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川er_遥遥是小天使呀(๑´ω`๑)

丧气满满

【同人与单词】Day12

#cp:断罪兄弟/双黑/敦芥/太芥/晓薛/卯子#

#前篇戳tag#

#其实还有忘羡和羡澄的部分#

#但是感情线很乱所以不打tag了#

【111】alienate v.疏远

时间会让最亲密的两个人也相互疏远,更何况他们的关系本就十分脆弱。
江澄说不准自己去参加魏无羡婚礼时是怎样的心情,看着那个消失了十三年又突然出现的家伙挽着另一个人的手,而自己与他之间隔着人山人海。
这样也好,免去了互相问候时的尴尬。过往总是令人难以释怀,即使魏无羡自己不在意,他身边的那位还是挺记仇的,十几年来可没给过他什么好脸色。
江澄忽然意识到自己从未真正赢过他,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他抿起薄唇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转身走了出去。
人家现在可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你又算什么?
【算我男朋友!(你可闭嘴吧)(눈_눈)】

【112】alight vi.落下adj.点着的, 发亮的

积田长幸抵达目的地时,被点燃的建筑物还在冒着浓烟,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干的。他在附近一栋高楼的天台上落下,拿出笔记本电脑连接通讯设备。
“刚保,你那边怎么样?”
“什么?我听不清!”
耳机里传出一阵巨大的爆炸声,积田长幸一阵头痛,提高了音量:“你解决完了没有?!我们该撤了!”
“没问题!等我两分钟!”
于是过了五分钟才到的积田刚保就被哥哥敲了脑袋。“怎么又搞出这么大动静……”
“雇主要求太多了嘛,非要我把地下金库也炸了……我还想拿点钱再走呢……”积田刚保委屈巴巴的蹲在一边,“要不是报酬够高我才不干呢……”
“好了好了,干的不错。回去吃晚饭啦……”
“真的吗?耶!哥哥最好了!”

【113】 alkali n.[化]碱adj.碱性

“先生,您在做什么?”Harvey一脸好奇的看着Mr.Crow摇晃瓶子里的粉红色液体。
“做实验,看看什么浓度的烧碱加指示剂能调出最像鸡尾酒的颜色,”Mr.Crow拿起一边的酒杯对比了一下,露出满意的微笑,“然后……”
Harvey不自觉地打了个冷战:“先生您继续,我先走了……”
“等等,把这个给老板送过去。”Mr.Crow递给他一个贴着伏特加标签的瓶子。
“好……好的……”
当天晚上。
“Harvey,我要扣你工资。”
“冤枉啊老板!我真的不知道那是兑了酒精的烧碱啊啊啊啊啊!”

【114】all adj.全部的, 所有的, 整个的adv.完全, 更加, 越发pron.全部

【病娇芥芥语录qwq】
所有的好心情都是因为你,最开心的就是和你在一起,不高兴也是因为你,因为你没有看着我,你就是我的全世界,我只要有你就够了,那么我希望你的世界里也只能有我一个,其他人的话,妨碍我们在一起的,就都去死吧……
敦:这个眼神好可怕!为什么要这样看我?!

【115】allegation n.主张,断言, 辩解
【116】allege vt.宣称, 断言

【又是花吐症XDDD】
“中也,你感冒了吗?要注意休息啊。”尾崎红叶一脸关切的问候不停咳嗽的中也。
“中也君,最近身体不好吗?”森鸥外一边说着一边看向芥川。
“咳……在下的症状不会传染。”
这类问题中也一周以来已经回答了不下十遍了,觉得无比心累,特别是还要注意藏好咳出来的花瓣,就更让人疲惫了。所幸除了梦野久作还没有别人发现。
“花吐症吗?那中原先生死定了哦~”那个小鬼还一边笑着一边说。
“不要就这么断言啊你这家伙!”
中也当然不想死,于是想了半天要怎么表白。但突然又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对方不答应的话,病也不会好啊!
“太宰治,我喜欢你。”中也最后还是决定打电话了。在电话里被嘲笑总比当面被嘲笑要好一点。
“咦?中也今天怎么了?”
“没怎么!如果你不喜欢我我就会死,那你会喜欢我吗?!”
“怎么可能……我一直喜欢你啊~”
【好了好了!表白成功了!现在立刻马上赶紧去结婚!!!】

