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川er_遥遥是小天使呀(๑´ω`๑)

丧气满满

【同人与单词】Day26

#cp:丑寅/太芥/中敦/敦芥/断罪兄弟/双黑/卯子#

#前篇戳tag#

#我又陷入了对自己文笔的嫌弃之中#

【251】arthritis n.关节炎

【努力提高牛哥情商_(:з」∠)_】
“香奈江,你以后少喝点酒吧。”樫井荣儿又一次把半醉不醒的小老虎背回家,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姶良香奈江躺在沙发上,头枕着他的腿,迷迷糊糊地反问:“为什么呀?”
“喝酒太多容易得病。比如关节炎,脂肪肝,中风,高血压……”
“停停停!我得病、和你又没、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我会心疼的。”

【252】article n.文章, 论文, 物品, 商品, 项目, 条款v.清楚说出adj.表达清晰的
【253】articulate adj.有关节的, 发音清晰的vt.用关节连接, 接合, 清晰明白地说

【师生pa太芥&中敦】
太宰治冷静分析了半天手里这篇论文,发现自己根本冷静不了。
“芥川君啊,你这篇文章表达很清晰,语言很流畅,也引用了不少相关文献,但是……用你的毕业论文来夸我真的好吗?!”太宰治适时激动了一下,又恢复冷静状态,“平时夸一夸也就算了,这要是被其他老师看见,尤其是中也那个小矮子,你就别想要分了……”
“我看你是不想要命了。”中原中也走进办公室,正好听到这一句,但难得没有直接冲上来掐他脖子,而是坐在旁边拿着一份毕业论文陷入沉思。
“太宰先生过奖了,在下会继续努力的,”芥川龙之介认真地点头,“在下这就回去修改。”
太宰治在他身后做尔康手——你刚刚到底听见了什么啊啊啊啊?!
【粉丝滤镜的可怕之处(´๑•_•๑)】
“青花鱼,我怀疑我脑子出了点问题。”中也放下论文,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别说了,就是有问题。诶?蛞蝓有脑子嘛?”太宰治瘫在座位上望天。
“跟你说正事呢!”中也一拍桌子,“这个叫中岛敦的,每次写论文总能拐到茶泡饭上,关键是我为什么觉得没毛病?!”
太宰治拿过论文翻了几页:“这不挺好嘛……从航空航天技术不断进步到茶泡饭的营养价值这个弯拐的是有点大,但也可以接受吧……毕竟人家转折的合情合理啊……”
“我真是受不了了,你班上那个芥川龙之介看着就比他靠谱多了,不如咱们换一下?”
“哈,你先看看他的毕业论文再说。”
“我的妈耶,还是算了吧。而且看了这个我现在突然有打你的冲动……”

【254】artificial adj.人造的, 假的, 非原产地的

芥川龙之介是个人工智能,也就是AI,但他被研究出来不是为了和人下棋的,而是为了提高军队的战斗力。
简单来说,他的任务就是协同作战。至于合作对象嘛……当看到那个顶着杀马特发型的小屁孩时,他宁可去下棋。但看在太宰先生临走前那句“芥川君要加油”的份上,还是忍了。
“你就是人虎?”
“诶?不要直接叫代号啊,我名字叫中岛敦,你是芥川龙之介吧?”
“是。”
“今后请多多关照啦,芥川君~”
“嗯。”
【真实情况?】
芥:“你tm就是在下的合作对象吗?!”
敦:“我我我……我是……(扭头)太宰先生我能不能换一个?!”
宰:“敦君想要什么样的啊?”
敦(小声):“镜花酱就不错……”
宰:“不行不行,镜花酱是红叶大姐的,摸一下都要被砍耶……”
敦(小声):“那就给我换个温柔点的也行啊……”
芥:“没用的,在下听到了。人虎你想死是吧,在下成全你!”

