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川er_遥遥是小天使呀(๑´ω`๑)

丧气满满

【同人与单词】Day37

#cp:敦芥/卯子/双黑/太敦/中芥#

#前篇戳tag#

#扶我起来我还能写#

#现在唯一的愿望是让我安心当一个死宅#

#不要再叫我出门吃饭了啊啊啊啊(ノ=Д=)ノ┻━┻#

#昨晚发布失败???我要原地爆炸#

【361】barber n.理发员, 理发师vt.为...理发, 刮脸等

【大概是敦芥(´๑•_•๑)】
【微量太敦_(:з」∠)_】
理发师和顾客大概是前世有仇。中岛敦看着镜子里自己依然如同狗啃的斜刘海,觉得这句话说的真没错。
“我刚才不是说,修的整齐一点嘛?”
“可你还说尽量保留原有发型来着!你知道在下有多纠结吗?!”挑染了两撮白毛的面瘫理发师理直气壮地举着剪刀,大有你再说就一剪子戳过去的架势。
很好,现在不仅有仇,还是血海深仇。我不就是没办会员,至于对我的发型下毒手吗?!
“但是如果我再顶着一头狗啃的白毛去学校,就要被拉到全年级面前当成反面典型通报批评,明天你让我怎么活?”
“在下可以免费给你染成黑的。”
“这不是问题的关键!”中岛敦快要炸了,如果能重来,他绝对要换一个理发师。旁边那个叫太宰治的看起来就比这家伙靠谱多了。
正想着的时候,太宰治转过头来:“解决办法也不是没有,要不要试试接发啊少年?只要998!想要什么发型都可以哦!”
“我一个吃土少年,哪来的998啊!”
敦:下次绝对要换家理发店(ノ=皿=)ノ┻━┻

【362】bare adj.赤裸的, 无遮蔽的, 空的vt.使赤裸, 露出

【死宅和话废的爱情故事】
【卯子同岁设定】
房间里没有开灯。墨野继义抱着一个枕头,光着脚踩在地板上,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冰箱门被打开,惨白的灯光有些刺眼。冰箱里几乎是空的,除了几片奶酪——但那显然不能当做晚饭。
又要出门了……好烦……
只穿了短袖短裤就出去实在是个错误的决定,墨野继义在冷风中打了个喷嚏,夏天已经过去了啊,要不要换一身衣服再下来……
“呐……会冷的……”一件外套被披在身上,墨野继义回过头,白发的少年正对他微笑。有些眼熟啊,是邻居吗?
“谢谢。”这种时候该说什么?出于礼貌还是先道谢吧。和人交流真是麻烦……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就站在原地陷入了沉默。墨野继义一阵尴尬,正想着说点什么,少年就开口了。
“对、对不起……我不太会和人聊天……”
“为什么要道歉?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完了完了,果然又说错话,不会伤害他脆弱的心灵吧?
“那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好啊。”在一起而已,还以为是什么……等等,在一起?!我连你名字都没想起来呢!现在拒绝还来得及吗?

【363】barely adv.仅仅, 刚刚, 几乎不能

【啊啊啊这个副词超级普遍啊(ಥ_ಥ)】
【我之前是不是已经用过无数次了OTZ】

【364】bargain n.契约, 合同, 成交商品, 便宜货v.议价

【阴阳师和式神梗_(:з」∠)_】
第一张契约就这样给了莫名其妙的家伙……墨野继义趴在桌子上叹气,想到别人家的式神不说实力如何,总归是个好看的,他这个就……怎么说,颜值还行,衣品堪忧啊……而且三句不离朋友,好像精神也有点问题。算了算了,反正自己以后还会有其他式神的,这个就先凑合用着……
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墨野继义开始和自己的新式神沟通,当务之急是让他把衣服换了。
“忧城,你们式神都穿成这样的吗?”
“不是哦~”只有二十厘米高的小式神坐在桌边晃着腿,两把刀插在尾巴里,怎么看都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那你可不可以换一件衣服啊?”自己毕竟还是个高中生,这种衣服也太刺激了点。
“嗯……可以吧……”忧城把手伸进尾巴里摸了一会儿,奇迹般地拽出一套衣服。四次元尾巴吗?!墨野继义目瞪口呆了一下,想到式神和普通人毕竟不一样,又恢复了淡定的表情。
“就这个吧。”墨野继义松了口气,至少这一套要正常的多。就是看起来像酒吧服务生的制服……感觉更没有杀伤力了喂!难道你的攻击方式就是卖萌吗?!
不过这个尾巴手感倒是不错,墨野继义伸手戳了戳,虽然是软绵绵的但意外的有弹性。要是有个大号的做成抱枕就好了……
【你会后悔产生这个想法的(눈_눈)】
【会有后续吧qwq这是个大坑】

