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川er_遥遥是小天使呀(๑´ω`๑)

丧气满满

【同人与单词】Day19

#cp:敦芥敦/双黑/卯子/中敦/断罪兄弟#

#前篇戳tag#

#画风正常了#

#昨天胡言乱语了一波#

#被辣眼睛都是我的锅#

#我的内心已经毫无波动#

【181】antenna n.天线

【没cp的日常向】
中岛敦第一次上班迟到了,其实他根本不想来的,奈何想到国木田先生又要操心,良心隐隐作痛,只能顶着别人看傻子的目光走进了侦探社。
然而这种目光并不会就此消失。
太宰治本来没精打采的瘫在办公桌前,看见他脑袋上顶着的东西,差点笑到满地打滚。
“敦君头上那个……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难道是天线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
但中岛敦并不能反驳——因为那就是根天线,大概十厘米长,稳稳的竖在他脑袋上,怎么也弄不下来,还会随着他的动作晃来晃去。
“混蛋太宰不要笑了!”国木田独步从电脑前抬起头,正好看见中岛敦站在那,不禁呆滞了一秒,然后非常不厚道的开始憋笑,“咳……来了就快去工作吧……咳咳……”
国木田先生不要假装咳嗽用手捂嘴了,我看见您在笑了。中岛敦生无可恋。
“好了好了,肯定是出了意外才会这样嘛,”镜花走过来安慰他,“中午去吃茶泡饭怎么样?”
“好啊!”中岛敦瞬间兴高采烈,然而他头上的天线也跟着高兴了一下,正以非常高的频率晃来晃去。
“噗——哈哈哈……”镜花到底还是没有憋住,不过相比之下,她已经笑的非常矜持了。
中岛敦十分低落,于是天线也跟着没精打采的弯曲着。
“太宰先生,快碰我一下……顶着这么个东西太难受了……”
“嗯……看在你今天还要出任务的份上……”太宰治走过来,在他头上揉了一把,天线果然消失了,但太宰治觉得周围人的眼神不太对劲,条件反射般地伸手一摸——嗯?为什么长在我头上了?!
“敦君别跑!快让我摸回来!”

【182】anthem n.圣歌, 赞美诗
芥川龙之介是个天使。这话说出来十个人有九个不信,剩下的那个刚看见他就吓跑了,哪管他是个什么。
于是他非常不开心——你们歧视穿黑衣服的天使!但中原中也友情提示他:这不是衣服的问题,如果只看脸的话,你和恶魔确实没有区别。
然后他更不开心了——你们歧视表情严肃的天使!于是太宰治友情提示他:就算把脸挡住,你说话的声音听起来也和恶魔没区别。
他现在极其不开心——你们歧视声音难听的天使!
虽然长得像恶魔,但芥川龙之介本质上毕竟还是个天使,喜欢到教堂去听赞美诗,尤其是在被人说了像恶魔之后不高兴的时候。
有一天他像往常一样去了教堂,无意间发现角落里蹲着一个脏兮兮的小团子,跟着唱诗班的节奏哼着断断续续的调子。
啊,他的声音真好听……芥川龙之介感觉心上中了一箭,虽然那个到处乱射箭的小天使并不在这——这就是爱情吧!
【快醒醒,就算你是天使,也要三年起步的!】
芥川龙之介尾随了小团子好几天,知道了他叫中岛敦,今年六岁,是个孤儿,父母被当成异教徒烧死了,因此被镇上的人嫌弃。
好可怜的孩子……但他的声音真是太好听了,可惜他平时不怎么说话。
又过了好几天,芥川龙之介终于鼓起勇气出现在他面前。
“你是谁呀?”小团子中岛敦并没有害怕,而是一脸好奇。
“在下名叫芥川龙之介,是个天使,”他顿了顿,看到小家伙没有要被吓哭的意思,继续说道,“你的声音很好听,可以……给在下唱首歌吗?”
尽管他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温柔一点,但是这句话仍然和“可以把你的灵魂交给我吗”听起来没什么区别,尤其是配上他有些沙哑的声音之后。
“可是我不认字,没办法唱的……”中岛敦委屈巴巴的低头,眼看就要哭出来。
“没、没关系!”芥川龙之介手忙脚乱的安慰他,“你那天唱的……就很好听!”
“真的吗?”中岛敦犹豫了一下,开始轻轻地哼唱那段旋律。
啊,神啊,在下恋爱了……芥川龙之介拉起他的手:“在下愿意守护你一辈子,那么,你愿意只为在下一个人歌唱吗?”
“我……我愿意!”
要是太宰治在的话,肯定又要吐槽这简直是恶魔诱惑人类出卖灵魂的现场,应该让地狱里那些家伙上来好好学习一下了。【然而他正忙着勾引美丽的小姐和他殉情(눈_눈)】

