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川er_遥遥是小天使呀(๑´ω`๑)

丧气满满

【同人与单词】Day5

#cp:果陀/晓薛/卯子/织芥/中芥中/敦芥#

#今天就是想宠芥ψ(`∇´)ψ#

#赶在十二点前完成了!(๑•̀ㅂ•́)و✧#

#准备迎接辰哥的死亡ヘ(;´Д`ヘ)#

【41】acidity n.酸度, 酸性, [医]酸过多, 胃酸过多

“费佳~你知道桌子上那个瓶子去哪了嘛?”
“哪个瓶子?”陀思妥耶夫斯基从被子里伸出脑袋,一脸迷茫地看向披着斗篷的魔术师。
“就是一个玻璃瓶啊,这么大的,”果戈里比划着瓶子的形状,“我才走了没一会怎么就不见了?”
“如果你能把壁炉点上,我说不定会想起来,”陀思妥耶夫斯基抱怨着,“这里简直冷死了。”
半小时后。“现在想起来了吗,费佳?”
“好像有点印象……哦,应该是被冈察洛夫拿去浇花了。”
“哈?!那可是浓硫酸耶!!!”
“哦……你自求多福。”
第二天。“费佳,这算工伤吧,一定要算的吧?”
陀思:但我从未见过把浓硫酸放在餐桌上的人。这是你自找的,魔术师先生,我可不会负责。

【42】acknowledge vt.承认, 答谢, 报偿

薛洋看着眼前还不到自己一半高的幼年晓星尘,突然生出一种天道好轮回的感慨。一身白衣的小孩刚刚被人从马车轮子底下拽出来,还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死了,正一边抽鼻子一边抹眼泪。
“行了行了,别哭了,”薛洋听的心烦,蹲下身去捏他的脸,“小道士,我可是你救命恩人,你怎么报答我呀?”
晓星尘红着脸,小声道:“我……我没有钱……”
薛洋刚想笑,晓星尘突然深吸一口气,怕他听不见似的,中气十足地喊道:“但我可以以身相许!”
“咳!”薛洋差点给他跪下了,他这一喊,吸引了一堆人的注意,见此情形纷纷向薛洋投来鄙夷的眼神。偏偏这小家伙还扯着他衣服,一副我见犹怜的样:“你不会不要我吧?我什么都会的,一定不给你添麻烦……”
“我的小祖宗哎,您快别说了,我……”薛洋刚准备开溜,看见晓星尘冲他眨眼,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样子,顿时感觉心上中了一箭,“我怎么可能不要你呢。”
“太好了!”晓星尘变脸速度之快让薛洋叹为观止——刚才真不是装的吗?
直到当天晚上晓星尘爬上他的床,以“我是你的人了”为理由要求和他一起睡的时候,薛洋才意识到哪里不对——自己撩人不成反被这小屁孩给撩了?

【43】acquaint vt.使熟知, 通知
【44】acquaintance n.相识, 熟人

“呐,墨野君好像有很多朋友啊......”在墨野继义第五次遇到和他搭话的人后,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揉着兔子的忧城一脸羡慕地看着身边逃课出来,明显有些困倦的现役男子高中生。
“只是见过几次而已,碰巧记住了......”早春下午的阳光照在身上,舒适的温度让他更想睡觉了,“说起来,忧城有没有熟人啊?”
话刚出口墨野继义就知道大事不好——自己好像问了不该问的事情。
“墨野君是说朋友吗?”忧城歪着头露出疑惑的神情,“我之前有过很多朋友的,但他们最后都坏掉了......”
墨野继义从他的话里听出些委屈的意味,伸出手抚摸少年银白色的头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哦,我有墨野君就够了~”少年笑着扑过去抱住他,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诶?别人会看见啊!”墨野继义红着脸去推他,当然以失败告终了。
【兔子:mmp,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好吗?】

