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川er_遥遥是小天使呀(๑´ω`๑)

丧气满满

【同人与单词】Day15

#cp:双黑/织太/温瑶/敦芥/卯子/乱坡/中敦#

#前篇戳tag#

【141】ambassador n.大使

【长弧伪直男中也XD】
中原中也最近十分烦躁,因为太宰治隔三差五就往他这跑,赖在他办公室不走,影响他工作,甚至妄图留在他家里过夜,当然结果是被他毫不留情的打出去了。
再这样下去,“武装侦探社驻港口黑手党亲善大使”的名号就非太宰治莫属了。尤其是芥川最近情绪异常激动,也没事就(为了太宰先生)泡在他办公室里,不禁让他怀疑太宰治的目的。难道想把芥川拐跑?不对啊,只要青花鱼一句话,芥川还不屁颠屁颠的跟着走了……
啧,令人脑痛。
另一边,太宰治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强烈的挫败感——为什么蛞蝓就是不明白自己喜欢他呢?都明示暗示那么多回了,总不能一点反应也没有吧……等等,倒也不是完全没反应,中也最近下手越来越重了……我的腰啊……
于是太宰治决定再接再厉。
结果是被揍的更惨。
“中也!我喜欢你!”太宰治终于意识到旁敲侧击对中也根本不起作用,干脆一记直球打了过去。
“哈?”中也半天才想明白太宰治这是跟他表白了,“那你不早说?!”前几天在那搞来搞去我还以为你图谋不轨呢。
太宰治贼委屈。我倒是想说,谁让你上来就动手啊……
然后他们俩在一起了。【简单粗暴】
太宰治终于找到理由光明正大的赖在港黑总部不走,于是半个月后他正式获得了社长和首领联合授予的武侦驻港黑大使称号。

【142】amber n.琥珀adj.琥珀制的, 琥珀色(黄色)的

【我流黑时织太】
“哟,织田作!今天来的很早啊~”太宰治走进酒吧,在平常的位子上坐下,伸手弹了一下织田作面前的玻璃杯,琥珀色的液体晃动着,半透明的冰块在其中浮沉,不时敲打着杯壁。
“大概是因为琐事比较少……”
“为什么要用这种语气啊,不应该高兴才对嘛,”太宰治接过自己那杯威士忌,“说起来,安吾最近比我还忙耶……”
“文书工作本来就需要时间的吧。”织田作单手托腮看着太宰治。
“哦~说的是呢,”太宰治举起玻璃杯,“那么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干杯了啊!”
“Cheers~”
“Cheers.”
安吾:我累的要死要活你们居然在这喝酒(ಥ_ಥ)

【143】ambiguity n.含糊, 不明确
【144】ambiguous adj.暧昧的, 不明确的

【旅馆那部真的要求智商(´๑•_•๑)】
Harvey今天下来的格外晚,已经快天亮了才顶着两个黑眼圈把房间钥匙递给Mr.Crow。
“怎么这么慢,”Mr.Crow转过身把钥匙挂起来,“我还以为你被反杀了呢,明明提示的那么明确……”
“啥?那叫明确?”Harvey一听这话就要炸毛,“您是不知道我为了那几颗黑莓遭了多大的罪……为什么一定要用电击的方法啊!我又不是抖s……光算密码就费了我半个小时啊!而且您明知道我物理不好,看见小灯泡就头疼,差点没把我给一块电死了……”
“行了行了,明天给你降低难度好了吧……保证有明确的提示……”
第二天晚上。
Harvey对着音乐盒一脸蒙逼——这个我也不会玩啊!!!

【145】ambition n.野心, 雄心
【146】ambitious adj.有雄心的, 野心勃勃的

【脑补的另一条温瑶线】
【原著向】
“野心……谁没有呢,只不过有人不想显露,有人不敢显露罢了,”温若寒笑里带着嘲讽,“所以你在犹豫些什么?这样可是做不成将来的金家家主啊……”
孟瑶持刀的手在颤抖,淬毒的锋刃紧挨着温若寒的咽喉,似乎下一秒就会掉在地上。
“宗主……对不起。”
“心软了?想想你的家族,你的大哥是怎么对你的,只有杀了我才能证明你的价值,否则你永远都是他们口中的叛徒。”
“可您不是坏人……”
“我也不是好人。”
孟瑶没再说什么,薄刃不再颤动,缓慢而坚定地划过那略显苍白的皮肤。
其实一切都在瞬息之间。所有人都没注意到他们之间的交流,只看到温若寒倒下的身影。
他死的时候,仍是少年模样。
但孟瑶还要活下去,以金光瑶的身份,去完成自己的夙愿。