【183】anthology n.诗选, 文选

【三次中也作品乱入XDDD】
“这是什么?蛞蝓也会写诗吗?”太宰治举着一本书,封面上写着《中原中也诗选》。
“什么……”中原中也愣了一下,“我可没有写过……喂!给我看一眼啊!”
太宰治一只手把书举过头顶:“不给!中也自己来拿啊~够不到吧略略略~”
“啧,这可是你自己找揍……”
【今天老子就要踢爆你的狗头.jpg】
【由于以上画面过于血腥暴力,我们不做详细描写(´๑•_•๑)】
“虽然我确定自己没写过这种东西,但是读来还挺对我胃口的……”
“切……写的简直和中也的品味一样差……”
“什么?!青花鱼你给我站住!”
【于是新一轮的追打开始了(눈_눈)】

【184】anthropology n.人类学

【又是本人不擅长的领域了qwq】
【等考完试去学习一下这个东西】
【毕竟不想瞎扯_(:з」∠)_】

【185】antibiotic n.抗生素adj.抗生的

【末世丧尸paro】
距上一次听到总部传来的通讯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墨野继义关上无线电装置,心里已经不抱太大希望了。
据说新型的抗生素已经研发出来了,虽然不能杀死病毒,但一定程度上可以预防感染。不用想也知道这种好事肯定轮不到他头上,墨野继义背上包,简单收拾了一下本来就不多的东西,从天台离开了基地——街道上挤满了被感染的“人”们,根本没办法活着通过。
一个月后,他终于抵达了总部所在的城市。这里的感染状况比其他地方要严重的多,墨野继义站在楼顶观察着下面的情况,试图找出一条安全的路线。
“你是谁?”
背后传来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回身就是一枪,打在那人身前的地面上。
“别过来!站在那别动。”墨野继义毫不掩饰自己的敌意,毕竟生命比什么都重要。
“我……我不会、伤害你的,”来人是一个白发的少年,怀里抱着一只兔子,“我很喜欢你,想和你做朋友。”
墨野继义注意到,少年的眼睛有些异样,是和那些“人”一样诡异的黑红色。虽然言行很奇怪,但他没有失去理智……为什么?
他指了指远处的总部大楼:“我要到那去,很危险,你要和我一起吗?”
“好啊!我带你去!”少年自动忽略了“很危险”三个字,高兴的快要跳起来了,拉起他的手就往楼下跑。
“等等!下面有……”墨野继义话说到一半就咽回去了——刚才有感染者四处游荡的大楼现在空无一“人”,而且他们一路上都没有受到任何攻击。
“别怕,我不会、让他们咬你的,”少年一边跑一边回过头对着他笑,“他们都……很听话的。”
听话?这是什么形容词……墨野继义突然想起一个传闻,说这次灾难是实验失败的结果,携带着感染性病毒的实验体出逃从而造成了现在人类几乎灭绝的局面。现在看来那并不只是传闻。可是从来没人说过,实验体是人类,还保留着自己的意识。
是不是只要杀死他,一切就会结束了?
“这个给你~”少年轻车熟路地找到了总部的实验室,从保险箱里拿出了抗生素。墨野继义看着被撕开一个口子的铁皮箱,心里庆幸了一下还好刚才没动手。他接过针筒,蓝绿色的溶液缓缓注入体内。
“啊……现在我可以亲你了~”少年露出一个微笑。
“嗯……”墨野继义有点走神,答应完了才发现哪里不对,“啊?什么……”
【私设病毒的传播方式和艾滋病有相似之处,如果不知道请自行百度(´๑•_•๑)】
【手动打码.jpg】