【117】allegiance n.忠贞, 效忠

【国王宰and骑士芥and王子敦】
国王外出巡游时,遇到了一个名为芥川龙之介的少年,将他带回了王宫。
国王很喜欢少年,教给他许多知识,传授他高超的武艺。
少年十八岁的时候,国王问他,你有什么愿望吗?
“我想成为您的骑士,永远保护您。”
“那么,我接受你的效忠,”国王笑了,“但我可不需要你来保护……”
事实上,国王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他自己就是最强大的。骑士很清楚这一点,但他仍然没有放弃他的理想。
几年后,国王宣布一位名叫中岛敦的少年将会成为这个国家的王子。
那个少年有着银白色的头发,紫金色的双眼,笑起来的时候像阳光一样温暖,国王很喜欢他。骑士心里是有些嫉妒的,可是骑士只需要忠诚,于是他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只是性情更加阴郁了。渐渐的,没有人愿意亲近他了。
有一天,发生了一件大事,王子被女巫抓走了。国王很着急,于是派骑士去营救王子。
骑士走了很远的路,终于找到了女巫的城堡。经过激烈的战斗,女巫被杀死了,但骑士也受了伤,很快就要死了。
“你快……回去……”骑士不愿被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尤其是眼前的这个人。他甚至在想,如果国王知道自己救出了王子,会不会承认他的实力。
“不,我要带你一起走!”王子说着,施展了从女巫那偷学的魔法,治好了骑士的伤。
“为什么救我?”
“你是个好人,我不能把你丢在这。”王子笑着说。
骑士有些发愣——从来没有人说过他是个好人,人们都把他看做杀戮的机器,畏惧且憎恨他,因为他总是带来死亡。
他突然觉得,王子笑起来的时候很可爱。
“你做的很好,想要什么奖赏吗?”
“我想向王子殿下求婚。”
【突然敦芥XDDDD】
【国王:???不按剧本来的吗?】

【118】allergy n.[医]敏感症, 反感

“咳……咳咳咳……”中岛敦一上午都在不停咳嗽,时不时还会打喷嚏。
“敦君不会是感冒了吧?”太宰治充分发扬了关爱新人的精神,“我去给你买药吧!”
“太宰治你给我回来!”国木田独步揪住他的领子,“不要找借口翘班!”
“但是敦君不要紧吗?”太宰治生无可恋的趴在沙发上。
“是过敏了吧!这都看不出来……”乱步又一次看透了真相。
中岛敦揉了揉鼻子,又是一阵咳嗽,好不容易才止住:“可是我没有接触奇怪的东西啊……怎么会过敏……”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与谢野晶子一脸好奇,“人虎的抵抗力对过敏不起作用吗?”
“大概是昨天下午和芥川分开之后吧……”中岛敦话音刚落就收到一堆“原来是这样”的眼神,红着脸解释,“只是去吃了甜点而已啊!”
“算了吧,我们都知道的~”谷崎直美捂着嘴笑,“敦君可要加油哦~”
“都说了不是嘛……”中岛敦捂脸,“但是那天早上倒是碰到了奇怪的人,给了我一张名片就走掉了……难道是那个有问题吗?”
“如果没猜错的话,敦君大概是中了异能……”太宰治一脸看破真相的表情,“会对特定的东西过敏吧……”
“我倒是听说过见不到喜欢的人就会出现过敏反应的异能……”乱步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念叨,实在是看不下去那些奇怪的分析了。
“啊啊啊真的吗?!太宰先生快碰我一下!”
“才不要!”太宰治果断拒绝,“你去找芥川好了,反正呆在一起就不会有事嘛~”
中岛敦真切地感觉到了世界的恶意。
芥川:人虎!你离我远点!
敦:不行!这个距离太远了!
芥川:走开!不要缠着我!
【全场最佳:不知名的神助攻异能】

【119】alleviate vt.使(痛苦等)易于忍受, 减轻

【还是那个成年洋和幼年道长的设定】
【已经忘了是在哪篇里写的了(ಥ_ಥ)】
“呀,你受伤了!”晓星尘迈着小短腿跑过来扑到薛洋身上,一眼就看见了他手臂上的伤口,“疼不疼?”
薛洋其实对疼痛不太敏感,但是突然想逗他一下,故意作委屈状:“嗯,挺疼的。”
晓星尘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会,突然拉过他的手,在伤口附近亲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看着他:“师父说受伤的时候亲亲就不会疼啦~现在还疼嘛?有没有好一点?”
“……不、不疼了……”薛洋有点蒙逼,这小屁孩怎么如此会撩???
“那就好~”晓星尘一脸单纯的笑,“我们去吃汤圆吧~”
“好……”仍然处在蒙逼状态的薛洋就这么被拉走了。

【120】alliance n.联盟, 联合

【私设:忧城保留了涉及自己的路径的记忆】
“呐,醒醒~”
墨野继义很不情愿的被叫醒了,但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人却让他瞬间清醒过来:“你怎么找到这的?!”
忧城蹲在他面前,指了指地上的老鼠:“它看到了哦……”
墨野继义不着痕迹地后退了一点,想要远离那个无论是打扮还是精神状态看起来都不太正常的家伙。虽然在不同的支线里见过很多次,但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还是第一次。下水道适合躲藏却不适合作战,尤其是在对方有着火力压制的情况下——亥之战士的尸体正站在忧城身后。
“卯之战士,异常杀人,忧城。”
但对方似乎没有战斗的打算,只是报上了名号便没有了下一步的行动。
“子之战士,群聚杀人,寝住。”
“呐,寝住君,我们联合吧。”因为能力的缘故而最不需要所谓“结盟”的人居然提出了联合的建议,墨野继义有些意外。
“为什么?”
“我需要你的能力,来达成完美的结局。”
忧城说了在其他人看来莫名其妙的话,但墨野继义却心里一震。
“我的能力,是用来达成所谓完美的结局的。”他记得自己曾经对忧城说过这样的话。
“那么,我们现在是同盟了。”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