【147】ambivalent adj.矛盾的, 好恶相克的

中岛敦觉得,自己对芥川的态度可以说是非常矛盾了,这家伙和他打架的时候让人无比痛恨,关于价值观的问题吵起来也是能气死个人,但是……他在甜品店喝红豆汤的样子居然有点可爱???
“敦君,你这个想法有点危险啊……”太宰治听完之后一脸严肃,中岛敦正心说我也觉得挺危险的,太宰治就继续说了下去,“当年我也是嫌弃蛞蝓脾气暴躁爱打人,尤其是总打我,还在首领面前告我黑状……但是!自从我见过他喝醉之后就发现……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太宰治一边说还一边炫耀似的晃着手上的戒指。
中岛敦一脸蒙逼——这不是和我一样嘛?而且按这个套路下去……我岂不是要和芥川谈恋爱?!【自抱自泣.jpg】
本来是想寻求安慰及帮助,结果反而更糟糕了啊……

【148】ambulance n.战时流动医院, 救护车

【因为是战士的身份所以不用本名啦qwq】
战场上一片混乱,寝住很快按照预定的路线来到了敌军后方阵地。情报被藏在哪来着?一愣神的工夫,巡逻小队已经离得很近了,寝住来不及思考,直接躲进了身旁的帐篷里。
帐篷很小,看起来像是个小型的手术室,角落里摆着一张手术台,附近的地上散落着密密麻麻的电线,有的甚至缠在了一起。估计是流动医院的一部分吧……不过也真是太简陋了。
“你……是谁?”他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这才发现手术台上还躺着个人,正侧着头看他。
“你也受伤了吗?”
“没、没有——”借着昏暗的灯光,寝住发现那人有些奇怪,仔细一看,吓得倒退了几步——那人其实只剩下脑袋连着半边肩膀,像是被一刀切下来的,血流的到处都是。而地上堆着的除了电线,还包括碎的不成样子的肢体与内脏,加上他黑红色的眼睛,简直就是恐怖片现场,就算寝住作为战士也觉得一阵反胃。
但是情报好像就在这里……寝住自动给地上的东西打上厚厚一层马赛克,在狭小的帐篷里四处扫视。
“你在、找东西吗?”
该死,忘了这还有个活着的。寝住拔出随身的匕首,准备杀人灭口。
“那个抽屉……有密码。”他说话的方式让寝住憋屈的不行,就不能一次说完吗……但是想想他能活着已经非常玄幻了,还是不要计较他怎么说话了。
“你知道密码吗?”寝住看了一眼抽屉上复杂的转盘,又转过去看他。
“不知道。”
寝住又是一阵气闷的时候,那人突然小声说道:“躲起来,他回来了。”
一个医生装束的男人走进来,对帐篷里的惨状熟视无睹,径直走向手术台。
“刚才、有人……进来了。……抽屉……”那人吐出几个模糊的字眼,寝住躲在角落里,冷汗都下来了,心想这家伙果然是个不靠谱的,转眼就把自己卖了,刚才就该一刀捅了他。
但是那人没有继续说下去,寝住看见男人突然紧张起来,冲过去打开抽屉,确认东西还在,松了口气:“他没看见你?”
“没、有……”
“那就好,我一会儿回来。”
“出来吧……看见、密码了?”男人走远之后,那人出声提醒寝住。
“嗯,看到了,”寝住按照刚才的密码打开抽屉拿到情报,神情复杂的看着他:“你为什么帮我?”
“我、不喜欢他。他把我的朋友……都杀了……”
“对不起。”
“没关系,我还会有新朋友的……”
寝住咬了咬牙,把那句“我可以做你的朋友”收了回去,毕竟他们还是敌对关系。
“再见……”
“我倒是希望不要再见到你了。”

【149】amend v.修正, 改进, 改正

“呐,坡君会不会写爱情小说呢~”乱步双手撑在桌子上,歪着头俯视扔的乱七八糟的书稿。
爱伦坡抱着卡尔缩在椅子里,半天才憋出一句:“那种东西……吾辈不常写的……”
“可是我想看!”
“诶诶诶?!为什么突然想看这个啊?”
“你快写嘛!”
“好吧……”
一周后。
“就是这样啊……我来帮你改一下好了!”
又过了两天。
“为、为什么又改成侦探小说了啊……”
“因为突然觉得……一边破案一边度蜜月才是名侦探的作风啊!”
“什么……诶?!”【被拉进书里】
【听说他们一出来就去结婚了ψ(`∇´)ψ】
【突然想起坡君是有钱人啊(´๑•_•๑)】

【150】amends n.(对毁坏, 损坏的)赔偿, 赔礼

起因是这样的——中岛敦和同样拥有异能的罪犯在中也的酒窖里打了一架,虽然抓住了罪犯,但是现场可以说是非常惨烈了。
“中原先生对不起!我错了!我会尽力赔偿的!”中岛敦一个劲的鞠躬道歉。
“啧……就靠那点微薄的工资吗?还不如直接把你赔给我算了……是吧,七十亿?”
“耶?拐卖人口可是非法……”
“少废话!戴上这个就是我的人了!不许反悔!”中也火速掏出戒指戴在中岛敦手上。
中也:嗯,感觉还赚了不少。不错不错。
敦:我是谁我在哪刚才发生了什么???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