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川er_遥遥是小天使呀(๑´ω`๑)

丧气满满

【同人与单词】Day23

#cp:敦芥/宁羡/卯子/双黑/太敦/中敦#

#前篇戳tag#

#考试使我恢复正常作息hhh#

【221】aptitude n.恰当, 才能, 聪明, 自然倾向

“敦君在这方面意外的有天赋嘛,很受女孩子欢迎啊~”太宰治坏笑着瞄了一眼不远处的蒙哥马利,果不其然得到镜花带着杀气的白眼一枚。
中岛敦抱着头趴在桌子上装死:“我可不想要这种才能......”
“有什么不好嘛,这样就很容易找到美丽的小姐殉情了耶,不是非常令人愉快吗?”
“算了吧......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就是的,还要请我吃汤豆腐呢,”镜花举着从中岛敦那摸来的钱包,“饭后甜点就去吃可丽饼好了~”
“好、好的......”中岛敦预感到接下来的两周自己又要吃土了。

【222】aquarium n.养鱼池, 玻璃缸, 水族馆
【223】aquatic adj.水的, 水上的, 水生的, 水栖的

横滨水族馆里新来了一条白色的海豹,听说是变异品种,珍稀的很,黑市上能卖到七十亿。按照惯例,饲养员太宰治给它起了个名叫中岛敦,和原来的那条黑色海豹放在一起。
然而名叫芥川龙之介的黑海豹非常不高兴,见到中岛敦的第一面就给了它一巴掌算是打招呼,然后扭着身子跑到池子里去了。
太宰治一脸懵逼——芥川平时挺乖的呀,今天这是怎么了?
中岛敦也很懵逼——为什么打我???
圆滚滚的白色小海豹委屈巴巴的瘫在地上肚皮朝天,最后被太宰治抱起来,也放进了池子里。
芥川把脑袋搭在池子边上,冷眼旁观太宰治对中岛敦各种关心各种照顾,心里贼不平衡。
晚上吃饭的时候,芥川趁着太宰治不注意,叼起中岛敦的鱼就跑,临走前还不忘再拍它一巴掌。
中岛敦很委屈,追上去哼哼唧唧的拱它——你凭啥老针对我?
芥川心道:就凭太宰先生因为你忽视我!
当然这话不能说出来,芥川越想越气, 不咬这家伙不足以泄愤,刚张开嘴,中岛敦见势不好赶紧开溜,芥川在后面追,两条海豹滚成一团。
宰:嗯,看来它们两个相处的很好嘛,这我就放心了。
敦:不!一点也不好!太宰先生快救我!
芥:你还想跑?!给我回来!看我不咬死你!
ps:隔壁玻璃缸子里的小电鳗樋口一叶非常崇拜芥川龙之介,老想着混到海豹馆里去,甚至以为自己就是只海豹,天天吵着要上岸去找芥川前辈玩。
和它住在一起的电鳐中原中也简直操碎了心——电鳗和海豹是两个物种!!!你是水生动物啊,水生的!不能上岸!!!

【224】arable adj.可耕的, 适于耕种的

“魏无羡!”温情气急败坏的拍着门板大喊,“我是不是跟你说过这地不适合种土豆?你怎么又偷拔我的萝卜苗?!”
魏婴正和温宁逗着温苑玩,听见温情的声音就知道大事不好,边跑还边念叨:“我明明做的很隐蔽啊,居然被发现了......”
“公子,土豆苗和萝卜苗长得一点都不像的。”温宁抱起阿苑,也跟着他跑。
“啧,大意了,我居然没有想到,”魏无羡一拍脑袋,又想出一招,“不过没关系,我画一个能改变土质的符不就行了嘛,到时候想种什么就种什么哈哈哈哈我真是天才!”
“嗯,公子真聪明。”
“我怎么觉得你不像是夸我?”
“没有啊,公子真的很聪明。”
“算了算了,诶你快掩护我一下,别让你姐发现了......”
温情黑着脸把魏无羡从自家弟弟身后揪出来:“还想往哪躲啊?罚你下山给我买两斤萝卜去!不许带着阿宁,自己扛回来!”
“不要啊我错了!!!”
“快去!”

【225】arbitrary adj.任意的, 武断的, 独裁的, 专断的
【226】arbitrate v.作出公断

【律师子and杀人犯卯】
【没营养的小段子】
【大概是两个人的来世?】
【兔兔是有前世记忆的】
给一个不靠谱的被告当辩护律师是极其痛苦的一件事,墨野继义现在就觉得一阵阵的头痛和胃痛,而罪魁祸首正专注的逗怀里抱着的兔子。出于职业道德,尽管这案子胜算不大,墨野继义还是打算全力以赴的,奈何被告根本不配合,这都两个小时过去了也没说出点有用的东西。
“忧城先生,您真实的杀人动机到底是什么?”
“我都说了嘛......是想和他、做朋友啊。”
墨野继义一翻白眼,简直想找块豆腐撞死。这算什么动机?难道辩护的时候要说“被告只是出于对朋友的渴望才犯下罪行,请不要武断的认为他是恶意伤人”这种话吗?!光是想想就已经够折磨人了!
但是......看他这个单纯的要死的样子,说不定真是那么想的......算了,先不说这个,墨野继义揉了揉太阳穴,打起精神继续进行没营养的交流。
“只有这一点吗?”
“嗯......还有、想见你。”
“什么?”
“我喜欢你呀,这样就可以、见到你了~”
这是我见过最皮的犯人,没有之一。墨野继义的脑袋更疼了:“好好好,等你判了无期徒刑,我天天去看你。”
于是庭审时,墨野继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刑期减到十年,法官准备作出判决的时候,忧城突然搞事:“我要求、给我判无期徒刑!”
“那么应被告的要求,改判无期徒刑。”
墨野继义差点没晕过去——自己那两个小时都白说了!!!
忧城:耶!可以天天看见墨野君了!

