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川er_遥遥今天也很可爱

丧气满满

【非典型性病娇】


#刚清了波购物车,心情复杂#

#来丧一下好了#

#部分内容源于个人经历#

我对一些常人觉得无聊且费时费力的事情有着极大的热情。比如一个简单的游戏可以玩上几个小时,比如自己回家的时候不坐地铁而是走很远的路去坐公交车,比如裁小纸片用来写歌词,写够了一百张就做个信封收起来然后继续写。

但对她的执著显然不能归于“热情”一类。

她向来是有些三分钟热度的。那天她刚刚起床,正拿着手机刷微博,得知鹿晗有女朋友了,还是关晓彤。她惊的倒吸一口凉皮……啊呸,凉气,腾出一只手从背后晃我肩膀。

“怎么啦?”彼时我正沉迷于无聊的小游戏,随口问了一句,右手飞快地按着键盘——再这样下去方向键迟早要报废。

“大家好,给大家介绍一下……”她以一种苦大仇深的语气念着那条微博,我仿佛听到她咬牙的声音。我比她起的早,也比她早了几个小时发现整个朋友圈都在转发这事。不过我对这些事不感兴趣,当时就没什么反应,现在依然没有。

“哎,你怎么一点都不震惊啊?”她像是很失望的样子。我拿不准她的想法,便有什么说什么了:“跟我又没关系……”

她哼了一声,放下手机走到我身后,下巴垫在我头上——她的身高极适合这姿势。“还玩呢?!你也不觉得烦。”

“不觉得呀。”

十五万七千零五十二分。久违的新纪录,比上次高了四万多分。我心情不错,把Gameover的界面丢在那,抬起头,正好看见她的眼睛,墨绿色的美瞳,很好看。她一直念叨着把头发也染成一样的颜色,但前提是她留了长发。我瞥了一眼她棕色的齐耳短发,觉得自己大概看不见她染发后的样子了。

第二天早上去上课,她周末玩嗨了没休息好,一路上无精打采的,坐地铁时睡着了,头靠在我肩膀上。她平时很少这样,我努力保持静止不弄醒她,结果一个小时下来半边身子都没感觉了,因为舍不得叫醒她还差点坐过站。

课上人少的可怕,二十多个人就来了一半。老师点过名,问了两个放假之后就没来过的,得知他们退学了。还有几个缺了好几节课,问了一遍下来也没人知道怎么回事,只得作罢。

老师用英文讲课,她听的半懂不懂,总问我讲到哪了,我一边玩着游戏一边听课,还要给她翻讲义,一个小时下来累的不行。好在她发现听课实在无聊,开始趴在桌子上补觉。

课上了一半,她醒了,迷迷糊糊地念叨空调太冷。老师往这边看,我小声解释她发烧了,脱下外套给她披上。她睡的昏天黑地,老师盯了她一会儿,我说:“本来想请假的,她非要来……下课我就带她去医院看看。”

老师点了点头,继续讲课。我也接着玩游戏,一点撒谎的负罪感都没有。她总抱怨,我瞎扯什么老师都信,她说实话老师都不信。我就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呀,可能是我长的老实。下次她再说类似的话,我就换一个回答。比如我不逃课,按时交作业之类的。

其实不光是老师。没人能发现我在说谎。包括她。不知为何,几乎所有人对我都有种莫名其妙的信任。他们可以把憋在心里很久的话对我说,然后加上一句:“这事我只告诉你,你可别说出去。”我无法得知他们是否也对另一个人说过同样的话,只能点头,然后默默地听他们说下去。但据很多人讲,我确实比他们认识的所有人都更值得信任。

事实上,我确实没有把他们的事说出去过。没有其他理由,只是因为没有人听我说话而已。

而她是唯一的,会认真听我讲话的人。虽然大多数情况下她与其他人没有区别,但对我来说,这仅有的几次已经足够了。

下课了。我关了电脑,准备叫她起来。其他人早就收拾完东西走人了,教室里空荡荡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在她脸上。她睁开眼睛,一双瞳孔仿佛无底的深潭。我伸出的手停在半空,犹豫了一下,轻轻地抚上她柔软的头发:“下课了,快起来。”

“你笑起来真好看……”她眨了眨眼,习惯性地舔唇——她每次刚睡醒都会这样。我刚刚意识到我在笑,不自觉地敛了嘴角的弧度,收回手,打算收拾东西。她坐起来靠着墙,逆着阳光的笑脸有些模糊。我感觉心脏比平常更用力地跳着,催化着那不知从何而起的冲动。我侧过身,把她拉进怀里,在她的唇上印下一个吻。那一刻的阳光是温暖的。而她永远是那么温暖。

我认识一个人,他看上去和所有人关系都很好,长得也漂亮,一群小女生追着他送情书,但他从来没回应过。后来有一次,我们出去吃饭,他喝多了,跟我说他喜欢上一个女孩,千方百计地追她,结果根本不好使,人家对他还是爱搭不理的。“你看,我跟那么多人……看着关系都挺好,实际上呢,他们……我一个都瞧不上……可她不一样啊,她……她看不上我。可我就是放不下她……”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无伦次,我半天才明白他想说什么,想要安慰他几句的时候,他突然抬起头,死死地盯着我,那种眼神让我怀疑他根本没醉。他一手拿着酒瓶,另一只手撑着脸,一字一句地说:“我这是什么?我这就是贱……”

我当时不住点头以表赞同,现在想起来,我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太过轻易地了解了一个人的一切后,对他的兴趣也随之烟消云散了。比如刚才那个人,这顿饭之后我们再也没联系过。可她不一样,我以为自己足够了解她,但下一秒又会觉得我对她一无所知。有时候我想,没有她我一样可以生活,可事实上哪怕她看别人一眼,我都会无比恐惧,以为她就要离我而去了。这简直是种折磨,她像毒品一样令我上瘾。也许我有那么点受虐的潜质吧。

说实话,她并不完美,有些时候甚至让人厌烦。我记得有一个人,端着玻璃高脚杯,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一边向我抱怨她的缺点——长相上和性格上的,一边抽完两包软中华,喝掉了小半瓶85年的柏图斯。“很久没人愿意听我废话了。”她放下酒杯,塞给我一张卡,踩着足有十厘米的高跟鞋风风火火地走了。

回到家的时候,她刚洗完澡,坐在沙发上,把自己严严实实的裹进被子里,发梢还往下滴着水。“你回来啦!”她看见我进来,伸出一只手指了指吹风机。我把给她带的晚饭放在一边,熟练地帮她吹头发,然后仔细地梳成她平时的发型。

“她什么都不会干,自理能力差的要命,切个水果都能把手划了!你跟她关系好,倒是劝劝她呀,把那些毛病都改改……”那个人说的没错,她确实是这样的。但是,她不会的,我可以替她做。给她做饭,整理衣物,化妆,系鞋带……只有她需要我的时候,她才真正属于我。

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她一无是处,被所有人厌弃,那样她就只剩下我了,只有我不会离开她。所以我永远不会告诉她别人对她的反感。

“我真的让人讨厌吗?”她有一次这样问我。

“怎么可能,你是全世界最好的人。”

于是她很开心的笑了。

但是啊,我的世界里,只有你一个人。

那么,你的世界,什么时候才能只剩下我呢?

TBC

ps:无奖竞猜一下多次出镜的游戏到底是什么。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