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川er_遥遥是小天使呀(๑´ω`๑)

丧气满满

【同人与单词】Day22

#cp:断罪兄弟/卯子/双黑/敦芥/太芥/晓澄/丑寅#

#前篇戳tag#

#晓澄太冷就不打魔道tag了qwq#

【211】appraise v.评价
【212】appreciable adj.可感知的, 可评估的

【接昨天的卯子qwq】
墨野继义接受完采访困的不行,正打算回家睡觉,突然接到积田刚保的电话。
“喂?墨野继义吗?快来把你家兔子领走!我受不了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已经接近崩溃了。
“他怎么和你在一起?”墨野继义最先想到的问题让积田刚保又是一阵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饶了我吧!我们只是在战场上碰到了啊啊啊啊啊啊!”
“不用理那个笨蛋,”手机似乎被积田长幸拿过去了,“忧城这家伙,不小心看到了你刚刚的采访直播,然后又听到了你对他的评价,怕是高兴疯了,正抱着尾巴满地打滚。哦,前一秒还抓着本大爷的肩膀晃来晃去。”
“是吗?那你们先帮我照顾他一会儿,等我补个觉再去接他。”
“你还有没有人性啊啊啊啊啊啊啊!”积田刚保的惨叫声穿透力实在太强,墨野继义感觉他仿佛就在自己耳边大喊,困意瞬间没了一半。
“要不你们让他自己回来?”
“……还是算了,本大爷可不觉得他能从南太平洋的不知名小岛自己跑回日本还不迷路。”
“那这样吧,你们要是实在受不了了,就抓条鲨鱼给他宰了让他骑着回来。”
电话瞬间被挂断。
墨野继义:我说错什么了吗?这办法不是挺好???
但墨野继义仍然低估了忧城的兴奋程度。
从某种程度上说,应该叫痴汉力更合适。
“墨野君来接我了吗?!”忧城如同脱缰的野狗【不】一般扑上来,墨野继义连忙一闪身躲过去——这家伙力气有多大他可清楚得很,万一被扑到地上就丢人丢大发了。
忧城抱着尾巴在他身边转来转去:“墨野君上电视的样子、超帅的!墨野君穿西装真可爱!我超喜欢!”
墨野继义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已经开始弹幕吐槽刷屏了——我都困成那样了怎么看出帅的?!难不成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还有你说就说为什么要绕着我转圈圈???
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让忧城平静下来之后,墨野继义看向一边目瞪狗呆的断罪兄弟,非常淡定的说道:“我马上带他走,辛苦你们了。”
“好好好,慢走不送……”兄弟俩如释重负的挥手——可算是走了!半天下来他们差点被折腾死。
“积田刚保!本大爷看你以后还敢乱捡东西回来!!!”

【213】appreciate vt.赏识, 鉴赏, 感激vi.增值, 涨价

每次太宰治在无理要求被拒绝后,都会怀念一下当年刚把芥川兄妹俩捡回来时的好日子。
“你说那时候你多可爱啊,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我说什么听什么,哪像现在……”太宰治裹着被子在床上一边翻滚一边念叨。
芥川龙之介面无表情地叉着腰,丝毫不为所动:“但这不是您不叠被子的理由。”
“啊啊啊……就当报答一下我对你的知遇之恩了好不好……”
“那太宰先生自己叠被子,就当是表达一下对在下让你拥有男朋友的感激之情怎么样?”
“哇啊啊啊龙之介学坏了啊啊啊啊ヘ(;´Д`ヘ)居然不帮我叠被子嘤嘤嘤……”
芥:哒宰桑怕是吃了毒蘑菇(눈_눈)

【214】apprehension n.理解, 忧惧, 拘捕

【警察敦and卧底芥】
“你……你被捕了!”中岛敦自己听着都觉得这话一点气势都没有,旁边的芥川龙之介更是直接笑了出来——嘲讽的笑。
“真是没用的家伙。”芥川哼了一声,也不知说的是谁。
“他可是重要的证人,目前人手不够,敦君就暂时负责看管他好了。”太宰治留给中岛敦一把枪就走了,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解决。
凌晨两点钟,中岛敦听到背后的脚步声,条件反射般回过头想要拔枪,但已经晚了。冰冷的枪口抵在太阳穴上,芥川龙之介冷漠的脸从阴影中浮现。
“你这是……干什么?”
“杀人灭口,”芥川举起另一只手里的枪,打穿了证人的头颅,“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怎么说也做了两年多的同事,说不定我还能留你一命。”
中岛敦沉默了一会儿,刚想开口,只听一声枪响,子弹打在芥川的手上,枪也应声落地。太宰治不知何时出现在房间里,身后跟着一队武警。
“做的很好,敦君,”太宰治笑着走过来,扔给他一副手铐,“接下来也交给你了。”
芥川龙之介站在原地,鲜血从指尖滴落。他神情复杂地看向太宰治:“太宰先生,首领不会放过你的。”
“我当然知道。”
中岛敦好像想明白了什么,走过去给他戴上手铐,声音坚定却冷漠:“你被捕了。”
芥川龙之介破天荒的勾了勾嘴角:“这才像个警察的样子。”

