药:)】
作为一条成精多年的锦鲤,魏无羡得知自己在人间的竹马兼大学室友江澄其实也是妖怪的时候,震惊程度堪比金光瑶发现自己一夜之间长高了十厘米。
“师妹!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你居然不告诉我你是堕天使???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了啊!”
江澄正准备收了羽翼,听见魏无羡的声音,回头就是一个枕头扔过去:“我可去你的吧!再乱叫就打死你……看清楚了,我是大天狗好吧?都不是人,谈什么信任……”
“狗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魏无羡惨叫着冲出宿舍,薛洋正好经过,一把就被抱住了,“洋洋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薛洋气急败坏地把魏无羡从身上扒拉下来,挡开他趁机到处乱摸的爪子:“老子是猫都不怕他这狗子,你一条鱼怕什么?”
“我是锦鲤,锦鲤!说了多少次了……不不不,重点是我居然和一条狗同床共枕了三年多!想想都可怕好吗!”
“锦鲤也是鱼,”蓝湛从走廊的另一端走过来,打了个响指,一个水球凭空出现,精准地砸在薛洋脑袋上,“况且大天狗不是狗。做人要留口德,薛洋同学。”
“老子是妖怪不是人!信不信我九条尾巴抽死你!”九尾猫也属于猫妖,讨厌水是天性,薛洋抖着毛冲蓝湛呲牙咧嘴,被魏无羡拦住了:“瓜皮,你打不过他……”
“说话要讲根据,老子又没跟他动过手,你怎么知道打不过!他除了会放水球还能把我怎么着?”薛洋一脸不服——打架他还没输过。
魏无羡趴在他耳边道:“你在床上能打过我不?”
“你你你……不能怎么了!”薛洋一听就要炸毛,耳朵都冒出来了。他堂堂一代猫妖被条鱼给睡了,想想都丢人。
“那人家蓝湛是河神,一个能打我十个,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薛洋瞬间颓了:“那……那算了……”
江澄收拾完了被翅膀扫的乱七八糟的房间,打开门就看见薛洋一副委屈的小媳妇样,耳朵都耷拉下来了,很是莫名其妙:“魏婴你又把人怎么了?”
蓝湛神色微妙,悄悄给他传音。
“我再强调一遍,大天狗不是狗!还同床共枕……魏婴你很好,今晚不要想进屋了!明天我就买两只狗回来养着……”
“师妹我错了!你千万不要养狗啊啊啊啊啊啊!你让我以后可怎么活啊!!!”
江澄扯着蓝湛砰的一声关上门,隔绝了魏无羡的惨叫。

【378】batch n.(面包等)一炉, 一批

【开发一下这个单词的错误用法】
题目:用“一批”造一个句子。
中岛敦:有一批顾客想吃茶泡饭。
【只有你一个想吃吧……】
中原中也:这一批货什么时候才能到?!
【好强的怨念(´๑•_•๑)】
芥川龙之介:太宰先生又买了一批绷带,还是在下付钱。
【真爱!绝对是真爱!】
太宰治:6的一批?
【零分!!!】

【379】bathe v.沐浴, 洗, (光线)充满n.洗澡

【以为我会写洗澡就太天真了_(:)」∠)_】
【大概是网游?】
【刺客宰&牧师中&战士敦&法师芥】
四个人打副本。
“中也!你是个奶不是输出!快奶我啊我要死了!”太宰治顶着小半管血被boss追着打,能撑到现在全靠风骚的走位。
“自己喝药去!再废话pvp的时候我让你好好沐浴一下圣光!”中也一挥十字架,几个buff给自己加上,气势满满的放出了牧师唯一一个攻击技能,“跑快点,把怪拉稳了!”
原本被拉来当T的中岛敦一脸懵逼,这种局势是上还是不上呢?
“喂,芥川,我们还上吗?”
【对方已将你加入黑名单,语音发送失败】
“哈???”
同样看戏的芥川在队伍频道里打字:等解除了组队,在下第一时间弄死你。
敦:谁弄死谁还不一定呢!
于是双黑在语音里互怼,敦芥在文本框里互怼,从副本里出去的瞬间就分别进了竞技场。
【塑料队友情???】

【380】batter n.击球手v.打坏, 猛击

【我对击球手这个职业心理阴影也相当重=_=】
【今天的单词对我不太友好(눈_눈)】
【所以让我们跳过它_(:」∠)_】

评论(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