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川er_遥遥今天也很可爱

丧气满满

【羡宁】夜莺与玫瑰

#傻白甜童话故事#


#一发完结#


#心情好的话可能有后续#


少年的花园里,有一只夜莺。与其他夜莺不同,它从来不开口歌唱——或者说,没有人听见过它的歌声。它只喜欢落在少年书房外的窗台上,静静地看着少年在温暖的灯光下读书,或者拿起笛子吹一段不知名的小调——即使隔着窗子,它也能隐约听到那美妙的笛音,并因此而高兴很久。


夜莺并非不会歌唱。在没有人的时候,它偶尔会站在窗台边,模仿少年吹出的曲调,发出几声悦耳的清鸣。一天晚上,它像往常一样,哼唱着悠扬的旋律,却因为过于专注,没有注意到少年打开了窗子。


“你的歌声真是太美妙了,可爱的小夜莺。”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它吓了一跳——它听出那是少年的声音,于是更加惊慌失措了,拍打着翅膀消失在深沉的夜色中。


它一口气飞了很远,才落到一棵树上,把自己藏进茂密的枝叶里,梳理着炸成一团的羽毛。


之后的几天里,少年都没有再见到那只夜莺,而他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关注一只夜莺了——他正不遗余力地追求自己心仪的对象。


“如果我有一枝红玫瑰,他便会与我跳舞。可是,我没有红玫瑰,他不会答应我的。”少年倚在窗边,愁眉不展地望向他的花园。那里的确没有任何一枝红玫瑰——冬天不是玫瑰开放的季节。


夜莺听到了他的话。看到少年悲伤的样子,它的心就像被人捏住了一样疼痛。它想:“如果他得到一枝红玫瑰,他就会得到爱情,那么他就会很高兴吧,不会像现在一样忧郁。”


于是它义无反顾地向远方飞去,寻找一枝红玫瑰。


它飞了很久,看到一株玫瑰。“我需要一枝红玫瑰,你可以帮帮我吗?”


它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我很乐意帮助你,可是我只能开出白色的玫瑰花,它们像雪一样洁白无瑕。”


夜莺不禁有些失望,垂下了小小的脑袋,低声向玫瑰道谢。


它继续向更远的地方飞去,直到它看见另一株玫瑰。“我需要一枝红玫瑰,你可以帮帮我吗?”


“真可惜,我只能开出黄色的玫瑰花,它们如同黄金一般光彩夺目。”


黄玫瑰就像它的花朵一样高贵而耀眼,夜莺在它面前颇为自惭形秽,道谢之后便匆忙飞走了。


它又飞了很久,在一株玫瑰前面停下了。“我需要一枝红玫瑰,你可以帮帮我吗?”


“当然可以。不过,我的花朵需要鲜血的浇灌才能开放,只有以生命为代价,你才能得到一枝红玫瑰。”


“那么,我愿意献出我的生命。”


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少年在窗台上发现了一枝红玫瑰,如鲜血一般浓重而艳丽的色彩倒映在他眼中。他拿起玫瑰,冰凉的露水沿着花瓣滚落。


“太好了,这下他一定会答应我的!”少年开心地笑了。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夜莺静静地死去了,尸体埋在一株红玫瑰下。









“拿着你的玫瑰回去吧,我已经接受了别人的邀请。”


“为什么?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拒绝我?”


“可是我不爱你。”


玫瑰被随意丢弃在路旁,在正午的烈日之下,慢慢地死去了。







【演员表】


少年:魏婴


夜莺:温宁


被追求者:江澄


约到了女一号【不】的人生赢家:蓝曦臣


#友情出演#


白玫瑰:晓星尘


黄玫瑰:金光瑶


红玫瑰:薛洋





【小剧场】


温宁:“那么,我愿意献出我的生命。”


魏婴:“不行!我还没跟你表白你敢死一个试试......(声音越来越小)”


温宁(内心戏):天啊我被表白了!!!我喜欢的人要跟我表白了!!!他也喜欢我啊啊啊啊啊!!!我来表演原地花式爆炸!!!


事实上——


温宁(脸红):“......”


魏婴:“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刚才说了什么?!!!你们都没有听见对不对!”


薛洋:“你说那么大声有谁听不见的?”


晓星尘:“emmmmm......听见了。”


金光瑶:“听见了。做人要诚实啊。”


江澄:“呵,当然听见了。”


蓝曦臣:“其实我不想听,但是......声音确实很大。”


导演:“我也听见了!这段重拍!!!”



评论(1)

热度(6)