【215】apprentice n.学徒, 徒弟v.当学徒

【晓星尘x江澄】
【时间线错乱系列】
“哟,这是谁啊?魏婴你收徒弟了?”江澄一边说着一边在那少年头上摸了一把,“挺可爱的嘛。”
魏无羡正蹲在地上戳刚长出来的土豆苗,听见这话直接跳起来了:“师妹你可别开玩笑,这是我小师叔!”
“谁是你师妹!”江澄怼他一拳,弯下腰和穿着白衣的少年对视,“你叫什么名字啊?”
“晓星尘。”
魏无羡戳土豆苗的功夫,江澄和晓星尘已经相谈甚欢了,相约一会儿去莲花坞玩。等到他终于发现事情不对的时候,江澄已经带着晓星尘准备御剑往云梦去了。
“诶师妹你们怎么就走了?师祖可是交代过让我照顾小师叔啊!”
“你先管好你自己吧……”江澄抱着晓星尘溜的飞快。
“啊啊啊啊师妹真是见——嗯?不对……小师叔也不能算是‘色’啊……那要见什么忘友呢?”
【其实就是见色忘友呵呵呵】

【216】approach n.接近, 逼近, 走进, 方法, 步骤, 途径, 通路vt.接近, 动手处理vi.靠近

中原中也放下手里的文件,狐疑的盯着在他周围转来转去的太宰治:“你接近我是不是有什么目的?”
“诶?哪有啊?”太宰治摊手作无辜状。
“哼,无事献殷勤,非常有问题!”
“错!是非常喜欢你!”太宰治从怀里掏出戒指,出其不意的单膝跪地,“我刚才是骗人的哦~当然有目的啦,就是向中也求婚呀~中也愿不愿意嫁给我呢?”
“不愿意!”中也忍住踹他一脚的冲动,“回去老老实实等着我娶你吧!”

【217】appropriate adj.适当的

捕食者总是善于等待的,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将猎物一击毙命。
不知道这样的原则适不适用于恋爱。
姶良香奈江在战争中是优秀的“捕食者”,但对战场以外的东西就完全不熟悉了。
但如果是表白的话……也差不多吧?好像都是时机的问题?她记得闺蜜是这么说的。
【闺蜜:不不不这个差很多啊Σ(゚д゚lll)】
那么现在算不算是合适的时机呢?
樫井荣儿正埋头于一大盘咖喱饭,吃的十分投入,估计自己叫他一声都不一定能听见。
算了,等他吃完再说。要有耐心。
一个小时后。
“你……你吃饱了吗?”
“啊,还没……再加一份蛋炒饭好了。”
算了,老娘没有耐心了。
不行,他肯定喜欢温柔矜持的女孩子。
要忍住。要矜持。
看来他吃不完了……老娘还是喝酒吧。
【今天的香奈江依旧没有表白成功】

【218】 approve vi.赞成, 满意vt.批准, 通过v.批准

【哒宰日常搞事】
【社长不在家系列hhh】
“国木田君!我们去吃火锅好不好?”太宰治一脸兴奋的旋转跳跃。
“不好!现在是工作时间,而且这不在我的预算之内!”
“那我们来举手表决好不好嘛?”
“啧,随你吧。”
“好耶!同意去吃火锅的人请举手!”
敦(举手):冬天吃火锅确实很幸福啊,如果有茶泡饭就更好了。
贤治(举手):最好是牛肉火锅!
谷崎直美:哥哥去我就去~~~【眼神:我超想去的哦,不举手后果严重哦~】
谷崎润一郎(果断举手):我……我觉得是个好主意。
与谢野(举手):正好没有事,也带上我吧。
乱步(举手):回来的路上记得买零食哦!
“诶?!连乱步桑也……那就没办法了……”国木田一阵胃痛——都怪混蛋太宰!
“全票通过!!!耶!吃火锅去啦!”

【219】approximate adj.近似的, 大约的v.近似, 接近, 接近, 约计

【还是熟悉的设定XDDD】
【不良敦and家教芥】
【芥芥十项全能什么都能教】
“中岛敦,你最好考虑清楚,这道题到底选什么?”芥川龙之介瞪了他一眼。
“这个……选……选2B啊……”
“在下觉得你就是个2B,”芥川又捏断一支铅笔,“连方差都能算错你还想不想毕业了?”
“那……24.35不是约等于24.4嘛……”中岛敦委屈巴巴的抽鼻子。
“人家让你保留四位有效数字诶!”
中岛敦果断认怂——不然又多做十道题:“知、知道了啦……下一题,下一题。”

【220】apt adj.易于...的, 有...倾向的, 灵敏的, 灵巧的, 适当的, 切题的, 敏捷, 倾向是

【还记得人格分裂的忧城君嘛ψ(`∇´)ψ】
墨野继义隔着铁栏杆和忧城对视,听说这家伙的暴力倾向减弱了不少,可能是因为和他在一起的缘故?说不定以后治这种患者只要让他谈个恋爱就好了……等会儿,我瞎想什么呢?
“墨野君还好吗?”忧城坐在地上歪着头看他。
“呃……没事。你最近感觉怎么样?”
“很好啊~如果墨野君能抱我一下就更好了~”忧城笑着眨了眨眼,换来墨野继义一个大大的白眼。但从开始交往到现在,他们一直都隔着栏杆交流,顶多也就是拉拉小手,偶尔亲一个,还是忧城在地上撒泼打滚求来的,至于抱抱的次数四舍五入一下根本就等于零。墨野继义突然觉得这家伙和那个轻微话痨的小流氓越来越像了。也许这是好事,毕竟同时和三个人格谈恋爱实在是让人脑痛。
“好了好了,给你抱一下。”墨野继义走过去,双手穿过栏杆的间隙,轻轻地环着忧城的腰。
忧城也抱住他,顺便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啊啊,墨野君最好了~”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