【365】barge n.驳船, 游艇vt.用船运输vi.蹒跚, 闯入

“到底是谁出的主意要在游艇上度假!”国木田独步拦腰抱住试图跳海的太宰治,努力把他拖回船舱里,深刻地体会到了人生的艰难——本来是想要休息的,现在反倒更操心了啊!
中岛敦对此深有同感——不是说度假吗,为什么还是会有生命危险啊!
和港黑众人在另一条船上度假的芥川表示在下真的只是路过,会出手是条件反射的关系……
“啧,怎么在哪里都能看见该死的青花鱼……是我出现幻觉了吗?”中也看到旁边的游艇上活蹦乱跳的太宰治,不禁有些恍惚。
太宰治冲他挥手:“哦呀,蛞蝓也来度假吗?”
啊,不是幻觉……“太宰你找死吗!”
于是就演变成了中也揍宰,敦芥打架,其他人吃瓜看戏的局面——毕竟谁也拦不住他们。

【366】bark n.树皮, 吠声v.吠, 咆哮, 剥树皮

【敦与芥与狗_(:з」∠)_】
“你不要再叫了!在下是不会因此退缩的!快点让开!”
“汪!”
“没用的!在下一点都不害怕!”
“你冷静一点,它只是一只可怜的小狗啊,你看它都在发抖了……”
“你闭嘴!快把它弄走!”
“好好好我知道了……”

【367】barn n.[农]谷仓, 畜棚, 畜舍, 车库

【吃土敦敦的日常?】
【如果武侦没有宿舍XD】
【微中敦向】
“太宰先生!我又交不起房租了!”中岛敦在电话里哭诉他贫穷的人生。他甚至一度产生卖身租房的想法。
“知道了知道了,可是我也没办法啊~”太宰治站在天桥上纵身一跃,“我还要入水,先挂了……”
就知道太宰先生不靠谱……中岛敦认命地去网上找房屋出租的信息。
【车库出租一年3000】
啊,这个不错。
和中介联系的很顺利,等到实地考察的那天,某敦终于感受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咦?中、中原先生?!”
“侦探社的?七十亿……啊不,中岛敦?”
“我记得你没有车吧?”
“咳……没有……我打算住这来着……”
那一天中原中也感受到了武装侦探社对社员的待遇之差,并对太宰治的生活现状幸灾乐祸了一番。顺便给吃土少年中岛敦交了房租。
“真的只是顺便!谁叫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面对首领的迷之微笑,中也如是说。

【368】barometer n.气压计

【太敦?】
又中了奇怪的异能……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中岛敦站在镜子前面,自己脑袋顶上那个气压计的数值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降低。
如果高兴的话数值会上升吧……可是完全高兴不起来……就这样去上班好了,找太宰先生解除异能吧……
“太宰先生呢?”
“你可以去河里找找看……”
“还、还是算了……”国木田先生的气压值超低啊啊啊……好可怕……还是好好工作吧,反正这个异能也没什么太大的影响……
接受委托帮人找猫的时候意外遇到了芥川,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还抱着他要找的那只猫。中岛敦习惯性地瞄了一眼气压计——数值很高,应该可以接近。
“那个,芥川……哇啊啊啊啊啊!你又想干嘛?”在看到自己的瞬间气压骤降还甩出了罗生门……芥川龙之介真是难懂的物种……
不过好歹拿到猫了。无视掉罗生门和猫爪造成的伤口的话,还是挺顺利的。
回到侦探社已经是下午了,疲惫的中岛敦瞥见太宰治正躺在沙发上,已经很低的气压值还在缓缓下降。因为自杀失败心情不好吗……还是等一会儿再过去吧……
“敦君!你回来啦!”
咦?为什么数值突然剧增啊!男人都是善变的吗?等等……我也是男人啊……不!这不是重点!
“太宰先生不要突然冲过来抱我啊!很吓人的!”
“哪有,这可是爱的抱抱哦~”
敦:(*/∇\*)
宰:(*゚∀゚*)
围观众人:(눈_눈)(ノ=_=)ノ┻━┻

【369】barrel n.桶vt.装入桶内

【关于开战前的脑洞】
最先到的某兔兔打算找个地方隐蔽起来,暗算一下后来的人。
然而想藏在桌子底下的时候被尾巴卡住了,柱子不够宽尾巴会露出来……
于是一气之下找了个桶藏进去。
刚保:哥你看这有个桶!
长幸:看着好违和……(打开窗户)扔下去算了。
刚保:没问题!
兔兔:???我还没同意呢?

【370】barren adj.不生育的, 不孕的, 贫瘠的, 没有结果的, 无益的, 单调的, 无聊的, 空洞的n.荒地

【中芥XD】
“……等我们结婚以后就搬到一起住,我在欧洲有栋别墅,到时候按你喜欢的风格重修一下。放心吧我有的是钱……至于孩子嘛……我个人比较喜欢小女孩,爱丽丝酱那样的就挺可爱,如果你想要的话男孩也可以……”
“中原先生你快醒醒,在下不会生孩子。”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