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川er_遥遥是小天使呀(๑´ω`๑)

丧气满满

【同人与单词】Day16

#cp:双黑/断罪兄弟/敦芥/太芥/中敦/卯子#

#前篇戳tag#

#微量双首领,可以忽略不计#

【151】amid prep.在...中
【152】amidst prep.在...当中

身处猫群之中的太宰治此刻是一脸蒙逼的。为什么自己入水回来家里多了一堆猫???
而且……这些猫长得还挺眼熟?
此刻某只黑猫正花式蹭他的手,几乎都要粘在上面了,另一只白色的则眯着眼睛窝在他怀里打滚。蹲在电脑桌上的橘色猫咪瞪着蓝眼睛冲他炸毛,然后非常玄幻的转过身拿爪子敲键盘。
[青花鱼你这笨蛋!]
[我们被人变成猫了!]
[而且这好像不是异能……]
[芥川已经快把自己蹭秃了也没变回来。]
[社长和首领出差去了,就只有你这混蛋还是个人。]
“咦?真的吗?啊!蛞蝓不要抓我耶!”太宰治话音未落就挨了中也一爪子,脸上顿时多出三道杠,并且收到来自周围十几只猫咪的凝视——你说是不是真的!
中也得手之后心满意足的跳回桌子上继续打字。
[还不快想办法!]
“我能有什么办法啊……这样也不错嘛~”
于是他遭到了所有猫咪的围攻。甚至善良如中岛敦也上去抓了几下。中也下爪尤其狠,除了脸哪都不挠的。
什么叫也不错?!就你没出事是吧!挠死你!
当然过了一天之后出于不知名的原因大家都变回来了。一切发生的如此突然以至于造成了太宰被芥川抱着腰被中岛敦压着胸口,旁边还躺着睡相极差的中也的尴尬局面——谁让你们非要睡一起来着(눈_눈)
据说社长万分后悔自己出差了。

【153】aminoacid n.氨
【154】ammonia n.[化]氨, 氨水

【高中化学课被氨水支配的恐惧(ಥ_ಥ)】
Harvey早上是被一阵奇怪的气味弄醒的,翻身从床上爬起来捂着鼻子冲进大堂哀嚎:“这是什么味道!厕所坏掉了吗?!”
“只是实验时的小意外而已,不要紧张,”Mr.Crow戴着两层口罩,手里还拿着一个烧瓶,“等到它们溶于水之后就没有气味了。”
“天哪,我要等到什么时候去!等等……为什么我嗓子有点疼……”
“因为氨气有刺激性。”
“我……我要出去呆会儿……”

【155】ammunition n.军火, 弹药

【断罪兄弟的战场日常】
“哥,你平时不是不怎么用枪吗?”积田刚保趁着哥哥从天上下来换武器的间隙问道。
积田长幸扔下手里的机枪,从旁边扛了个火箭筒过来:“好玩嘛,反正弹药又不是咱们花钱买。”
“有道理!”积田刚保一脸兴奋,“那哥你可注意点别一炮轰到我身上……”
积田长幸浮在半空冲他眨眼:“放心吧,等打完这一波,本大爷带你去对面军火库放火~”
“好耶!”

【156】amount n.数量vi.(to) 总计, 等于

【黑敦and原著芥】
【敦敦又开始皮了】
“一、二、三……二十七、二十八……”芥川龙之介数了数刚买回来放在桌上的无花果,发现事情有些复杂,“樋口,刚才有人进来过?”
“嗯……中岛敦说要拿资料来着……”
“知道了。”芥川表面上还很严肃,但心里已经充满了mmp,走出办公室去找罪魁祸首。
“哇啊啊啊为什么突然打我?!”中岛敦敏捷地躲过从背后袭来的罗生门,顺便抹掉嘴角偷吃的痕迹。
芥川黑着脸继续追击:“居然敢偷吃在下的食物!太过分了!”
“只吃了一个耶!这都能发现!”中岛敦一个后跳,避免被罗生门拍成肉饼,一边跑一边冲着芥川吐舌头。
“在下买回来的时候可是数清了个数的!今天你别想跑!”

【157】amphibian adj.两栖类的, 水陆两用的n.两栖动物, 水陆两用飞机, 水陆两用的平底车辆

“刚保,快把那只粘糊糊的蜥蜴扔回它的保温箱里去,”积田长幸在沙发上看见那只黑色皮肤上点缀着黄色斑点的小东西时心情极其复杂,“我差点就坐到它身上了。”
积田刚保脖子上挂着一条网纹蟒从房间里探出头:“啊,我正在找它呢……原来在这。”
“不过它可不是蜥蜴哦,”他从哥哥手上接过缩成一团的小东西,“是蝾螈哦,一种可爱的两栖动物……我给它取名叫Salamander,好听吗?”
“哦,不错不错。”积田长幸敷衍道。
“哥你那是什么表情啦!这个帅气的名字我可想了很久呢!”
“然后直接套用了传说中生物的名字吗?”
“别说出来嘛……难道不是很像吗?连花纹颜色都是一样的。”
“那我们把它烤了吧,”积田长幸举起人影,“听说Salamander不怕火的哦~”
“哥!有话好说别动手啊!”
【日常和爬宠争风吃醋的龙哥(눈_눈)】

