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川er_遥遥今天也很可爱

丧气满满

【非典型性病娇】2


#莫名其妙的继续写下去了#

#感觉又是填不上的坑#

#部分内容源于个人经历#

学校生活一如既往的无聊,我开学时特意把课表调成和她一模一样的,费了不少劲。好在我们是同专业,不然上专业课的时候我怕是要逃课去看她了。唯一的乐趣就是和她呆在一起。有节课上一个男生不停地和她搭讪,平均每五分钟回一次头,当然说不了几句就被我以各种方式打断。这样过了两节课之后,他再也没来上过学,而她似乎并没有发现。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周末,她睡到中午才从床上爬起来,挣扎着抓过我的笔记本看了一眼,发现一堆deadline,顿时睡意全无,坐在床上捧着笔记本电脑准备赶工。结果等我端着一盘沙拉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对着新出的电视剧两眼放光了。我就知道会是这样,一早就把她的功课做了一份。虽然只是顺手,但是我的态度比做自己的功课还认真,并且换成她写作的风格,这样看起来就完全是两个人写的东西,不用担心被发现抄袭。她对于这样的“帮助”没有任何反对,但也没有表示过感谢。出于那种奇怪的“热情”,我把这件事坚持了下来,大概已经有两年了。

她吃完沙拉,把盘子递给我。我起身去接,顺手把写好的稿子给她看。“不错嘛……”她扫了一眼就扔在旁边,“我都怀疑这真是我写的了。”我没说话,转身去厨房刷盘子。

无所事事的一天总是过得很快。吃过晚饭,我坐在床上,拿了个枕头垫在身后,捧着笔记本电脑玩游戏。她靠着我玩手机,不出意外的话肯定又在刷微博。我正努力破纪录的时候,她突然扔下手机,顺势倒在我腿上。我反应极快地把笔记本电脑往前推了一下,不然她就要躺到键盘上了。她抬起手以一种别扭的姿势勾着我的脖子,一脸期待的看着我:“我的口红快用完了,明天陪我去买好不好~”

每次她用这种语气说话的时候,我就要多一笔计划外支出,其中多半是给她买化妆品。我低下头去吻她,损失了一颗被吃掉一半的薄荷糖。唇齿间还残留着清甜的气息,我试探着舔了舔她的唇角,她没有拒绝,伸手去捏我的脸:“你还没回答我呢,好不好嘛?”

“好……”我含糊地应了一声,舌尖舔过她柔软的脸颊。耳边的呼吸声让我有些心跳加速。买就买吧,反正总要被我吃回来的。

Serge Lutens的Couvre Feu算是她最喜欢的,一口气买了五支,开心的快上天了,回来的路上看见Armani的新款,控制不住的买买买,结果就是我拎着七八个纸袋挤了一个小时的地铁,还要注意不要和她走散了。不过我两只手都拿着东西,人多的时候她就会抱着我的胳膊,脑袋搭在我肩膀上,头发偶尔蹭着我的脸,简直痛并快乐着。

她确实心情很好,破例允许我抱着她睡觉。我兴奋地搂着她在床上打了个滚,脸埋在她颈窝里,轻轻地咬着脖颈处柔嫩的肌肤。她身子一颤,伸手从后面掐我脖子:“多大的人了,怎么跟宠物似的……”我抬头看她,委屈的不行——明明就很喜欢的,口嫌体正直最讨厌了!

因为她今天很累,所以最后只能乖乖睡觉。她缩在我怀里,一只手搭在我腰上,由于贴的太近,她均匀而悠长的呼吸声被放大了无数倍,连同她那充满活力的心跳。我小心翼翼的不敢乱动,不知道什么时候终于睡着了。

梦里她手持染血的利刃,以一种诡异的角度俯视着我。接着她跪下来,扔掉手中的凶器,双手捧着我的脸,神情极其温柔。暖黄色的灯光照在她身上,仿佛天使落入凡间一般。那一刻她美的惊心动魄,眼中的光芒令人沉溺其中无法自拔。她露出一个笑容:“你想毁了我……不可能。”

天还没有亮。她依然在我怀中熟睡。梦醒了。

即使睡眠充足,第二天上课时她还是没精打采,老师刚进教室她倒头就睡。不过老师只顾讲课,也不管我们在下面干什么。我没兴趣听课,便侧头去看她。她抹了新买的口红,酒红色的,衬的她肤色愈加苍白,有种窒息般的病态美。我想起昨晚的梦,突然有些遗憾——相对于捧脸来说,其实我更喜欢她掐我脖子的。下课时所有人都撤的飞快,我趁着她还没清醒过来,把她的口红舔的一点不剩,被她满教室追着打。

她好不容易补完妆,看见我凑过去,伸手按在我脸上:“回家之前都不许亲了!”我本来也没想再浪费口红,舌尖在她手心里划了个圈,结果又被她追着打。可以说是很委屈了。

晚上和她去公园散步,发现今天人格外少。正走着,一个男人从路边的小树林里冲出来,手里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是刀。她吓得惊慌失措,不过总算没有尖叫出来。那人好像只对她有兴趣,挥着刀朝她的方向跑。我来不及反应,抬手替她挡了一刀,手臂上多出一道伤口。疼痛使人清醒,我让她跑远些,找准机会掏出甩棍打在他手腕上。尖刀不出意外地脱手了,掉在几米开外的水泥地上。我趁机在他脑袋上补了几下,确认他晕过去了之后拉着她走了。

她被吓得不轻,给我处理伤口的时候还不停地抹眼泪。我还在心疼报废的外套,听见她问了一句:“我们不报警吗?”

“做笔录很麻烦耶……而且明天早上会有人发现他的。”我跟她解释自己不想大半夜的被人问来问去,有这时间不如好好睡觉。她抽着鼻子点头,小心翼翼的给伤口消毒。我不喜欢去医院她是知道的,所以买了急救箱放在家里。她拿着纱布准备包扎,突然问道:“你不疼吗?”

我看着她笑了:“不疼。”是为了保护你啊,怎么会疼呢……

她也笑了,眼角还挂着泪花:“都不会疼么?你这怪物。”

她低下头开始包扎,没有看到我的笑容凝滞了一瞬。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