【227】arboreal adj.树的, 乔木的, 树栖的

【树袋熊和猫鼬真的超可爱qwq】
太宰治是一只来自澳大利亚的树栖有袋动物,也就是考拉,俗称树袋熊。动物园里有很多只树袋熊,但太宰治很出名,因为他总想着自杀,比如在吃东西的时候突然松开爪子做自由落体运动,把饲养员国木田独步吓出一身冷汗,然后再无比惊险地落在低处的树枝上。一般这种情况下另一只树袋熊中岛敦也会被吓得不轻,手上的食物十有八九会掉下去,然后被太宰治捡走。国木田操碎了心也没能让太宰治改掉这个毛病,自己倒是一看见太宰治就隐隐胃痛。
树袋熊隔壁是一群猫鼬,有一只名叫中原中也的,没事就和太宰治隔着铁丝网抓来抓去,然后被各自的管理员抱走。还有一只叫芥川龙之介,最大的梦想就是爬过铁丝网去找太宰治,可惜一次也没成功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它和中岛敦也开始隔着铁丝网抓来抓去,可能是被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传染了吧。

【228】arc n.弧, 弓形, 拱
【229】arch n.拱门, 弓形结构, 拱形v.(使)弯成弓形adj.主要

【智障的甲方和乙方hhhh】
建筑设计师中岛敦非常苦恼,自从接了这个项目,脱发日益严重,已经用上防脱洗发水了,偏偏甲方还很事多,一会改这个一会改那个,一个小花园的拱门就改了七八回,非说弧度看着不顺眼,中岛敦没办法,干脆把原稿发过去告诉他改过了,结果他居然说没问题了!!!那我之前改那么多遍是干嘛呢......
然而这还不算什么,中岛敦前两天废寝忘食的搞出一个鱼池子,自觉十分符合要求,结果被一票否决了,气的直想挠墙。
他受不了了,敲着键盘和甲方理论:“太宰先生您这就过分了啊,我可都是按您的要求设计的。”
“那是我当时的要求,现在换了。”
中岛敦隔着屏幕都能想象到太宰治的无赖模样,后悔的要死——当时怎么就答应他了呢!一定是因为颜值,嗯,就是因为颜值。

【230】archaeology n.考古学

【微all敦向】
考古系的学生几乎都是无神论者,中岛敦也不例外,但眼前发生的事正在强迫他重塑自己的三观。
下午亲手从土里抠出来的壶上面坐着一个披着风衣戴着帽子的小人,声称自己是这个神灯的器灵,并用极其嫌弃的眼神扫视着自己的房间。
中岛敦无端觉得自己也在被嫌弃之列,然后小人就开口了:“没错,我就是在嫌弃你。”
“你、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中岛敦又一次受到了惊吓。
小人不屑地哼了一声:“我可是器灵,这有什么不会的?”
中岛敦还是有点怀疑——这么个简陋的水壶还能有器灵?
“都告诉你这不是水壶了!!!”小人气的跳脚,打死他的心都有了,“这是盏灯啊!!!要不是你体质特殊,我才懒得理你!”
“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嘛......但是我体质特殊是怎么回事?”
“哎呀,蛞蝓的意思就是你只要接触过本体,就可以看见我们啦~”房间角落里传来一个声音,中岛敦惊恐的回头,发现导师借给他做研究用的古埃及面具旁边也出现了一个小人,身上缠满了绷带,像个木乃伊似的,还套了一件风衣,正笑着跟他挥手。
“就是这个意思......嗯?死青花鱼你刚才叫我什么?!”
中岛敦坐在床上托着腮看他们两个打架,还是有种不真实感,然后他的腰就被狠狠的戳了一下。
“喂,你这讨厌的家伙,快去把那兜橘子从我旁边拿走,最好能换成无花果。”穿着小洋裙和黑风衣的小人毫不客气地给他下命令。中岛敦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了前两天挖出来的青花瓷茶杯和同学寄放在这的橘子。
“是是是,我去拿走......”中岛敦捂着腰往那边走,心里一阵憋屈——这叫什么事啊,难不成我以后都不能碰文物了?
后来他才知道,连普通的东西也不能乱摸。这是去了一趟俄罗斯又带回来两个麻烦小人的血的教训——存了十年的伏特加也就算了,谁也没告诉我刚生产一年的俄罗斯套娃也有器灵啊!!!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