【158】ample adj.充足的, 丰富的

【白芥and原著敦友情向】
【两个小天使哈哈哈】
【我流中敦甜的发腻】
“你说,怎么才能追到中原先生呢?”中岛敦捧着一杯咖啡愁眉苦脸,“这好像不是只要努力就能做到的事情啊……”
“爱情这种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嘛……”芥川放下手里已经见底的红豆汤,把另一碗端到面前,“就像太宰先生和在下一样。”
“明明就是初恋为什么一副经验丰富的样子啊喂!”
“可是敦君连初恋都没有恋过耶。”
“说的也是……”中岛敦苦着脸去揉头发,本来就不太整齐的毛更乱了,“那芥川君有没有什么办法啊……”
“嘛……在下其实只能提供参考建议的,毕竟太宰先生和中原先生性格差的太多……”
不远处的酒吧里。
“蛞蝓这个样子很像变态耶……”太宰治抖了抖并不存在的鸡皮疙瘩,看着中也举着望远镜偷窥对面甜品店。
“你懂什么!我这是为了爱情!”中也头都不回,专注地视奸敦芥二人聊天,万分后悔自己不会读唇语,“你家龙之介和别人出来玩你心里都不拉警报吗?”
“敦君的无害程度你应该比我了解吧~”
“切……啊啊啊啊啊!阿敦对那家伙笑了!!!”中也啪的一声捏爆了望远镜,“不行!我要采取措施!”
太宰治瞄了一眼桌上另外两个望远镜的残骸,笑而不语。
甜品店里,中岛敦的手机突然响了。
“喂?中原先生?什么事?”
“听好了,我喜欢你!”
中也声音之大连坐在对面的芥川都听到了,对中也直球式的表白简直无力吐槽,一脸“你看我说什么来着”的表情。
然而中岛敦显然非常吃这一套——“啊啊啊啊啊太好了!我也喜欢中原先生!”
另一边中原中也举着手机,莫名有点脸红。现在的小孩都这么直接的吗?

【159】amplify vt.放大, 增强v.扩大

【听完微信语音再听歌的惨痛经历】
【假装他们玩微信(´๑•_•๑)】
“蛞蝓真是的,发语音就算了,声音那么小是要怎样啊……”太宰治正戴着耳机听歌,突然来了一条微信,可惜声音太小听不清,于是太宰治索性把音量放到最大,终于听清了中也在说什么,无非就是明天的任务安排,还有质问他自己的帽子去哪了。
提示完中也去河里捞帽子之后太宰治关了微信,按下了音乐播放键。
啊,我的耳朵。
啊,我的脑子。
啊,我要失聪了吗?
为什么我忘了把音量调回去?
我是个傻子吗?
中也:是。

【160】amputate vt.切除(手臂,腿等)

【医生子&伤员卯】
【无能力设定】
【年龄操作注意】
【好像又有点意识流?】
战地医院一如既往的人满为患,充斥着刺鼻的消毒水气味,医生与护士们忙碌地四处奔走,间或能听见伤员的哀嚎声。嘈杂的环境令人头痛,墨野继义揉了揉太阳穴,试图过滤掉那些恼人的声音。所幸他面前的人比较安静,即使身受重伤还在流血也只是老老实实的躺着,让他能顺利的准备手术。
“这种伤势的话,双腿和右臂都要截肢……”墨野继义一边说着一边四处翻找,“啊,没有麻醉剂了,所以会很疼……你在听吗?”
“嗯……”白发的少年盯着他的背影,弱弱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连小孩子也被派上战场了啊……墨野继义听见那正处在变声期的嗓音才意识到这一点。其实仔细想来,他自己也只是刚成年没几个月,只不过在战场上待久了,已经快忘了这回事。
“好了,马上就要开始了。”墨野继义准备戴上口罩的时候,听见少年说道:“可以不要……戴那个吗?”
“为什么?”
“我想、看着你。”
“好吧。”
就算是满足他最后一个要求吧,墨野继义这样想着。即使手术成功了,感染的可能性也很大,尤其是他伤势这么重,几乎不可能活下来了。
手术很成功。少年从头到尾都平静的让人难以置信,但他的确是清醒着的,因为墨野继义能感受到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谢谢你。”他睡过去之前是这样说的。
第二天少年被人接走了,据说是送去了级别更高的医院。
好像又过了很久,又好像只过了几天,战争毫无预兆地宣告结束了。墨野继义在一家医院里找了份工作,据说前身是陆军总医院,设备和技术都是一流的。不过早在战时就有传闻说这家医院在进行秘密实验,只是一直没有得到证实,也就不了了之了。
下班回家的路上,墨野继义看到一个人迎面走来,那熟悉的发色唤醒了他尘封已久的记忆。但……那个少年,应该坐在轮椅上才对吧。
“是你啊。”那人笑着,伸出手抚上他的脸颊,斜阳的余晖勾勒出他的轮廓,仿佛梦境一般美好而虚幻。
那是属于金属的、冰冷的触感。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