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川er_遥遥是小天使呀(๑´ω`๑)

丧气满满

【同人与单词】Day8

#cp:敦芥/断罪兄弟/卯子/忘羡/曦澄#

#发现打错了cp#

#羡澄是友情向来着qwq#

#前篇戳tag#

【71】adverbial adj.副词的, 状语的n.状语

【不良敦and家教芥】
“你又迟到了十分钟,”芥川把一本复习资料拍在桌子上,“作为惩罚,多做十道题。”
“啊?这么残忍吗?”中岛敦刚从网吧回来就闻此噩耗,脸都绿了。
“再加十道。”
“老师我错了!”能屈能伸才是英雄好汉,退一步海阔天空……
“今天讲状语从句……”
半小时后。
“你听懂了没?!”芥川又忍不住拍桌子,半个小时下来已经拍了不下十次。
中岛敦打着哈欠,扫了一眼课本:“这我都会啊……”
“那来造个句子。”
"I fell in love with you the moment I saw you."中岛敦一脸坏笑,“怎么样,对不对?”
“哼……算你过关……”

【72】adverse adj.不利的, 敌对的, 相反的

【黑敦白芥and原装敦芥】
“不许再像看珍稀动物一样看我啦!”被侦探社众人围观的黑发中岛敦炸毛了,“再看吃了你们哦!”
太宰治露出迷之微笑:“哦呀,好凶的样子哦~和敦君是完全相反的性格嘛……”
“看起来比他更麻烦了……”国木田指了指被“自己”的气势吓得躲在一边的中岛敦。
“哼,没用的家伙。”黑敦一脸嫌弃。
“你说什么……我才不……”中岛敦话还没说完,侦探社的门突然被踹开了。
“这家伙一定要找太宰先生,在下不得已带他过来了。”芥川龙之介非常嫌弃地瞄了一眼旁边一脸和善微笑的“自己”。
“啊啊啊实在是对不起,应该先敲门的……”白发芥川一边鞠躬一边道歉,在场所有人都产生了一种不真实感,比看到一脸暴躁的黑敦还要令人震惊。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与谢野晶子抓住了重点。
“我们中了敌人的异能,被传送过来了,”白芥微笑着解释,“只要太宰先生解除异能就可以回去了。”
“什么我们啊,要不是因为你谁会被弄到这个鬼地方来……”黑敦满脸不耐烦。
“啧,顶着人虎的脸还用这种语气说话,真让人不爽。”芥川背后的罗生门已经蠢蠢欲动了。
“你这家伙……想打架吗?!”
“来啊!”
“冷静!冷静啊!”白芥和中岛敦一人拉一个,总算没让他们打起来。两人对视一眼,顿时生出同病相怜之感。
“好了好了,”太宰治看够了戏,终于打算解决问题了,“过来吧……”
被哒宰桑摸头的白芥幸福的快要冒泡泡了,只是被拍肩的黑敦仍旧满脸不爽。
芥川:为什么被摸头的不是我!不是我!
送走了他们两个,中岛敦小心翼翼地看向芥川:“其实我觉得吧……”
“人虎你在期待什么!在下可不会变成那样!”
另一边被送回去的两只。
芥:中岛啊,我觉得……
敦:绝不可能!我怎么会像那个胆小鬼一样!
【突然默契满分(´๑•_•๑)】

【73】advertise v.做广告, 登广告

“啊啊啊啊啊啊啊!哥!哥!大事不好了!”积田刚保非常没形象的从房间里跑出来,“我的小蜥蜴不见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么办?!它那么脆弱,自己跑出去会遇到危险啊啊啊啊啊啊!我是不是应该登广告去找啊啊啊啊啊!”
“登什么广告……寻蜥蜴启事吗?”积田长幸翻了个白眼,“顺便说,你昨天刚刚把它烤了,还说非常难吃,硬要塞给我。”
【我弟弟是个傻子怎么办(눈_눈)】

【74】advocate n.提倡者, 鼓吹者vt.提倡, 鼓吹

芥川:节约用电,从我做起。
敦:保护珍稀动物,从我做起。
太宰:积极自杀,从我做起。
森鸥外:爱护幼女,从我做起。
乱步:多吃零食,从我做起。
谷崎兄妹:骨科大法好!!!

