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川er_遥遥是小天使呀(๑´ω`๑)

丧气满满

【文野/织太】隔世


#下午听讲座的脑洞产物#









“透过相片,可以看见死去的自己。”


太宰治相信这句话在某种程度上,是正确的。


那张三人合照一直被他保存着,作为那个人曾经存在的唯一证据。他又一次喝了酒,但酒精已不能掩盖从他身上每一寸肌肤渗透出的硝烟与鲜血的气息。绷带下的伤口渗着血,在手臂上晕开一片阴影。照片从手中滑落,掉在桌面上。


死亡是漫长而痛苦的过程。他点燃那件外套,面无表情地看着它化作灰烬。“来杀了我吧。”照片中的人举起酒杯,右眼处缠着的绷带浸透了暗红的血液。他笑着,冰块与玻璃杯壁相碰,仿佛扣下扳机的声响。


“为自杀干杯。”


太宰治的确看见了死去的自己——那个被他亲手杀死的,最年轻的黑手党干部。


“真痛苦啊,”他解下脸上的绷带,镜中的身影对他扬起一个笑容,“要是有一种不会痛的自杀方式就好了。”


黑白照片在夕阳的光辉之下变得近乎透明,被海风吹拂着,似乎下一秒就会从他手上飞走。“我留下这段记忆的唯一理由,是那里有你的存在。”在他眼里,那个右眼被绷带遮住,穿着黑色外套,强大却满身罪孽的人,已经变得无比陌生。


“要怎么形容呢......‘恍若隔世’吗?”他看向身旁的墓碑,伸手抚上冰冷的花岗岩。“还有,我觉得殉情的死法很不错诶,你说呢?”


“但是在这之前,还有很多事要做,”他站起身,小心翼翼地收起那张相片,微风吹起浅色风衣的下摆,落日的余晖照在他身上,“你想守护的人们,我来替你守护。”


“那之后,再和你殉情好了。”














“说什么傻话,要好好活下去啊。”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没来得及回头就被抱住了——那是比阳光还要炽热的温度,久违的温暖让他有些想哭。


但他最后还是笑了,转过身去紧紧抱着那个他朝思暮想的人,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你不许再走了。”


“好。”














凌晨两点,太宰治躺在床上,把一只手举到眼前,指尖似乎还残留着那人的体温。良久,他闭上眼睛,轻轻地叹气。


“果然是梦啊。”













Fin.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