【186】anticipate vt.预期, 期望, 过早使用, 先人一着, 占先v.预订, 预见, 可以预料
【187】anticipation n.预期, 预料

【酒后乱性……之后XDDD】
“又被拒绝了耶……”中岛敦垂头丧气的坐在沙发上,“中原先生忙到这种程度吗?虽然早就预料到了……”
“我倒觉得他只是在逃避而已,”太宰治溜过来坐在他对面,“没想好怎么面对你所以干脆就拒绝见面。蛞蝓总是这样啦~毕竟这种事情实在是难以接受了一点……”
“那要怎么办啊……”
“我来帮你约他好了~”
“真的吗?太宰先生真是好人!”
然而事情并没有像他预期的那样发展。
“居然是情侣餐厅?!青花鱼你脑子进水了吗?”中原中也走进餐厅时才发现不对。
“中也不要激动嘛……又不是我要约你。”
中岛敦从一边走过来,简直想给中也鼓掌——这也是他想说的!
太宰治可不想被中也踹上一脚,赶紧溜了,留下他们两个尴尬对视。
“那个、中原先生……”中岛敦试图掩饰自己的紧张,结果更紧张了,连话都说不顺。
“咳……先吃饭吧。”中也尴尬的不行,毕竟上一次见面还是在床上……
等到桌上终于没什么可吃的时候,两个人还是谁都没提那天的事。
中也忍不住开口了:“我觉得吧,这个事……”
“是、是我不对!”中岛敦秒接。
“你闭嘴!”中也一拍桌子,发现中岛敦被吓得不轻,赶紧换语气,“我还没说完呢……”
“那个……我应该对你负责,但是我还不想这么早结婚……”
“那就……不结……”
中也一瞪眼睛,中岛敦又不敢说话了,乖乖缩在椅子里。
“所以你暂时只能当我男朋友了,结婚什么的日后再说。”
“可、可是……现在就是日后啊……”
“哈?”

【188】anticlockwise adj.adv.逆时针的(地)

“把钥匙插进去,顺时针转一圈,逆时针转一圈半……这么简单,真的有用吗?”积田刚保拿着钥匙和一张纸片,一脸怀疑的看向哥哥。
“本大爷怎么知道……反正是他身上搜出来的。”积田长幸指向旁边被冻住的尸体。
积田刚保盯着保险库大门上的锁孔,可惜什么也看不出来:“搞错的话不会爆炸吧?”
“废话真多……快点啊。”
“诶?万一我被炸死了呢?”
“本大爷会记得把你的宠物都烧了,让它们去陪你……”
“哇啊啊啊哥哥真绝情……”
【但最后还是成功了】

【189】Arabic adj.阿拉伯的

一天早上,Harvey趁着客人还没醒,趴在前台和Mr.Crow聊天。
“先生,我想学外语。”
“你已经学会人类的语言了,小鹦鹉,”Mr.Crow把一杯Bloody Mary放在他面前,“要尝一口吗?”
“这不一样,先生,”Harvey盯着那杯血红色的液体看了一会儿,“我对这东西可没兴趣,鬼知道那几滴血是从哪来的……”
“本来也没打算给你喝。我倒是觉得阿拉伯语不错。”
“为什么?”
“这样老板可能会把你送去中东发展业务,听说他们都非常喜欢养些奇怪的宠物,我就不用天天听你那些无用的唠叨了。”

【190】antiquated adj.陈旧的

【小银and镜花】
【迷之邪教???】
【微量芥樋】
“写信这种方式已经过时了啊,还不如当面表白呢……”樋口一叶看着一脸警惕的把信纸藏在身后的小姑娘,有点哭笑不得。
“当面的话……怎么好意思说嘛……”镜花光是想想就会脸红,“再说万一被拒绝了……”
“勇敢一点啦~像我喜欢前辈从来都是直接说出来的!”
然后就会被骂……镜花小声吐槽。
“不管怎么样,既然有了目标就要努力啊!”
“嗯,好的!”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