【45】acquire vt.获得, 学到
【46】acquisition n.获得, 获得物

织田作之助走进酒吧时,发现自己常坐的位子被人占据了。瘦弱的少年趴在桌上,面前摆着酒杯,但显然没有动过。
他走过去坐在少年身边的椅子上,单手托腮看着少年苍白的侧脸。是太宰的属下么……
“织田先生……”少年注意到身边的人,想要站起来,动作却突然停滞了一瞬。织田作此时才发现少年黑色风衣上晕开的血迹,抬手按在他肩膀上:“你受伤了,坐下吧。”
“你叫芥川龙之介?”织田作记得他总是跟在太宰身边,如同黑暗中时隐时现的幽灵一般。
“是……咳……”少年话音刚落便剧烈地咳嗽起来,似乎是身体不好的缘故。
少年终于止住咳嗽,伸手去拿面前的酒杯,细长的手指搭在杯沿上,有一种病态的美感。
“你还未成年吧?喝酒对身体不好。”
“在下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可是只有小孩子才会说这种话。”
少年陷入了沉默,放在桌上的手抓着袖子,手臂因为太过用力而微微颤抖。
“太宰先生……也是这样想的吗……”
织田作有些意外他突然提起太宰,愣了一下,但少年似乎并不需要他的回应,接着说了下去:“可能在太宰先生眼里,在下一直幼稚的可笑吧……这样无用的在下是永远不会得到太宰先生认可的……”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织田作忍不住出言安慰少年——他绝望的眼神令人心痛。
“真的吗……可是……”少年的声音有些颤抖,满脸难以置信的神情。
织田作直视着他漆黑的双眸,语气无比认真:“你已经从太宰那里学到很多了不是吗?他只是希望你能做得更好。毕竟他也只是个孩子啊,比你大不了多少的。”
“而且,他可不会教你谈恋爱,”织田作牵起少年的手,笑道,“要试着和我交往吗?”

【47】activate vt.刺激, 使活动vi.有活力

“太宰先生今天怎么了?看起来很有活力的样子,是受什么刺激了吗?”中岛敦有些担忧,毕竟活蹦乱跳的太宰治实在是百年难得一见。
“今天是采购的日子啊~”与谢野晶子拎着包正准备出门,“而且最近蟹肉罐头正在打折。”
“是啊!这是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太宰治从沙发上跳起来,“我们快走吧~”
“完全不觉得有什么可兴奋耶……”中岛敦叹气,“太宰先生的工作又是我来做了。”
“敦君不要这么无精打采嘛,我回来的时候说不定会买茶泡饭哦~”
“啊啊啊太宰先生最好了!要早点回来啊!”
众人:一碗茶泡饭就把你收买了???

【48】acute adj.敏锐的, [医]急性的, 剧烈

“啊,墨野君睡着了……好可爱……想……”忧城小心翼翼地凑过去,在熟睡的小老鼠脸上亲了一口。
没有被发现,太好了~忧城这样想着,突然发现墨野继义正盯着自己,吓了一跳:“哇啊,墨野君醒了吗?我……我刚才什么都没做哦!”
不打自招了诶……墨野继义有些想笑,虽然自己早就发现了,但是忧城这样的反应真是可爱的不行啊。
“老鼠的感觉可是非常敏锐的哦~”

【49】adapt vt.使适应, 改编

太宰治刚刚叛逃的一段时间里,中原中也简直可以用茫然无措来形容了——失去搭档严重削弱了他的战力,接连几次任务失败甚至动摇了他五大干部之一的地位。
“那时候中原先生想必非常辛苦吧……”一次任务结束后,在回总部的路上,中原中也不知为什么和芥川龙之介提起了以前的事情。太宰离开之后芥川便成为了首领的直属部下,对于中也的事只是有所耳闻。
中也一边说一边踩着油门超了几辆车:“那还用说吗,谁让我当时能力不足,离了那个混蛋就不行呢……”
芥川沉默了一下,当年自己也无所适从了好一阵,不过怎么说还有黑蜥蜴的配合,而中原先生完全是自己扛过来的……
“中原先生果然很强啊。”芥川感叹了一句。
“没办法,再困难也要强迫自己适应一个人作战……要是死了可就没机会教训混蛋太宰了。”

【50】addict vt.使沉溺, 使上瘾n.入迷的人, 有瘾的人

芥川龙之介最近喜欢上了猫,一天不吸猫浑身难受,而且撸猫上瘾,总部大楼后面小巷子里的那只流浪猫都快被他摸秃了。用他的话说,猫这种生物简直是天使一般的存在。
然而,由于芥川会时不时泄露杀气,很少有猫愿意被他撸,芥川为此郁闷了好几天,吓得樋口以为前辈得了绝症。
直到有一天他看见了中岛敦。
“人虎,过来。”
“咦?为什么……你不会又要打我吧?!”
“少废话!”芥川叫出罗生门强行把中岛敦扯过来,仔细看了他半天,弄的中岛敦浑身发毛,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能变成猫吗?”
“啊???”
“好……好像不行?啊等等!别动手!我试试,试试!”
“只能到这种程度吗……”芥川一脸嫌弃地看着头顶猫耳的中岛敦,“真没用。”
虽然最后还是摸的很起劲就是了。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