【75】aerial adj.航空的, 生活在空气中的, 空气的, 高耸的n.天线
【76】aerodynamics n.空气动力学, 气体力学
【77】aerosol n.浮质(气体中的悬浮微粒,如烟,雾等), [化]气溶胶, 气雾剂, 烟雾剂

积田长幸今天可以说是非常倒霉了。
“刚才还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起风了?”积田长幸缩了缩脖子,“真冷啊……还顶着风,阻力超大……都怪笨蛋弟弟,非要我去支援……”
顶着冷风好不容易到达“战场”的积田长幸目瞪狗呆地看着已经烧成一片火海的厂房,随即被飘过来的浓烟呛的一阵咳嗽。
“积田刚保你这笨蛋!还笑!”
“哥哥对不起啊哈哈哈哈哈哈可是真的超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积田刚保看到灰头土脸从天而降的哥哥,几乎笑到打滚。
于是当天晚上就被哥哥拉到天上吹冷风。

【78】aesthetic adj.美学的, 审美的, 有审美感的

“我的审美一定出了问题,”墨野继义皱着眉看向忧城,“怎么会喜欢上你这家伙……”
“我,很可爱。”忧城摇头晃脑做骄傲状。
“前提是你好好穿衣服。”墨野继义捂脸。
“那,我们来交换衣服,好不好?”
“……好吧。”勉为其难的答应了,才不是因为看见他卖萌心软呢。
“等等,我有问题,”墨野继义表示强烈拒绝,“为什么是交换战斗服???”
忧城一脸单纯的微笑:“我想看墨野君穿这个……”
“想都别想!”
【最后换衣服换到床上去了(´๑•_•๑)】

【79】affect vt.影响, 感动, 侵袭, 假装
【80】affection n.友爱, 爱情, 影响, 疾病, 倾向

【伪•塑料姐妹花羡澄】
“魏婴!”江澄冲着卫生间大喊,“你是洗澡呢还是涮火锅呢?!这都快一个小时了!”
玻璃门应声开了道缝,魏婴伸出半个脑袋,骚气的披肩长发还往下滴着水:“着什么急啊?就算我熟了你也不能吃啊是不是?”
江澄送给他一个巨大的白眼,举着他的手机:“你快去给蓝湛吃吧!人家都等急了。”
魏婴一听,砰的一声拉上门:“你快帮我回一下!最多五分钟!”
“啧啧啧,爱情的力量啊~”江澄看着不到三分钟就冲出来吹头发的魏婴,又是一顿嘲讽。
“你说什么玩意?”魏婴把吹风机开到最大,什么也听不见,就看见江澄翻白眼了,余光瞟见手机屏幕一亮,顿时激动的不行,“你快看看是不是我二哥哥!”
“别喊了,你先把吹风机关了再说话!”江澄生无可恋,自己怎么摊上这家伙当室友。
江澄看着魏婴捧着手机恨不得亲上去的架势,有一种把他推下楼去眼不见心不烦的冲动:“爱情使人变傻。虽然你本来就不太聪明。”
“那也比你没有爱情好~~~”
“呵。mdzz”
“哎,你和我大哥的事怎么样了?”
“什么玩意?你大哥?!”
“就是蓝涣呀!”
“您可闭嘴吧!”江澄忍无可忍,抄起一本书扔过去。
“我这不是关心你嘛,”魏婴接住书扔到一边去,“单身的滋味不好受啊~”
“那我真是好感动哦!”江澄一脸嫌弃。
魏婴诡异一笑,突然棒读道:“澄澄!我喜欢你很久了!我们在一起吧!”
“魏婴你皮痒了是不是!”江澄一拍桌子,“那是他喝多了!”
“酒后吐真言啊师妹!等等我错了别打我!”魏婴一边跑一边举着手机开语音,“二哥哥快救我啊啊啊啊!”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