【255】artillery n.炮的总称, 炮兵的总称

【带组合玩的小段子】
炮兵团的新兵中岛敦一开始想不明白,为什么射击训练的时候隔壁班的马克吐温成绩总是第一——都一样是开炮,他怎么总比别人准呢?不光是他,人家整个班分数都不低,基本没人出过前十。
后来太宰治告诉他,人家那是开了外挂,不然你以为马克吐温兜里揣两个小人是干嘛的。

【256】as adv.同样地, 被看作, 象prep.当做conj.与...一样, 当...之时, 象, 因为[域] American Samoa, 东萨摩亚abbr.[军] Air to Surface, 空对地

【不良敦and家教芥】
【这次又是英语】
中岛敦又一次晚了十分钟才到,一开门脸上就被拍了一本笔记。
“啧啧啧,好疼的,下手轻一点啦……”中岛敦接住掉下来的笔记本翻了两页,“这是什么?”
“在下特意给你准备的例句。”芥川龙之介一脸严肃地转笔,有种奇怪的反差萌。
“看什么看,念两句来听听。”
“咳……嗯……I'm as stupid as a pig. As you can see, my hair style is so terrible……”中岛敦没念几句就发现不对,“这都什么啊?”
“不觉得很适合你吗?”
“我竟无言以对……”
“那就别对了,赶紧做题。”

【257】ascend v.攀登, 上升
【258】ascent n.上升, (地位, 声望等的)提高, 攀登, 上坡路

积田长幸不知为何得了梦游症。
一天早上起来,他发现自己不在床上而是在浴缸里躺着,在积田刚保再三声明不是他干的之后,心情变得极为复杂。
第二天出现在阳台上,第三天在沙发上,总之每天早上醒来都是个惊喜。
积田刚保决定搞清楚这件事,于是在哥哥睡着后暗中观察,迷迷糊糊地看到他哥以平躺的姿势缓缓上升,身上还盖着被子……哦,被子掉下来了。积田刚保目瞪狗呆地看着他哥和天花板对视了一会儿之后开始往外面飘,看样子应该是厨房的方向。
现在叫醒他可能会出事……积田刚保冷静分析了一轮,决定先睡再说。
积田长幸那天是被冻醒的——厨房的地砖真凉啊……于是当天晚上他一气之下找了根绳子,把自己拴在了床上。
嗯,梦游症治好了。

【259】ascertain vt.确定, 探知

有一天中原中也接到了中岛敦的电话。
“中原先生,我有事情和你说,太宰先生在网上和可爱的女孩子聊天。”
“你怎么确定的?”
“假装女孩子跟他聊天的就是我呀。”
中也一脸呆滞地拿着手机——还有这种操作???那为什么要说出来???
中岛敦继续说道:“本来是想报复太宰先生害我连着好几天加班的,但现在出了点问题,芥川不小心看见了聊天记录,以为我要给他扣绿帽子,正追杀我呢,你快跟他解释一下……”
电话突然挂断了。
中也为七十亿默哀一秒,然后去找太宰治算账了——就算是假的也不行!
“人虎!在下还没说完你跑什么?!”芥川终于把中岛敦拦住了,顺便没收了他的手机。
“你你你……想怎样?!”
“以后这种事情,就交给在下来做吧!”

【260】ascribe vt.归因于, 归咎于

“这件事并不能归咎于你,”一名将领走进病房,看了看病床上支离破碎的尸体,又转向旁边坐着的少年,“增援不及时,我们也有责任。”
少年低垂着头,小声说道:“是我的错。如果不是为了救我,他怎么会……如果可以的话,请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当然可以。”
“呐呐,墨野君,不要伤心了,不是还可以……拼起来嘛~”忧城晃了晃脑袋,左手“不小心”掉在墨野继义腿上。
小老鼠炸着毛甩开忧城到处乱摸的爪子,气哼哼地坐回去:“谁伤心了!早就知道你死不了……”他才不会说自己当时差点哭出来呢。
毕竟这是唯一能让两个人都活下来的方法啊。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