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川er_遥遥今天也很可爱

丧气满满

【非典型性病娇】3


#写这种东西手速意外的快#

#前篇戳链接#

【1】

【2】

我不确定她是否察觉到了什么。至今为止她的某些特质对我来说仍然是未知的。那一句话像抵在胸口的利刃,若她只是在开玩笑,便毫无杀伤力可言,但只要她有半分认真,就足以让那锋利的金属片沿着皮囊的缝隙一点点撬开已然无用的伪装,侵蚀掉皮肤,肌肉,血管和骨骼,把丧失生机的心脏像削苹果一样一层一层切下,最终释放出深渊里的“怪物”。她也许会成为第一个完全“攻略”掉我的人,只要她没有提前Game Over。

“不是和游戏很像吗,慢慢攻略才有意思……一下子通关了反而让人泄气啊……”高中时期和我关系很好的同学是这样说的。她在看电影时向低年级的学弟表白,本以为会被拒绝,结果对方出乎意料的同意了。因为还有半年就要出国的缘故,觉得自己很有些不负责任的意味,和我聊天时这样说道:“朋友关系也差不多啊,感觉在读进度条一样。每个人的完成度都不一样呢。”

“那我呢?”我当时尚且单身,得知她脱团之后当场表演了一把“嫉妒使我质壁分离”。

“百分之六十?或者七十吧……”她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儿才说出来,“毕竟也认识两年多了呀~”

“是吗……”我笑了一下,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任何游戏都有通关的一天,但是在到达终点前Game Over可就毫无意义了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好玩的游戏,失败的话就太可惜了。

过了二十多分钟,她终于包扎完了,还认真地系了个蝴蝶结,早早拖着我上床睡觉,美其名曰利于恢复。

伤口愈合对我来说是个痛苦的过程,我努力克制着把它再一次割开的冲动,但收效甚微。疼痛逐渐弱化为快感,不停地分散着我的注意力。以前也有类似的情况,但没有这一次反应剧烈,为此我经常自己制造一些伤口——这同样令人上瘾。但或许是找到了替代品的原因,和她在一起之后,我渐渐改掉了那个“习惯”。

是因为她而受的伤啊,所以才会……那么,如果是她亲手……我回想起梦中她手里的利器,想象着冰冷的金属刺进皮肤的情景。

“你还好吧?”她适时打断了我有些疯狂的想法。我回过神来,看见她拎着急救箱走过来。“该换纱布了。”

倒垃圾的时候,我无意间看到一个药瓶。是空的,标签被很认真的撕掉了。有趣。

这几天她一直睡的很早,说是怕影响我休息。我也确实觉得经常犯困,就随她去了。她不熬夜的时候气色很好,比平时活泼了不少。

周五晚上,我坐在床上看书,她正准备去洗澡,一边往浴室走一边脱衣服。我伸手去摸床头柜上的薄荷糖,没摸到,问她:“我的糖被你放哪啦?”她四处看了一圈,从电脑桌上抓起糖盒扔给我,转身进了浴室。

我把书扣在一边,打开盒盖,发现夹在里面的小纸片不见了,而糖的数量没有变化。我极其反感别人乱动我的食物,因此预备了多种检验措施,比如记下零食的数量和摆放的方式。

我听见浴室里的水声,在嘴里含了一颗糖,伸手去拿书——应该能把这章看完的。

水声渐渐模糊了,连同眼前的文字。

还好看完了。我想。

TBC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